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查看: 311|回复: 0

出口商利用优先权冲突进行欺诈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34

主题

66

帖子

326

积分

三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326

滴水纪念章

发表于 2015-4-29 12: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口商利用优先权冲突进行欺诈
  从本质上看,国际保理业务的核心是供应商将债权转让给保理商。关于应收账款的转让,保理商在法律上的基本要求是,对受让的应收账款能够取得完全排斥第三者的权利和利益要求完整的所有权。但是在实务中,保理商作为债权的受让人,其权利的实现不仅要考虑到保理业务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有时也会受制于其他当事人的权利,则常常会与抵押债权人、供应商的前手卖方、买卖合同涉及国际运输的承运人等第三人在债权归属的优先效力方面发生冲突。而出口商正是利用这些权利的冲突对保理商进行欺诈,以骗取预付款。例如:通过与商务代理人串通来骗取预付款,而且使保理商得不到货款;出口商前手保留所有权,但其前手与出口商属于关联企业等等。
  以下列出比较常见的四种情形:
  (1)供应商欺诈性将要办理保理的应收账款出质给第三方
    在国际贸易中,供应商除了从保理商获得资金融通外,不用排除其仍有可能向银行或其它金融机构借款,并以包括应收账款在内的资产作为质押物。虽然不少国家法律己经承认普通债权的质押,但我国担保法对应收账款作为普通债权能否质押没有明确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及司法实践,在我国即便是作出普通债权的质押,也将被视为无效。因此,在我国目前尚不存在此种权利冲突问题。但随着我国对外贸易的不断扩大,国际保理在国际贸易支付结算中份量的逐渐增长,此类问题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对于出口保理协议生效前己设立在供应商资产上的质押,如果是在固定质押(己办理登记)的情形下,供应商无权处置己作为固定质押物的应收账款,也就无权将这些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所以保理商在开始国际保理业务前应通过必要的调查来了解是否存在这种情况。若存在此种情况,就不要对这种应收账款进行保理。但问题是供应商与质权人相互串通而故意隐瞒的话,势必增加了保理商了解事实的难度,这也增大了其遭受利益损害的风险。而如果是浮动质押(己办理登记)的情形下,情况可能会不一样了。在质押明确化之前,供应商有权自由处理其资产包括向保理商转让的应收账款。保理商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对应收账款进行保理,但最好事先从质押权人处获得弃权书或者其他达成优先权协议。这实质上也就是对供应商的诚信度提出了较高额要求。若供应商故意或与质权人串通隐瞒应收账款被出质的事实,则会导致保理商的利益受损。
  对于出口保理协议生效后设立在供应商资产上的质押,供应商未经保理商的同意不得对应收账款设立质押,否则,应对保理商承担违约责任。但问题是供应商的这种行为并不必然使该质押无效。“一揽子转让型”保理协议中通常规定,如果质押人己对先前的保理协议实际了解或推定了解,则保理商享有优先权;在“逐笔分批型”保理协议下,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却不甚清晰,这不仅取决于保理商在作出接受转让之前对该债权上设置的质押有无实际了解或推定了解,还取决于设置质押的债权是否清晰。
  如果是在固定质押(己办理登记)的情形下,一般会以发生时间来决定优先权顺序。若保理商购入的债权己被供应商以固定质押的方式给了另一个债权人,法院一般会认定固定质押权人权利优先,则保理商的权益将会受到很大的损害。而在浮动质押的情况下,则一般保理商的权利更为优先。因为浮动质押在“结晶”前质押人还可以在正常的经营中处置财产。这一点于发生在苏格兰Tay Yally案中得到确认。在该案例中保理商取得了胜诉,但是该判决引起了法律界的争议,并且也的确有类似案例作出了不同的判决。因此,可以说此种情况在司法实践中还是比较复杂或者说难以把握的。
     (2)供应商利用保理商与供应商前手之间的权利冲突
    发生与出口商前手冲突主要是发生在出口商本身为中间商的情形,出口商的前手卖方通常以提供商业信用为基础与供应商成交,为确保货款回收,约定保留对货物或货物销售收益所有权。而货物销售收益即供应商对其卖方的应收账款,所以一旦供应商的前手卖方保留了对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必将影响保理商的业务开展和权益的实现。同时,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14条规定,在特定情况下,保理商享有被退回出口货物的优先权;买受方对货物根据合同也享有请求权。在出口商欠付前手货款时往往容易产生其前手与保理商及进口商之间的利益冲突,在出口商破产时更会直接引发各方利益的冲突。
  大多数国家的法律都承认销售合同中保留所有权的条款,一般来说此类条款可以归纳为两种:一种是德国民法典的“简单的保留所有权条款”,规定卖方在收到货款之前保留对货物的所有权;另一种是“延长或扩展的保留所有权条款”,规定卖方在收到货款之前保留对转受货物的收益的所有权。我国《合同法》第134条亦规定了所有权保留条款,即“当事人可以在买卖合同种约定买受人未履行支付价款或者其他义务的,标的物的所有权属于出卖人”。这表明:若标的物尚在买受人手中未转移至第三方时,卖方对标的物主张的权利也不受影响。
  但是问题在于:如果供应商作为中间商与其前手签有此种约定的合同,其获得商品后又将有关商品卖给海外的进口商,这种约定能否对抗作为善意第三人的进口商进而影响保理商对债务人取得应收账款的权利?我国内地立法并未像美国及我国台湾地区那样,对于所有权保留方式,在承认其效力的同时,明确如果要产生对抗第三人效力,则需到相应的登记机关办理登记公示手续。登记后,卖方的权利才能对抗第三方,同时,其他交易主体也可以通过查询了解到是否存在所有权保留的情形而对是否交易作出判断。(即便如此,在很多国际保理业务开展前,保理商往往还要努力争取得到供应商前手的弃权书)从《合同法》第134条规定中我们可以看出,其无条件地承认了所有权保留条款得对抗第三方。显然,此法律规定上的疏漏很可能被恶意利用,将不利于保护正常得市场交易和流通秩序以及善意买受人的利益,乃至殃及保理商的权益。例如:出口商与自己设立的关联企业(其为出口商的前手)串通,以骗取保理商的融资。
  (3)供应商利用不同受让人之间的优先权冲突
  在国际保理业务中,供应商有时会故意将己办理保理的应收账款又转让给其他人,或又向其他保理商重复续做保理,构成一项应收账款又多重转让。在这种情形下将会出现哪个受让人的权利优先的问题。我国《合同法》未就此问题作出规定,但仍不可避免会遇到由此权利冲突而产生的纠纷。对此,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立法或司法实践不尽相同。
  大陆法系国家将债权让与视为准物权契约。债权转让行为只要双方合意,则无须采取任何手续和公开的形式包括通知、登记,第一受让人即可获得法律保护。而第一受让人则是以双方达成装让合意的时间先后顺序来确定。在不承认物权行为的国家和地区,大多采用通知决定优先保护的规则,如意大利民法典和我国台湾地区立法。而目前国际保理业务的通说则是遵循“英国规则”。该规则是基于一案确立,经历了一百六十多年的考验。其基本原则是以让与通知到达债务人的时间先后来确定受让人的优先权。如果两个受让人同等条件地受让债权,则按照债务人收到各自转让通知的先后顺序来排列对受让债权的优先权;如果两次债权让与搜没有通知债务人,则第一次转让的受让人应当优先;如果实行双重转让以后,第一次转让的受让人没有通知债务人,而第二次转让的受让人通知了债务人,则第二次转让的受让人应当优先。
  (4)供应商利用保理商与承运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在一些商务合同中若供应商未支付或未付清运费,很可能导致承运人对货物行使留置权。虽然从表面上看:承运人的留置权和保理商对应收账款的权利时是针对不同的标的物,前者是针对货物,而后者是针对货物所产生的应收账款,两者并不存在冲突。但是,如果承运人行使了留置权,债务人(进口商)将会拒绝付款,保理商的应收账款债权也就无从实现了。而且,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条规定在一定情形下保理商对进口商退回的货物的优先权。因而,保理商与承运人之间的权利很可能发生冲突。那么此时两者各自的权利谁处在优先地位呢从国内外的立法看,留置权是一种法定担保物权,而保理商对应收账款所享有的是普通债权,留置权将优先于普通债权,这是毫无疑问的。在由于进口商退回的货物而产生保理商对货物优先权的情况下,其与承运人留置权从法律性质上看,二者均属于法定担保物权。但从时间顺序上,似乎承运人留置权更早发生,因此,承运人的留置权仍应优先于保理商对货物的优先权。在国际保理实务中,上述情况有时将会使保理商陷入非常被动与不利的状况。例如:在国际商务代理比较发达的今天,出口商可能通过与商务代理人恶意串通先获得保理商的预付款,而后故意拖欠承运人的运费以及商务代理人的佣金,这样就将导致两个留置权的出现。此时,保理商就处于从属地位。虽然保理商可以催促供应商付清运费以保证收款,但如果供应商无力清偿运费并不能返还预付款,保理商则不得不面临垫付运费的风险,以保障收款。而目前这一冲突尚无有效的解决方法。如果一些业务经验不丰富的保理商,没有事先与出口商在保理业务协议中约定该情形下的反转让或回购条款,则很难再取得货款。
    转自蒋戬:《试论国际保理欺诈风险与对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