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论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的法律问题

发表于 2015-4-28 11:58:05 查看:634 回复:0
       论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的法律问题
       于茜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一、应收帐款转让在国际保理中的地位
  要明确这个问题,首先要对国际保理进行定性。国际保理是指供应商与债务人位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保理业务,具体而言,是指保理商向以赊销方式向营业地位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买方出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供应商提供的综合性金融业务,供应商将其与买方签订的货物买卖合同或服务合同所产生的应收帐款的所有权转让给保理商,保理上则为供应商提供资金融通、帐务管理、应收帐款收取和信用风险承担中的两种或全部服务。
  首先,国际保理以债权转让(应收帐款转让)为基础。典型的双保理法律关系主体包括四方当事人,即供应商(Seller)、债务人(Debter)、出口保理商(ExportFactor)和进口保理商(ImportFactor)。
  相对而言,四方的相互关系中,同样居于保理商身份的出口保理商和进口保理商的权利义务最为接近,以下暂时统一视为保理商进行分析。供应商和债务人(进口商)以销售合同为法律基础发生债的关系,通过供应商与保理商的保理协议,债的主体变更,保理商取代供应商取得债权人地位。然而,根据债法原理,淡出原债权债务关系的供应商作为债权出让人,须对出让标的物(应收帐款)负瑕疵担保义务,而转让有效后债务人须对保理商负清偿义务。可见,债权转让是连接保理商、供应商和债务人三方的轴心,使两个合同关系的三方当事人发生法律关系,在此基础上衍生各自的权利义务。
  其次,国际保理以债权转让为前提。债权发生转让,保理商方得以介入销售合同当事人双方的债的关系,保理业务的开展才具有法律依据。可见,应收帐款的转让是保理活动合法化的前提。
    二、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的法律界定
  所谓应收帐款,是供应商(出口商)采用赊销方式时对债务人享有得收款权,通常以发票形式表示。实务中,出口商开出带有“贷款转让条款”的发票,并在发票个联上打上或粘贴“转让条款”。这是一种请求特定人为特定行为的权利,即债权。在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的“完全的所有权”以及从属权利,不可撤消地从供应商转移给保理商。因此,应收帐款的让与在法律上表现为一种合同债权的让与。事实上,从立法上也可看出,各国对于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的调整,主要由规范债权转让的法律负责。
    三、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的主要法律问题
  既然国际保理业务的开展始于债权转让(应收帐款转让),为促进保理的发展和保护各方当事人法律关系的稳定,法律对于债权转让存在一定的要求。
  (一)应收帐款的可转让性
  保理协议欲成为有效的债权让与合同,要求作为合同标的物的应收帐款具有可让与性。这是债权让与生效的实质要件。
  1.有关国际公约及国际惯例的规定:
  (1)《国际保理公约》第6条:“即使供应商和债务人之间订有禁止应收帐款转让的任何协议,供应商向保理商转让应收帐款仍有效。”“但是,如果在货物销售合同订立时债务人的营业地位于一个已经根据公约第十八条作出生命的缔约国内,此种转让对债务人无效。”“第一款不应影响供应商根据诚信原则对债务人所承担的任何异物或供应商在违反货物销售合同条款所作出的转让方面对债务人所承担的任何责任。”
  (2)《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国际保理商联合会1997年6月修订本,以下引用均采此版)规定,如果销售合同中包含禁止转让的条款,进口保理商作为出口保理商和/或供应商的代理人仍拥有未收货款的供应商所享有的救济权利。公约回避了转让效力问题,而是通过代理制度保障保理商的权利,体现了务实精神,也是制定者的高明之处。
  (3)《国际贸易中的应收帐款转让公约》也规定禁止或限制应收帐款转让的协议不影响向受让人的转让。
  2.分析。从上述有关保理的国际公约的规定来看,制定者采取了美国的立场。美国《统一商法典》9318(4)规定:债务人不能阻止应收帐款的转让。认为债务人和转让人在销售合同中规定禁止转让条款对受让人无效。司法实务中,让与仍被认定为有效,但对转让人科违约责任以求得两全,有效转让后由其承担对基础合同的债务人的损害赔偿责任。“市场经济有两条基本的法律原则,其一是合同自由,其二是财产处分自由,包括自由转让合同权利。如果当事人约定金钱权利不得转让,这两条原则就会发生冲突。
  在美国,这种情况下,合同自由原则服从于
  财产处分自由原则。”应该肯定,这种价值取舍对于国际保理业务的促进和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
  (二)应收帐款转让的有效性
  上文以探讨了实质要件,不赘。以下着重探讨应收帐款转让生效的形式要件;1.债权转让的形式(1)有关国际公约及国际惯例的规定:
  ①《国际保理公约》明确了应收帐款的转让采取合同方式,但对合同形式无具体要求;②《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规定在保理上之间涉及应收帐款转让的协议通常采取书面形式;③《国际贸易中的应收帐款转让公约》要求采用书面形式,除非(a)该转让时根据转让人和受让人之间的合同进行的,且该合同有书面材料为证;(b)转让时转让人所在国的法律另有规定。
  (2)分析。我国学界认为,法律对债权让与形式应由特别要求,规定债权让与合同必须采用书面形式,若原债权有证明文书,必须要将让与事实及在其中,否则债权让与不发生效力。其理由是因为合同仅为让与人与受让人之间的关系,缺乏公示性,难为债务人及第三人知晓,不利于保护债务人利益和交易安全。规定让与合同须用书面合同形式,有利于克服这一弊病。笔者也同意这一观点,国际保理业务的跨国性增加了交易的风险,对交易安全的要求相应提高,为明确权利义务,降低日后举证难度,书面形式应为上选。这也是我国加入1980年《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时对合同形式声明保留的原因所在。
  2.应收帐款转让的生效
  (1)对保理商生效。根据契约自由原则,保理上取得应收帐款的方式、时间由保理合同的类型和适用的法律规定。
  (2)对债务人生效。《国际保理公约》
  第1条第2款第3项:“应收帐款的转让通知必须送交债务人。”;《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第6,7,8条的规定也可以得知此相同要求。可见,国际保理中,应收帐款转让以通知债务人作为对债务人生效的要件。
  3.有关通知债务人的具体问题
  (1)通知人。根据有关国际保理的公约和惯例,供应商和保理商均可通知债务人,二者行为的效果取决于通知的方式而非主体。
  (2)通知方式。《国际保理公约》对转让通知有明确规定,该公约第1条第4款第2项:“书面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电报、电传以及其他能够形成有形的实体的通讯方式”;《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要求转让通知必须采用进口保理商规定的格式。
  (3)通知生效时间。《国际保理公约》第1条第4款第3项:“书面通知应在收件人收到时方为送交。”采取了各国普遍肯认得到达生效主义。
  (4)通知的效力。根据《国际保理公约》,这种通知主要有五个方面的效力:①阻止债务人仍向供应商付款而解除债务;②有助于保理商对冲突的权益取得优先权;③防止产生新的有利于债务人的权利,如抵消权、反索权等;④防止供应商和债务人对基础合同的条款进行修改;⑤使保理商能以自己的名义为收回债款而提起诉讼;《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没有从债务人或第三人的角度规定转让通知的具体效力,但表明让与通知赋予了保理商收款的权利;《应收帐款转让公约》主要规定了通知具有阻止债务人仍向让与人付款的效力。尽管有关国际保理的公约和惯例规定有出入,但可以明确的是,通知越早,对保理商越有利。实务中,保理商为求更为安全,往往向供应商要求转递发票正本等单据给债务人。
  4.应收帐款转让的单据。国际保理中,供应商应提交的单据一般由出口保理协议及协议所适用的法律进行规定,往往是与所转让帐款有关的可资证明债权的文书和单据,如发票和提单等。
  (三)应收帐款转让的效力
  1.内部效力。应收帐款及其从属权利由供应商移转于保理商,让与人将债权证明文件全部交付给保理商并对应收帐款负瑕疵担保责任。
  2.外部效力: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1)对债务人的效力:供应商脱离原债权债务关系,债务人向保理商履行方构成有效清偿,同时可以向保理商行使抗辩权、抵消权。
  债务人的抗辩权。根据债法原理,债权有效让与后,受让人不得取得优于让与人的地位和权利,债务人对让与人享有的抗辩权,仍可向受让人主张。《国际保理公约》第9条第1款也体现了这种理念。值得注意的是,债务人根据基础合同(销售合同)所生的抗辩权,在保理制度的架构中已作出了合理安排,通过保理协议中转让人对保理商负担的瑕疵担保义务涵盖了这些基础合同所生的债务人抗辩权,除此以外,债务人抗辩权还包括:
  ①对禁止让与的应收帐款享有抗辩权。(注意,有关公约和惯例对此持相反态度)②对未接到通知的应收帐款享有抗辩权。
  (2)债务人的抵消权。《国际保理公约》第9条第2款:“在符合第八条第一款的书面转让通知送交债务人时,债务人也可以根据针对供应商的现有反索和债务人可以利用并应付给供应商的帐款向保理商要求行使抵消权。”
  对第三人的效力。解决保理商与第三人权利冲突时如何判定优先权这一法律问题:
  (1)对应收帐款其他受让人的效力。
  《国际贸易中的应收帐款转让公约》对多重转让设置了两种优先权制度。一种是以登记为依据的优先权制度;另一种是以转让合同的时间为依据的优先权制度。实践中,保理商一般可以通过追究转让人的违约责任获得救济,但为开展保理业务计,保理商可采取一些防范措施。签订保理协议后,合同履行完毕前,要求供应商履行诚实告知义务。一旦发现供应商将应收帐款的部分或全部转让他人,保理商可以将这部分的应收帐款剔出保理协议的范围。
  (2)对抵押权人的效力。
  A.与在先的固定抵押的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固定抵押本身的性质禁止抵押人在正常业务中处理已设定固定抵押的应收帐款,即使供应商与保理商为转让行为,供应商被视为无权处分,而保理商也会被推定抵押的存在,保理商不可能取得优先权;如果取得了抵押权人的同意,债券转让有效,但保理商的所有权仍受限于应收帐款上已存在的抵押权。可见,这种情形下,无论任何,保理商都无法取得优先权。此时,保理上接受叙作保理应当谨慎。
  B.与在后的固定抵押的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此时优先权的赋予与权利人的主观善意心理密切相关。若抵押权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保理协议的存在,保理商取得优先权,典型如“一揽子转让型”保理协议;若是逐笔分批合同项下的应收帐款随后被设置固定抵押,推定保理商了解该抵押,此时抵押权人取得优先权。
  C.与在先的浮动抵押的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此时优先权的赋予依抵押物是否明确化而定。若在抵押物明确前,保理商即使知道浮动抵押的存在,仍取得优先权,抵押物应为这部分应收帐款以外的未具体确定的资产;若抵押物明确为应收帐款或包括应收帐款的部分或全部,则在先的浮动抵押的抵押权人具有优先权。
  D.与在后的浮动抵押的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应收帐款有效转让后,保理商却得到完全的所有权,供应商无权对其进行处分,设定的浮动抵押无效。此时只成立保理商的所有权,不成立抵押权,谈不上何者具有优先权的问题。
  (1)对所有权保留的供应商前手卖方的效力。虽然前手卖方保留的是对货物的权利,与保理商享有的对应收帐款的所有权并不矛盾,但可能影响债务人对货物权利的取得而间接影响保理商对应收帐款权利的实现。此时解决办法是根据诚信原则来判断,若保理商已知延长权利的保留且保留条款指向的款项明确,则前手卖方对这部分应收帐款取得优先权;若保理商出于诚信、制服对价并不知晓这种所有权保留条款而接受应收帐款转让,而且转让发生在条款生效前,则保理商享有优先权。
  (2)对可议付票据的持有人的效力。此时债务人的付款义务以收到应收帐款转让通知为分水岭。通知前债务人已对票据进行承兑的,根据票据无因性理论,债权既然已经体现在有效票据上,不能再通过另外形式让与,让与人是无权处分,应收帐款转让无效,保理商可向供应商主张违约责任获得救济;然而,在通知后债务人又承兑了票据,法律为保护保理关系的稳定,认定保理商和票据持有人的权利均成立,双方均可取得债务人的有效清偿。同时这也是票据无因性理论的体现。
  (3)对供应商的商务代理人的效力。在供应商委托商务代理人代理销售的情况下,若供应商未按时支付佣金和费用,商务代理人可对销售货款行使留置权,这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商业惯例。商务代理人与供应商之间的代理销售是一种双务法律关系,供应商没有支付对价(有关佣金和费用)就无权要求商务代理人转付销售货款,根据债法原理,保理商作为受让人无法取得优于供应商的权利。商业代理人的优先权在欧洲的国际贸易中得到普遍承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