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的可转让性问题

发表于 2015-2-11 11:39:42 查看:1160 回复:0
  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的可转让性问题
  应收账款的可转让性问题是国际保理业务中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各国对应收账款能否转让有着不同的规定。
  一、对于现存应收账款
  各国法律从根本上都是允许现存应收账款转让的。具体是采取原则允许并保留某些例外的立法体例,如在肯定现存应收账款的可让与性的同时排除某些具有人身性质的债权或其他法律禁止转让的债权的可让与性。
    (一)美国的规定
  美国的《统一商法典》体现了美国对该问题立法的重大发展。
  根据《统一商法典》,保理商和出口商之间的协议中不需要对出口商转让的每一项单独债权或出口商的每一个具体债务人作具体的说明。其中第9一ll0条规定:“对动产……的任何陈述,如果能合理地说明其陈述的对象,即被视为充分,而不论该陈述是否具体。”
  (二)英国的规定
  英国的普通法是不承认单纯的无形债权转让的,除非通过债务更新程序35,以获得债务人同意的方法而实现债权的转让。而衡平法法庭则是认可这种转让的,但是对债款追偿的诉讼却要提交给普通法法庭来解决。所以债权受让人的权利虽然得到衡平法的承认,但是他要实现这一权利,依然需要借助普通法法院的力量。债权受让人在向普通法法院申诉之前,必须从衡平法庭获得指示债务人进行偿还的指令。这种程序不仅繁琐而且成本巨大,因此,((1873年司法管辖法》对此做出了改进。该法案将衡平法和普通法的管辖合并起来,使受让方在法院主张其权利成为可能。只要债务人、转让人、受让人三方都能出庭,上述程序就不必要了。在诉讼中,如果转让人予以合作,转让人和受让人可以作为共同原告一起提起诉讼,如果转让人不合作,受让人会将转让人和债务人一起作为共同被告。
  该法案简化了衡平转让的实现程序,促进了债权的流动性。
  随后,英国《普通法法院》第25节((6)规定,如果某一债权之转让与该法案的要求相符,即给予法律认可,这一规定在《1925年财产法》中被实质性地确立了。至此,英国的债权转让制度被有效地确立了。债权转让分为法定转让和衡平转让,作为收款权利的应收账款转让也随之被纳入了债权转让的法律制度中。
  (三)德国、法国和丹麦的规定
  根据《德国民法典》第398条之规定,债权得依债权人与第三人的合同而转移于第三人,新的债权人依合同的成立取得债权人的地位。根据这一规定,应收账款转让的交易在德国是有着明确的法律依据的。
  在法国,应收账款既可以通过转让又可以通过合同代位权来实现。这两种制度非常接近,而且有关代位权的许多法律问题也都是比照让与法的有关规定来解决。但由于通过合同代位权的让与更简单,在实践中,保理商更乐于选择这种方式。38丹麦《1938年金钱债权法》也肯定了应收账款的可转让性,包括债权的直接买卖和以现存债权为担保两种方式。该法的第一章规定了适用于所有应收账款转让的一般法律原则;第二章涉及可流通票据应收账款的转让;第三章涉及非流通票据应收账款的转让。
  (四)国际公约的规定《国际保理公约》第1条第1款规定:“本公约适用于本章规定的保理合同及应收账款的转让。”第2款还对其规范的应收账款的范围做出了界定:“出口商可以或将要向保理商转让由出口商与其客户(债务人)订立的货物销售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但主要供债务人个人、家人或家庭使用的货物销售合同所产生的应收账款除外。”
  《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在序言中就申明:“考虑到适用于应收账款转让的法律制度的内容和选择并不确定,由此产生的问题对国际贸易构成了障碍”,因而制定该公约。《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1条规定,公约适用于符合本章定义的国际应收账款的转让和应收账款的国际转让。
  二、对于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
  对于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大部分国家适用与现存应收账款转让相同的法律要求,允许进行转让。然而不同的国家对该规定也是不同的。
  (一)美国的规定
  美国的《统一商法典》允许末来应收账款的转让。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是指在保理协议订立时还没有真正存在的应收账款。保理协议中的一种常见类型就是一揽子协议,即规定出口商同意出售、保理商同意购买在出口商正常业务过程中发生的应收账款。此种转让是一种大批量的转让,被转让的应收账款直到保理商和出口商签署这一协议时,仍末能实际地存在。《统一商法典》是通过浮动担保权益的制度来承认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转让的。该法第9-204条规定:一项担保协议可以规定以日后取得的担保物作为担保协议中全部或部分债务的担保,而不需要保理商采取进一步行为。因此,如果在协议中对将被转让的债进行充分描述以便于在其产生时能被让与,这一点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究竟是必须在书面协议中明确说明末来的账债将被转让,还是只要一个有普通常识的人能够从协议条款论释出所转让的账债包含有末来的款项,目前还存在争议。
  (二)英国的规定英国对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态度也是依普通法和衡平法而有所不同。普通法从来不承认一项尚不存在的或尚不属于转让人(出口商)的财产的转让。然而根据衡平法的原则,应该被完成的即是完成的,对末来财产的所有权能够通过一个现在的协议而实现转让。
  (三)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规定
  《德国民法典》并末对该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但是,德国的司法实践认为可以进行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提前转让。不过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只有在实际发生时其作为应收账款的基本要素是可以被确定的才能被转让。此外,并不要求出口商和他的某一个客户在转让合同签订时己经建立了合约关系,也不要求保理商在签约时了解该阶段的每一个具体的债务人。《法国民法典》也没有明确对该问题进行规定。就法国多数法院在实践中的态度而言,大多己经接受了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转让,即使所转让的债权在协议签订时还末完善,法院也同样认可。
  但法院一直认为在协议签订时应收账款的基础原因必须有效和真实存在,即必须存在有效的约因。
  意大利是唯一不允许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的国家。其判例法认为,只有签订转让合同时将来的应收账款的基础法律关系己存在,才允许转让。42但实际上在国际保理中,出口保理协议订立时,贸易双方己基本达成交易,所以拟转让的应收账款常常己具备基础法律关系,应该可以转让。
  (四)国际公约的规定
  《国际保理公约》承认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转让及一揽子转让的有效性。根据其规定,保理合同不需要就每一笔应收账款做出明确的规定,只要订立合同时,或这些应收账款产生时上述应收账款可以被判断为属于该合同,那么这些应收账款的转让就是有效的;而且保理合同关于转让将来所产生的应收账款的规定可以使这些应收账款在产生时就转让给保理商,而不需要任何新的转让行为。这一规定在鼓励保理业务发展方面比某些国内法有了长足的进步。
  《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十分明确,承认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转让的效力。其中第8条规定:“末来应收账款的转让是对于转让人和受让人之间、对于债务人或对于竟合求偿人(competing claimant)是有效力的,只要该末来应收账款在原始合同订立时,可被认明是与该转让相关的应收账款。”第8条还进一步规定,除非另有约定,一项或多项应收账款的转让无须逐项进行应收账款的转让手续即可产生效力。
  三、对于出口商与债务人约定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
    根据通知主义,债务人接到通知后债权转让便发生效力,但若贸易合同中有禁止转让债权的条款,则须另当别论。根据合同自由原则,债务人和供应商可以在合同中特别约定,禁止供应商将合同项下的债权转让给他人。关于这种规定对保理中应收账款转让的影响问题,各国采取不同的立场。
  (一)美国的规定
  美国法院在其司法实践中解释:约定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仍然可以有效转让,但转让人应负违约责任,向债务人支付违约损害赔偿。也就是说,违反禁止转让条约的后果为损害赔偿,而不是转让根本无效。美国《统一商法典》明确并进一步推行了这种约定不得转让的应收账款的自由转让。《统一商法典》第2-210条第3款规定:“禁止转让合同应解释为禁止将转让人的合同义务向他人让与,除非客观情况做出相反表示。”可见,合同项下应收账款的转让并不属于当事人禁止之列。该法典第9-318条第4款还规定,禁止买卖合同、建筑合同以及类似合同下己到期或末来到期的债权转让的合同条款不具备法律效力。根据上述原则,转让仍然有效。该原则与传统的契约理论彻底决裂,在判例中得到广泛认可且与现代商业实践相吻合。
    (二)英国的规定
  英国法律对贸易合同中禁止转让条款的处理不同于美国法律,由于末形成统一观点,成文法没有明确规定。英国的判例法承认了这种禁止转让条款的效力,其确立的原则(Helstan案)是:不仅转让对于债务人是无效的以至债务人可以忽视该转让,而且转让是完全无效,在受让人和转让人之间合同项下债权的所有权也并末转移。在这种法律制度下,保理商不可能获得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当然在某些情况下,债务人可能忽视了这一条款而对保理商进行支付,这种情况下,债务人应被视为放弃了禁止转让条款。
  (三)德国、法国和丹麦的规定
  《德国民法典》允许基础合同中订立禁止转让条款,它规定出口商和债务人之间对转让的约定排除对第三方(包括受让人和保理商)有约束力。《法国民法典》认为当事人之间这种禁止转让债权的特别约定是无效的。
  在丹麦,出口商与债务人在基础合同中订立的禁止转让条款是有效的。丹麦《1938年金钱债权法》第27节规定,出口商和债务人之间的有关禁止转让的合同条款对受让人(保理商)有效。丹麦法律认为,该禁止性条款大多数是因债务人希望能与出口商保持持续的接触,包括进一步修改合同支付条款等问题,所以基于债法维护交易之稳定性的目的,丹麦债权法承认了这种条款的效力。
  (四)国际公约的规定
  各国在这方面的法律冲突是国际保理发展的重大障碍。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在调和这种冲突、提供统一的法律制度方面做出了重大努力。《国际保理公约》第6条规定:“即使出口商和债务人之间订有禁止应收账款转让的任何协议,出口商向保理商转让应收账款仍有效。”
  不过,对于违反基础合同的转让并不影响出口商对债务人的诚信原则和出口商在违反基础合同条款做出的转让对债务人所应承担的任何责任。并且,如果在订立基础贸易合同时,债务人的营业地位于一个己对上述规定声明保留的缔约国内,则与禁止转让规定相冲突的转让对该债务人无效。《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基本继承了《国际保理公约》的做法,并且将范围有所扩大。
  转自狄晓燕:《国际保理法律制度研究(硕士论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