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我国保理发展水平决定因素模型

发表于 2015-2-13 16:42:36 查看:1747 回复:0
  我国保理发展水平决定因素模型
  影响一国保理业发展水平的因素既有经济因素,也有非经济如社会性和司法因素。为全面衡量这些因素是否对保理业的发展产生的影响、影响的显著性和程度,西方学者采取了多种方法非经济因素进行了不同的量化处理,并纳入分析框架。
  出于对我国保理业发展的热情,笔者针对我国保理业发展的实际状况,根据自己的观察,选择搜集了一组经济指标变量,采用回归分析方法和最小二乘法检验来构建我国的保理业发展决定因素模型,以探究各经济指标因素在其中的作用和影响。
  一、变量选择和数据来源
  笔者经过初步观察筛选,将我国保理业务量、国内生产总值(GDP )、人均GDP、保理融资额、国内信贷规模、进出口总额和中小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作为初步选择。在对初选变量进行筛选后,笔者最后选取了保理业务量与GDP的比值作为衡量我国保理业发展水平的因变量,将国际保理业务量与进出口总额的比值、保理融资与国内信贷规模的比值、经对数处理后的人均GDP数字和中小企业在工业增加值中的比重作为重点分析的四个自变量。
  具体变量的含义和数据来源参见表1
1.png
  二、样本选择
  由于样本期间较短,只有6年的年度数据,在进行回归分析构建模型时,仅有6组数据是远远不够的,还不足以反映因变量和自变量之间的关系。为此,笔者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了加工和处理,具体过程如下:
  作者将6年的年度数据分为24个季度数据,从而加大了样本空间,使得样本对现实的反映更加准确和全面;其二,笔者对收集到的各种数据,在没有损坏其真实性的前提下,进行了加工处理。如作者对我国保理业务量季度数据的计算,是根据某银行季度业务量的增长幅度进行计算的。还有由于缺乏人均GDP和中小企业在工业增加值中份额的季度数据,笔者也进行了简化处理,假定在同一年度内,四个季度的人均GDP和中小企业在工业增加值中的份额数据保持不变。
  本文选择的样本为自1998年起至2003年共24个季度的数据,全部原始数据参见表2。
2.png
表2续
3.png
  为便于计算,笔者将表2的数据进行了计算,计算出相应的比值。经加工后的数据参见表3。
4.png
  三、分析工具与方法
  假定因变量和所选取的4个自变量中间存在多元线性关系,因此笔者采用多元回归分析的方法来构建我国保理业发展水平决定因素模型,并用最小二乘法C Ordinary Least Square, OLS)对这些决定因素进行统计检验。
  在具体进行运算时,笔者使用了Statpro统计分析软件进行运算和统计检验。
  四、运算结果
  关于模型所选变量的标准差见表4。
5.png
  对变量进行t检验(或P检验)。由于t值绝对值均大于2,或者说P值均大于0.05,因此接受假设条件,认为Y与X1, X2, X3, X4之间的线性回归关系成立。由此我们得到下面公式1:
  Y=-1.8029-D. 2474X1 +6. 6601X2+0.4165X3十0.0121X4    (1)
    其中,
  Xl表示国际保理业务量在进出口总量中的比重,用百分比表示;
       X2表示保理融资在国内信贷总量中的比重,用百分比表示;
       X3表示经对数处理后的人均GDP ;
  X4表示SME在我国工业增加值中所占份额,同样用百分比来表示。
  五、结论
  X1的系数为负,表明Y与X1是负相关的,即国际保理业务量和进出口总量的比值的上升并不能引起我国保理发展水平的提高,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会对我国保理发展程度和水平有一定的削弱作用39o X1的系数仅为0.2474,说明国际保理在外贸中的地位对保理对GDP贡献率的削弱作用是有限度的。这一结论与保理实务中的观测是不一致的。通常认为一国对外贸易的发展会相应地促进国际保理业务、进而提升保理业务的发展水平,提高保理业务对GDP的贡献率。笔者研究的进一步的观点认为,提高我国保理业的发展水平,并不能够完全通过扩大对外贸易的这一增长路径实现。
  X2的系数为正,表明Y与X2是正相关的,即保理作为一种贸易融资方式,其在国内信贷市场上的比重的提高,会相应地引起保理发展水平的提高。保理融资在众多贷款和融资产品中份额的上升,能够表明保理发展水平的提升。X2的系数为6.6601,表明这种提升作用是明显和显著的。这与实务中保理融资的快速上升的现实是一致的。按保理业务的80%来计算保理融资,融资数从1998年的%万美元增加至2003年的26.4亿美元,增加了275倍,而同期国内信贷从1.14万亿美元增加至2.49万亿美元,增长了2.19倍。另外,这一现象也说明融资职能在保理服务中是核心职能。
  X3系数为正,说明Y与X3是正相关,即人均GDP的增加,有助于保理发展水平的提高。人均GDP是反映一国经济发展程度的基本面数据,经常被用于评价一个国家的富裕程度,也是划分经济发展阶段的重要指标。从采集的数据来看,笔者注意到从2003年始,我国人均GDP突破了1000美元,达到1099.55美元。这个数字表明,一方面我国国民消费结构开始转变和升级,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国的市场正在进入一个全面成长期。一个快速成长的市场对于保理业的发展无疑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X4系数为正,说明Y与X4是正相关的,即SME在我国工业产业增加值中所占比重的上升对保理业的发展水平能够产生推动作用。这一结论与世界各国保理实践的经验结论相符合。国际上通常认为中小企业的发展对保理的贡献度是最高的。从模型中X4的系数仅为0.0121来看,SME对保理的贡献度又是有限的,与国际上的经验结论还不完全一致。笔者认为,这主要与采集数据的局限有关。
  在笔者构建的模型中,常数为一1.8029,没有特定的经济含义。
  六、模型的不足与原因
  正如前面分析伊始笔者所强调的,本文分析主要针对影响我国保理业发展水平的经济因素,其他如社会、司法因素均被排除在分析框架之外。因此,本文的分析应当是对经济因素的局部分析和研究。
  由于样本数据采集、研究对象的阶段性特点等原因,造成了本文研究和模型分析的不足。
  样本选择的局限。首先,无法获得足够的样本数据。笔者曾设想将更多的金融市场数据纳入本文的分析框架,如我国贸易融资数据、应收账款转让数据、公司债务市场规模、票据市场规模等数据。虽然笔者根据实务经验做出的判断,认为这些因素可能会对我国保理业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苦于没有渠道获得这些数据,最后笔者只好放弃,留待今后的进一步研究。
  其次,由于本文分析所使用的数据年度数据较少(仅有6组),对保理发展定量研究肯定是不够的,因此笔者进行样本采集时,改变了数据采集频率,将年度数据采集改为季度数据采集,从而获得了24组样本数据。从对现实的反映程度上看,这24组数据仍然是不够的。在样本季度数据的采集中,笔者根据经验,对部分样本的季度数据进行了加工。如在获得我国保理业务的季度数据时,笔者根据保理市场份额最大的银行保理季度数据,确定一定的业务增长率,计算得出保理业务的季度数据。又如在获取人均GDP的季度数据时,笔者假定在一年内人均GDP不变,直接引用年度数据。以上对样本的处理的简单化,可能会造成模型对我国保理现实解释不足的原因。
  口径过于宽泛。在本文的分析中,没有严格区分国际保理和国内保理,而是将二者合并考虑。在实务中,国际保理和国内保理的发展特点和发展水平是有显著差异的,二者实现增长路径有很大的不同。笔者对二者差异性的忽略,也可能造成分析模型对现实解释力的不足。
  保理发展的初级阶段问题。我国保理发展水平目前尚处于初级阶段,这表现在我国保理业务量的绝对数量低、保理公司数量少、市场发展不均衡、保理产品功能单一、国际保理业务比重偏高等方面,此外,虽然我国保理起源于欧美,但在产品内容方面与欧美等国保理业务内涵方面仍有较大区别。相对而言,欧美保理市场早在近二十年前就已步入了成熟期。我国保理发展在初级阶段所表现出的特点,以及本文所构建的保理发展模型所体现的各经济指标间的关系,也都不可避免地反映出初级阶段的特点。

  转自高晓明:《关于我国保理业发展的趋势研究(硕士论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