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引起的权利冲突及解决原则

发表于 2015-3-31 10:21:14 查看:912 回复:0
  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引起的权利冲突及解决原则
  供应商有时因故意或出于对法律的误解,将已办理保理的应收账款债权又转让给第三方,或将已转让给第三方的应收账款债权向保理商申请办理保理业务。这样,对于同一应收账款债权可能发生多重转让,此种情形下,将出现哪个受让人的权利优先的问题。国际保理业务的通说是遵循Dearlev.Hall案所确立的原则。这一原则认为:“在时间上第一个发出让与通知的保理人,只要在让与发生的时候,他是本着良好的愿望,他并没有意识到该债务已于此前让与了另一冲突的受让人,那么,这个保理人具有优先权。一个受让人在对他的让与发生后,意识到另一个更早发生的让与的存在,仍可以通过首先发出让与通知从而获得优先权。确定谁在时间上第一的日期,是债务人收到通知的日期,而不是保理人发出通知的日期。”简言之,根据本案例所确立的原则,在发生同一笔债权的多次转让时,第一个让债务人取得让予通知的受让人将获得收取债款的优先权。应该说,这是较长时间以来得到普遍接受的原则。当然,根据世界各国的法律,对此问题也有解决的其他一些规则。我国《合同法》未就此问题做出规定,但发生纠纷亦可能采纳通知优先规则。在当前的法律环境之下,笔楷体者赞成通知优先规则,因为该规则相对其他原则而言相对更显公平合理。但是,通知优先规则也受到了诸多质疑,尤其是对于隐蔽型保理业务而言,几乎不可能获得优先权。
  在国外,已办理保理的应收账款债权又被出口商出质给第三方是可能发生的情形,也发生过已作保理应收账款债权已被用于浮动抵押给第三方的案例。在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75条所规定的可以质押的权利中并未将普通债权列入,是否属其第4项“依法可以质押的其他权利”存在不同的认识。笔者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惯常认定及司法实践中的处理,我国现行的担保法律体制还是不承认普通债权质押的效力的。即便做出普通债权质押,也将被认为无效,因此,在我国目前尚不存在此种权利冲突问题。但是,不少国家已承认普通债权的质押,我国也有一些专家主张立法承认普通债权质押。在法律承认普通债权质押的情形下,确实可能发生保理商与质权人的冲突。此种冲突的情形与前面述及的多个受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有一定的类似性,有三种处理原则,即以先办理转让/质押为原则,以先通知债务人为原则,以转让/质押登记在先为原则。笔者赞同第三种处理原则。
  从我国的立法来看,对于一般贸易项下的应收账款债权让与并未要求办理审批和登记手续。
  从国外的情况看,有一些国家与地区已开始对保理业务或其他债权让与要求办理登记手续。如在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某些例外,自然人做的账簿债务的转让须按《破产条例》注册,公司所做的转让须按《公司条例》注册。不在限期内注册的结果,是转让对破产管理人或清算人无效。美国《统一商法典》第9章规定,担保债权人通过在政府部门签署一项表明其利益的信贷声明即可使其担保利益得以保全,笔者认为,这实际上也是登记公示的一种表现形式。在尚未建立起债权转让/质押登记的英国,鉴于一些纠纷的出现,也有人呼吁借鉴美国的经验建议登记制度。而有关国际公约为防止产生类似“一物多卖”的情形,也已开始倡导各国办理国际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登记。《国际贸易中应收账款转让公约》制订了可供缔约国选择适用的附件。附件旨在解决同一应收款多转让后多个受让人之间优先权的确认。附件列举了三种模式。第一种是以登记为准的优先权规则;第二种是以转让合同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第三种是以转让的通知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其中附件第一节规定了对若干受让人之间以登记为准的优先权原则。即同一转让人转让相同应收款的若干受让人之间,一个受让人对所转让应收款的权利的优先顺序,由有关登记有关转让数据日期的先后顺序决定,而不以应收款的转让合同签订时间如何;甚至已做转让登记的权利人可以对抗破产管理人和司法裁定所获债权的债权人的权利。在附件第二节中对登记要求及登记的查询及查询结果的证据效力做出了原则性规定。
  在没有登记制度的情况下,发生同一债权多次转让或既发生转让,又发生质押的情况下,原则固然容易确定,要么采用孰先签订转让/质押合同孰优先的原则,亦可采取通知债务人时间孰早孰优先的DEARLEv.HALL案所确立的原则。但是这两种情况下都存在举证的困境,尤其是信用制度缺失的国家或地区,恶意的债权让与人很可能与其中一个后位“债权受让人”串通,倒签转让日期,或恶意的后位债权受让人与债务人恶意串通,倒签收到通知日期,制造虚假证据,从而损害善意受让人的利益。而建立登记制度,可增加债权转让的公示性和公信力,有利于保障善意受让人的权益。因此,以登记为准的优先权制度因其有利于防止应收账款债权“一物多卖”,有利于保障善良债权受让人的合法权益,我国在保理立法时可予采纳。另外,公约虽然只述及债权转让的登记问题,但债权质押之潜在后果亦可能造成转楷体让,同时亦有对外公示之必要,我国有关立法对债权转让及质押均应明确登记对抗主义原则,并以此作为在发生权利冲突时判断优先权利的基础(当然,质押登记需建立在应收账款债权质押得到我国法律确认的基础上)。应立法确立相应部门为保理业务中债权转让登记部门,只要简化登记手续,减少甚至免除登记费用,还是具操作性的。
   转自黄斌:《国际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债权让与的法律分析》
  2006年第2期  第21卷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