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转让的效力问题

发表于 2015-2-11 14:50:11 查看:2057 回复:0
  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转让的效力问题
  债权转让之效力,发生于转让当事人之间者,谓之对内的效力。
  发生于当事人与债务人及第三人之间者,谓之对外的效力。在国际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的转让同样也会产生内部效力和外部效力。内部效力表现在应收账款及其从属权利由出口商转移于保理商,转让人将债权证明文件全部交付给保理商并对应收账款负瑕疵担保责任;外部效力表现在出口商与债务人脱离债权债务关系,债务人向保理商履行债务,同时得向保理商行使抗辩权、抵消权;保理商对受让的应收账款能够取得完全排斥第三人的权利。本小节将从这两个大的方面进行分析。
  一、应收账款转让的内部效力
  一项应收账款的转让只要符合前述的有效要件,那么它就将在出口商与保理商之间生效,这就是国际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转让的内部效力。在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及其从属权利不可撤销地转让给保理商。这些从属权利一般包括起诉权、担保权、违约金债权、对货物的留置权、停运权等救济权、保险受益权、汇付背书代理权和接收退回货物的权利。这些权利都不属于各国民法限制或禁止当然随主债权一同转让的从权利范围。
  各国法律对附属权利的转移一般只做概括性加排除的规定,如我国的《合同法》第$l条即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受让人取得与债权有关的从权利,但该从权利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除外。在国际保理实务中,保理协议一般都明确了随同应收账款一起转让的从权利的范围。例如,英国学者弗瑞迪·萨林格认为,如下权利随着保理商对债的购买自动地转移给保理商:(1)在销售或服务合同下所有出口商的权利(对合同项下货物的所有权除外);(2)为清欠出口商的债而向出口商发出的以及与此相关的、为清偿出口商所转让保理商的债权而向出口商发出的所有可议付票据;(3)有关债的任何信贷保单的受益;(4)任何第三方对有关合同项下债务人责任的担保或保证的受益;(5)记录或证明该被转让的债的所有账本、计算机数据、记录或文件的所有权。
  中国银行在其制作的《出口保理协议(样本)》中第12条规定,“卖方同意作为应收账款受让人的进口保理商对每笔应收账款均享有与卖方同等的一切权利,包括强制收款权、起诉权、留置权、停运权、对流通票据的背书权和对该应收账款的再让与以及末收货款的卖方对可能拒收或退回货物所拥有的所有其他权利。”当然,这些权利的实现需要出口商的协助,一方面要求出口商提交有关权利的证书和文件,另一方面要求出口商履行具体的行动,如协助进口保理商停运在途货物等,这己为国际惯例所肯定。
  二、应收账款转让的外部效力
  应收账款转让的外部效力是指债权转让对转让当事人以外的债务人以及第三人的效力。
  (一)应收账款转让对债务人的效力
  本章第二节中主要论述了应收账款转让通知对债务人的效力问题,在这一部分,本文将主要论述债务人的抗辩权(包括抵消权的抗辩)。
  债权转让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债务人不应因债权转让而增加额外的费用或负担,且债务人本来享有的权利也不应受到影响。各国都明确承认保理商对债务人的权利不能优于出口商原有的权利,他应受制于债务人本来可以向出口商主张的抗辩、抵消或其他权利要求。
  1.美国的规定
  美国《统一商法典》第9-318 (1)规定,除非账债债务人订立了可强制执行的协议,同意依《统一商法典》规定对出售中产生的抗辩或权利主张不予主张,否则:(1)受让人即保理商的权利应受账债债务人和让与人即出口商之间所订立之合同的所有条款和从中产生之任何抗辩或权利主张的约束;(2)受让人的权利还应受账债债务人所持有的对抗让与人的任何其他抗辩或权利主张的约束,只要该抗辩或权利主张产生在账债债务人收到让与通知之前。
  《统一商法典》把债务人的抗辩和其他权利主张分为两种:一种是与出口商和债务人之间的合同有关的抗辩和其他权利主张;一种是与出口商和债务人之间的合同无关的抗辩和其他权利主张。前者既可以在债务人收到转让通知之前提出,也可以在此之后提出;后者则只有在其理由发生在受让人向债务人发出转让通知之前时才能对受让人提出。
  2.英国的规定
  英国《1925年财产法》第136 (1)规定,保理商作为受让人(无论通过法定转让还是衡平转让)获得的债权从属于衡平权益。在Roxburghe v. Cox案中,James法官也认为:无形债权的受让人应从属于所有可以向出口商提出的抵消权和其他抗辩,但自收到转让通知时起,债务人就不能再减弱受让人的权利。
  英国和美国的做法类似,也分为产生于买卖合同或与该合同有密切关系的权利主张和独立于合同之外的权利主张。债务人独立于合同之外的权利主张,一般认为仅限于在债务人收到通知之前所产生的才可以向保理商主张。
  3.德国的规定
  《德国民法典》明确保护债务人的抗辩权和抵消权。债务人在债权转让时对原债权人的抗辩均得向新债权人主张,其中包括抵消权,但仅限于抵消的主张在转让发生时就向出口商提出,且转让还末完成之时行使抵消的权利。
  4.法国的规定
  在法国,其法律对债务人的抵消或其他权利主张施加了更多的限制,不允许债务人无限制行使抵消权。只有代位对出口商和保理商双方有效时,或根据其他授权直到债务人被通知有关代位行使时,抵消权才被允许行使。
  $.《国际保理公约》的规定
  《国际保理公约》对这一问题做了统一的规定:债务人可以用产生于销售合同的任何可对抗出口商的抗辩对抗保理商;债务人可用让与通知送达债务人时己经存在并且能为债务人所取得的对出口商的要求向保理商主张抵消。
  (二)应收账款转让对第三人的效力
  对于应收账款,保理商作为受让人在法律上的基本要求是:对受让的应收账款能够取得完全排斥第三人的权利和利益要求的完整的所有权。这一要求通过出口商履行各种承诺与保证义务等来满足和实现。但在国际保理业务中,由于出口商的疏忽、误解或非他所能控制的原因,仍可能导致第三人对同一项应收账款主张权利,造成第三人与保理商的权利冲突。这就是应收账款转让的另一外部效力。有可能与保理商发生权利冲突的第三方有:应收账款的其他受让人、抵押权人、出口商的前手卖方以及其他相关的第三人,本文将分别讨论这几种情况。
  1.与其他受让人的权利冲突
  尽管在保理协议中一般都规定出口商不得将其协议范围内的债权再次转让或与其他人签订保理协议,但出口商仍可能因疏忽或对法律和合同的误解,或在完全没有意识到法律后果的情况下,将己经叙做国际保理业务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了其他人,或将己经转让的应收账款又叙做了国际保理业务,即在实质上将同一项应收账款进行了多重转让,使保理商对该项应收账款的权利受到阻碍或干扰,从而造成权利冲突。
  对于在债权受让人之间产生的优先权问题,各国的立法和实践各有不同。
    在美国,《统一商法典》将债权多重转让的优先权与债权转让的完善相联系,将转让分为完善的转让和不完善的转让。完善的转让优先于不完善的转让,完善的转让之间先登记的优先,不完善的转让之间优先权取决于附着。
  英国对多重转让优先权的规定是在Dearle v. Hall案的判例中确定的。主要是依赖于通知债务人的先后顺序来确定优先权,但如果受让人在通知时知道一个在先的转让,则该受让人不享有优先权。66德国和法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原则是类似的,即以应收账款转让的时间来确定优先权的顺序,而不以向债务人的通知或登记为依据。但是在法国优先权的确立上,对债务人的通知不是必需的,然而没有通知可能会导致己经向出口商履行了支付义务的债务人不会再向保理商履行支付义务。
  综上可见,各国的具体规则各不相同。但大多数国家一般都将优先权授予先让债务人收到转让通知的受让人。在《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中,对于多重转让的权利冲突设计了两种优先权制度。
  一种是以登记为依据的优先权规则,即若干受让人之间,优先权应根据该公约关于该转让的某些资料进行登记的顺序确定。另一种是以转让合同的时间为依据的优先权规则,即最早与债权人订立转让合同的受让人取得对应收账款的权利。它没有采取以通知为依据的优先权原则,相对而言,以登记和转让合同的时间为依据比较容易取证和确定。
  在实践中,保理商为避免和减少与其他受让人的权利冲突,他首先应该在出口保理协议中规定,出口商末经其同意不得将范围内的应收账款转让给他人,也不得与他人签署保理协议,否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业务中还应经常对出口商进行调查,要求出口商履行诚信告知的义务,以确保出口商没有多重转让的行为。如果发现出口商将应收账款授予第三人,对自己的权利构成极大威胁,保理商通常就将这部分应收账款剔除出保理协议的范围。
  2.与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
  出口商在营业中除从保理商获得资金融通外,仍有可能向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借款,并处于对抵押和/或保理特点的误解或疏忽或正常营业的需要,将包括应收账款在内的公司资产用作借款抵押,因而可能引起保理商与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解决这一问题需要考虑抵押的种类和发生的时间,分情况进行讨论。
  若出口商在与保理商的保理协议生效以后,出口商对保理协议中的债权在末经保理商同意的情况下设立抵押,这当然构成出口商对保理协议的违反。抵押权人(通常为贷款给出口商的银行或金融公司)若己对先前的保理协议实际了解或推定了解,则抵押就必须从属于保理商优先的衡平权益,这在“一揽子转让型”保理协议中即为如此;但若抵押权人确实不知先前的保理协议是否对当前的债权抵押有影响,例如在“逐步分批型”保理协议下,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就不确定了,这时取决于保理商在实际受让之前对该债权上设置的抵押有无实际了解或推定了解,还要取决于设置抵押的债权是否清晰(即是属于固定抵押还是浮动抵押)。若为固定抵押,则保理商被推定了解该抵押,他的权利受制于抵押权,他应拒绝接受该笔债权转让;若为浮动抵押,在抵押明确化之前,抵押并不与债权相联系,这时取决于保理商给债务人的通知是否在抵押明确化之前送达债务人。
  另一种类型的冲突是保理协议生效以前即己存在抵押。这种抵押若为固定抵押,则出口商无权再处置己叙做固定抵押的财产,也即无权再向保理商转让这些应收账款;但若为浮动抵押,在抵押明确化之前,出口商有权自由处理财产,向保理商转让经营活动中产生的应收账款,保理商也可以自由接受此类债权转让,但最好保理商事先从抵押债权人处获得对债权抵押的弃权书或承认保理商具有优先权,以免日后发生争议。
    3.与出口商前手卖方的权利冲突
     向出口商供货的前手卖方,通常以信贷为基础与出口商成交,该前手卖方为了确保收到货款,常在销售合同中保留对货物或货物销售收益的所有权,所以一旦出口商的前手卖方保留了对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势必阻碍保理商的业务开展和权利实现。
  这种保留所有权的条款为多数国家法律所承认,所以保理商一般都要求出口商担保:凡属于出口保理协议范围的应收账款都不是由在扩展权利保留的基础上购买的货物转销而产生的。尽管如此,冲突仍然难免,因而必须确立解决冲突的规则。在这方面各国的规定不同,一般而言,若保理商己经知道这种扩展权利的保留且保留所有权条款指向的款项明确,则保理商对这部分应收账款不具有优先权;若保理商出于诚信、支付对价,而且并不知这种扩展的保留所有权条款,从而接受应收账款转让,并且转让发生在扩展的保留所有权条款生效之前(例如在“一揽子转让型”),则保理商享有优先权。在这个问题上还存在许多争议,所以谨慎的保理商往往在开展业务前除了在保理协议中要求卖方做出担保以外,还应努力争取得到出口商的前手卖方的弃权书。
  4.与其他相关第三人的权利冲突
  银行以凭出口商出具的信托收据将货物单据交给出口商,这种情况与扩展的保留所有权条款的情形相似,出口商是作为银行的受托人,为银行的利益行事;在销售合同中涉及国际运输时,承运人在托运人付清运费之前有权对货物行使留置权;在经由代理而达成交易,商务代理人在委托人付清佣金之前享有对货款的留置权。这些情形中的保理商对出口商转让的债权并不享有优先权,为了保障自身的利益,保理商一方面在保理协议中应要求出口商及时付清运费、佣金;另一方面应尽力从享有优先权的第三人处获得弃权书,如果得不到这种弃权书,保理商就应考虑拒绝接受债权转让。
  转自狄晓燕:《国际保理法律制度研究(硕士论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