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的优先权问题

发表于 2015-2-12 15:53:43 查看:1485 回复:0
  国际保理中的优先权问题
  鉴于国际保理合同实质是国际应收账款的买卖合同,应收账款让与是保理合同的核心内容,其中蕴含的法律基本要求是对受让的应收账款保理商能够取得完全排斥第三者权利和利益要求的完整所有权,供应商在保理协议下一般必须承担保证转让债权完整性的义务,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往往会由于供应商的债权多重转让,资产抵押或供应商的前手供应方对供应商的追索权等原因,出现第三方对转让应收账款债权主张权利的情况。
  实践中可能与保理商发生冲突的第三方有:应收账款的其他受让人、抵押权人、供应商的卖方、享有留置权的供应商的代理商和承运人、破产或清盘情形下供应商的一般债权人。本文中探讨的优先权问题主要侧重于转让人(供应商)对应收账款进行多重转让的情况下,应收账款的优先权的决定问题。原则上,应收账款的多重转让是供应商违反保理协议的违约行为,应通过供应商本人予以解决。但若在供应商破产时,保理商必须通过直接面对其他受让人之间的权力冲突。目前国际实践中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种原则。
  一、签约优先主义
  签约优先主义主张由应收账款转让的时间顺序来确定优先权。主要以德国、法国为代表。由于这种主义指导下的操作使债权转让很难为转让双方以外的第三人所得知,不利于保护保理商对取得得转让债权的主张,所以未被广泛采用。事实上,在法国尽管先签约方取得优先权,但是,己经向供应商履行了支付义务的债务人在没有被通知的情况下不用再向保理商履行支付义务。
  二、登记优先主义
  登记优先主义主张优先权给予先对转让进行登记的受让人。美国《统一商法典》
  为应收账款的优先权问题提供一个确定的原则是:完善的转让优先于不完善的转让,完善的转让之间及不完善的转让之间优先权依下述原则确定:
  1.完善的转让之间,优先权取决于完善时间(即融资报告登记时间)的先后。
  《统一商法典》第9-312 (5) (a)规定:“优先权的发生时间为首次就担保物做出登记或担保物首次获得完善的时间(以先发生的为准),只要其后不存在缺少登记或完善的间断期。”该条有两个标准,登记的时间和完善的时间。这是因为《统一商法典》的某些调整对象如货物上的担保权益就可以通过占有(possession)来进行完善。96但是应收账款的担保权益只能通过融资报告登记(filing)来完善。
  因此,对于应收账款的转让优先权问题,该第9-312 (5) (a)的规定就可以简化为“优先权取决于融资报告登记的时间”。
  因此登记在先的受让人获得优先权,而不管其完善转让时是否知道其他转让的存在。受让人在接受转让前只要查阅政府机关档案,如果没有在先登记,他就可以立即申报,从而获得对抗其他受让人的优先地位,而不论对其他受让人的受让是否发生在他的转让前。由于保理商在其与供应商建立保理关系前,常常要查看有关的卖方记录,保理商往往可以取得优先权,。
  2.未完善的转让,优先权取决于附着(attachment)在缺乏附着的情况下,供应商和保理商之间的担保权益是不生效的,一旦附着,担保权益才对债务人产生效力。根据《法典》的规定,只有符合以下条件,担保权益才附着于担保物并可获得对抗债务人和第三方的强制执行:(1>应收账款的转让必须由供应商和保理商订立书面协议,载明转让的权利;(2)保理商提供对价。如果冲突的担保权益都是不完善的,则附着发生的在先者享有优先权。但是这种情况很少在保理业务中发生。
  此外,在保理商和其他非多重转让的第三方之间的关系上,《统一商法典》第9-301 (b)规定,在担保权益获得完善之前成为留置债权人的人享有优先权。所谓留置债权人是指通过查封、扣押或类似的方法对有关财产取得留置权的债权人,也包括为全体债权人利益所作的财产总转让中的受让人(从转让作出时起算)、破产程序的受托人(从破产申请提出时起算)和衡平法中的财产接受人(从任命时起算)。因此,如果保理商没有就其对承购的应收账款的权益登记融资报告,而一个非担保债权人对该账债行使留置权和扣押的话,那么,不管该债权人是否知道保理商的权益,他都对该应收账款享有优先权。
  三、通知优先主义
  通知主义主张先通知债务人的受让人享有优先权。例如在英国,著名的Dearlev.  Ha 11案中确立关于对同一债权的相互冲突的受让人之间的优先权问题的原则是:在时间上第一个向债务人发出转让通知的受让人(保理商),只要在转让发生的时候,他是本着良好的愿望,且他没有意识到此债权己于此前转让给另一个冲突的受让人,那么这个保理商就享有对应收账款的优先权。一个转让人在他的转让发生后,意识到另一个更早发生的转让的存在,仍可以通过首先发出转让通知从而获得优先权。至于通知债权人的口期的确定,是以债务人收到通知的口期,而不是保理商发出通知的口期。Dearle  v.  Hall案所确立的原则经过了一百多年的考验不仅被英国成为确定的法律依据,而且对其他国家特别是英美法系国家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一原则在多重转让的具体情况中的适用,可以分一下几个层面来分析:
  1.衡平转让人之间的冲突
  Dearle v. Hall案发生时,在英国法律体系中尚没有法定转让,因此Dearlev.  Hall案的优先权原则是直接针对衡平权益的。多个受让人之间,依转让通知的先后确定优先权。如果任何一个转让都没有通知债务人或同时通知债务人,则在假设衡平权益是平等的情况下,优先权的归属就取决于转让发生的时间顺序,即先发生的转让有优先权。虽然Dearle v.  Hall案的原则最初是关于衡平权益的衡平转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得到了法律的认可。
    2.衡平受让人与法定受让人之间的冲突
    在衡平受让人和法定受让人之间的优先权冲突是一个具有重要实践意义的问题。因为在发票贴现和隐蔽型保理都是建立在不通知债务人的基础上的,而且实践中经常会有保理商为了避免印花税而采取非法定转让的形式转让应收账款,如果此时尚存在另外的保理商采用法定转让形式,此时优先权的确定将会遇到一个问题:
  是采用Dearle v. Hall案中的原则,还是采用一般衡平法权益从属于其后发生的出于良好愿望的不知情的法定权益的原则(简称BFP-bona fide purchaser原则)。这个问题要分几种具体情况来分析:
  首先,如果优先权冲突是发生在发票贴现人或隐蔽型保理与法定受让人之间,则由于法定受让人是采取通知债务人的方式,故无论采取上述两项原则中的哪一项,其结果都是相同的,法定受让人享有优先权。因为发票贴现或隐蔽型保理业务受其自身业务性质所限,是不能对债务人发出转让通知的。
  其次,如果冲突是发生在一个衡平受让人和一个法定受让人之间,且衡平受让人向债务人发出转让通知是在法定受让人之后,则适用上述两个原则的结果是一样的,即法定受让人享有优先权。
  再次,如果冲突发生在一个以在先发出转让通知的衡平受让人和一个法定受让人之间,则适用上述两个原则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果。因此法院在确定此种冲突下的优先权时采用什么原则就变得至关重要了。普遍的观点是在解决这类冲突时应适用Dearle  v.  Hall案中的原则。主要理由如下:
  (1)一个通知在先的衡平受让人,他的衡平权益是非常特殊的,不同于一般典型的衡平权益。实际上,他的权益之所以被认为是衡平的,仅仅是因为普通法中法律上的无形动产不可转让的非理性观点所导致的。这种权益应被视作法律权益或准法律权益(quasi-legalinterest),因此不适用BFP原则。
  (2)一项己经发出转让通知的绝对转让,它与一项现存的无形财产的法定转让的区别,纯粹是形式的不同。这种形式的区别不足以构成充分的理由,在解决这两类转让冲突时,适用不同于解决两类均己发出转让通知的衡平转让间冲突所采用的原则。
  3.法定受让人之间的冲突
  这种冲突其实是一种理论上的假设。如果发生权利冲突的法定受让人都向债务人发出了转让通知,那么首先完成通知者实现了法定转让,成为法定受让人,后者的法定转让就不能成立。因此实质上两者的冲突仍属于法定受让人和通知在后的衡平受让人之间的冲突,应该由在先法定受让人享有优先权。
  根据以上的分析,在所有受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的各种情况中,不管其转让是衡平法的形式还是成文法的形式,优先权原则是一样的,即第一个将转让通知给债务人的受让人有权收取债款或有效地放弃对债的权益,但前提是该受让人是本着良好的意愿而且不知晓先前己存在的转让。采取这一原则的理由就是:对债务人的通知是对同一债权多头转让的制约因素,据此,未及时做出通知的受让人被认为是有某种程度上的疏忽,应该被后接受转让但最先做出转让通知的受让人所取代。由于Dearle  v.  Hall案所确立的优先权原则与《美国统一商法典》的登记原则不同,所以在英国,保理商应尽早将应收账款转让通知债务人,这一点对于确保保理商的权益是十分重要的。
  丹麦对应收账款多重转让问题的优先权原则与英国的做法有一点相似,即都是以转让通知的先后来确定优先权。与英国的规定所不同的是,丹麦法规定不管一个受让人在通知债务人时是否知道一个在先的转让,都不妨碍他对受让的债权享有优先权。108该通知主义既可以达到确保保理商享有对应收账款优先权的目的,又可以使债务人直接向保理商履行支付义务,比《美国统一商法典》既要求保理商备案登记融资报告,又要求其通知债务人的做法更简洁。109可以说,丹麦的通知制度与各国相比具有较高的效率和较为理想的稳定性。
  四、国际公约的折衷和自由选择主义
  由于起草委员会意见分歧,《国际保理公约》并没有对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的转让竞争性权利主张的优先权问题作出规定《应收账款公约》在起草的过程中同样遇到了关于优先权问题的争论。各国都倾向于接受其国内的优先权规则,结果仍然是以登记为依据、以转让通知为依据和以转让时间为依据三种主导意见争执不下。最后为了保证《应收账款公约》的通过,公约在优先权规则方面采用了国际私法规则。
  《应收账款公约》第22条规定:“除本公约其他条款己解决的事项外,并以符合第23条(公共政策和强制性规则)和第24条(特别收益规则)规定为条件,转让人所在国的法律管辖受让人对所转让应收账款的权利相对于竞合求偿人权利的优先性。”关于应收账款的优先权问题传统的规则是适用物之所在地法,即应收账款所在地法。但是应收账款作为一种无形且以流动性为生命的债权,其所在地很难判断,再加上现代保理义务中包含大量未来应收账款的转让,其所在地更是无从确定。因此《应收账款公约》适应这一转变,将受让人对应收账款的权利相对于竟合求偿人权利的优先性由转让人(assignor)所在地国的法律调整。这一规定再一次绕开了时时刻刻烦恼着起草者的为优先权确立统一规则问题,但是也正如某些与会代表评论的“利用冲突规则能否达到公约通过降低交易成本来推动国际应收账款融资交易的目的,值得怀疑”。况且,冲突规范指向转让人所在地国的法律,但世界上并非所有国家如美、英等国一样制定了比较完善的优先权规则。因此《应收账款公约》比《国际保理公约》又一进步之处,就是增加了一个附件“优先权规则”。
  《应收账款公约》的附件中规定优先权规则并非强制适用,而是供各国加入时可以做出声明进行选择适用。附件共10条,分为四节。分别是第一节“以登记为准的优先权原则”、第二节“登记制度”、第三节“以转让合同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第四节“以转让的通知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当今世界各国的几种主要优先权规则都在其中有所反映。对于附件的具体适用,《应收账款公约》规定了一下几种可以选择的方式:
  (1>声明受第一节以登记为依据的优先权规则约束,并参照第二节建立国际登记制度;
    (2)声明受第一节以登记为依据的优先权规则约束,并采用一种可以达到此种规则目的的登记制度实行此种规则;
    (3)声明受附件第三节以转让合同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的约束;
    (4)声明受附件第四节以转让通知时间为准的优先权规则的约束;
    (5)声明受附件第7条和第9条所载优先权规则的约束;
    (6)根据本国现行有效的优先权规则,利用依照附件第二节建立的登记制度。
  另外,《应收账款公约》还规定一国依照第42条(1)做出声明时或之后,可声明将(a)不对某些种类的转让或某些类别应收账款的转让适用其选定的优先权规则或;(b>按该声明中列明的更改适用这些优先权规则。
  总之,应收账款优先权问题的牵涉到各国国内法中公司、破产、融资、注册等多方面的问题。其相关性己经远远的超出了一个以应收账款转让为规范内容的公约的能力,所以试图以一个公约就解决这么多根深蒂固于各国法律体系的分歧和差异是不可能的。应该说,《应收账款公约》基本澄清了现行几种重要的优先权规则,并且为那些尚未制定优先权规则的国家或优先权规则制定得不完善的国家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
  转自窦玫佳:《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转让的法律问题研究(硕士论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