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保理专户的法律性质以及银行结算账户资金的权利界定

发表于 2015-3-19 08:38:02 查看:2254 回复:0
    国内大多数银行以自己名义开立保理专户为叙做保理的既定原则[2] 。银行以自己名义开立的保理专户(通常以银行内部账户形式存在)权属确定,风险可控。但实际业务中更大量采用以保理融资项下借款人(卖方)名义在银行开立保理专户的形式进行应收账款的回收、归集与对价结算,公开保理一般要求买方直接还款至保理专户,隐蔽保理则多由银行委托卖方代理收款后再间接还款至保理专户。另有个别银行以保理业务的保证金账户兼做应收账款回款账户。如此一来,即可能产生本文引述案例所提出的资金安全问题。首先,概以风险识别为指向,需要明晰保理专户的法律性质。
  (一)保理专户是特定化的一般存款账户
  (1)从银行结算账户开立、使用的表面形态来看,保理专户是存款人(卖方)因借款或其他结算需要而开立的一般存款账户。
  根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和《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单位银行结算账户按用途分为基本存款账户、一般存款账户、专用存款账户、临时存款账户。一般存款账户是存款人因借款或其他结算需要,在基本存款账户开户银行以外的银行营业机构开立的银行结算账户。专用存款账户是存款人按照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对其特定用途资金进行专项管理和使用而开立的银行结算账户。因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并未对银行保理业务做出规定,且应收账款回款的管理和使用不在《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所列第(一)至第(十四)项规定之列,因此基于银行保理业务设立的保理专户不属于专用存款账户。至于应收账款回款是否可以归于《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十五)项所列的“其他需要专项管理和使用的资金”而将保理专户作为专用存款账户亦有待商榷。一方面,从《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第一款前段对专用存款账户的定义表述以及第二款、第三款的相关规定来看,应收账款回款缺乏需要专项管理和使用的法律依据与特定用途资金的法定要件;另一方面,应收账款回款性质根本区别于一般银行结算账户的存款,故不能简单视之为“其他需要专项管理和使用的资金”,下文另述。
  (2)保理专户是保理合同当事人合意设立的、与银行作为债权人的保证金账户相类似的“特户”[2],已然特定化。
  按照经济学的定义,货币是从商品中分离出来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而从法律上看,货币则是一种动产(亦表述为“金钱”)。货币虽然属于具有高度替代性的种类物,但并非绝对不能确定。而货币一旦特定化,则关于货币占有与所有关系的“占有即所有”(又称为“所有与占有一致”)原则就不能简单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该司法解释首次承认了金钱质押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出口退税托管账户质押贷款案件有关问题的规定》中另有“出口退税专用账户质押”的表述),并规定了金钱出质的实质要件,一是特定化,二是转移占有。尽管保理合同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与应收账款质押、金钱质押性质迥异,但保理合同项下设定的保理专户与银行作为债权人的保证金账户有着“特户”这一共通的特定化形式。
  (二)银行结算账户资金的性质:理论交织与实务辨析的困境
    关于银行账户资金的性质,学界一直存在债权说与物权说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3]。债权说观点认为,存款人将资金存入银行即是将存款所有权转移给银行,同时从银行取得与存款本息数额相等的偿还请求权。确认存款人对银行账户资金的债权属性是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国家的通行做法。物权说观点认为,存款人将资金存入银行后,仍享有银行账户资金的所有权,银行对存款人存入的资金仅取得利用权;而存款人以转让资金利用权的代价取得随时依约定取回存款的物权请求权以及一般情况下存款利息的支付请求权。物权说得到包括苏联在内的社会主义法系国家的普遍认可。我国现行法律的基本构造亦循此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五条、《储蓄管理条例》第五条均从物权说的法理基础明确规定个人合法储蓄存款为公民个人所有的财产。《支付结算办法》第八条规定“在银行开立存款账户的单位和个人办理支付结算,账户内须有足够的资金保证支付,本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六条规定单位、个人和银行办理必须遵守“谁的钱进谁的账,由谁支配”的支付结算原则,从文义来理解应认为银行账户资金为存款的单位或个人所有。
  但债权说在我国立法中另有体现。以个人储蓄存款为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的“商业银行破产清算时,在支付清算费用、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后,应当优先支付个人储蓄存款的本金和利息”,即是将个人储蓄存款的权利属性界定为应当优先受偿的债权,存款人不能以所有权人身份直接行使破产法上的取回权。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个人债权及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收购意见》及《个人债权及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收购实施办法》《关于个人债权收购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亦将个人储蓄存款、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以及权属不清晰或被挪用的委托财产形成对金融机构的个人债权,包括委托理财(含三方监管委托理财、委托租赁等形式)、信托(含集合信托)纳入个人债权收购范围;而权属清晰,未被受托金融机构挪用的委托财产,不作为清算财产,不纳入个人债权收购范围。该意见同时规定,“个人债权人可以选择接受收购,并按本意见执行;也可以选择参加被处置金融机构的最后清算,同时签署参与清算确认书,如果最终清算受偿金额低于收购额,不予补偿”。上述规定对权利属性上本应为个人所有的财产--个人储蓄存款、客户证券交易结算资金与权属清晰、未被受托金融机构挪用的委托财产采取了不同的政策性保护措施,前者按个人债权“依法清偿、适当收购”,后者则由权利人行使取回权[3] 。这种政策性安排固然有特殊历史条件下维护金融安全之必要,但从法理上讲则絮乱不堪。
  司法领域对此的解释和适用也是莫衷一是。(1)物权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银行、信用社扣划预付货款收贷应否退还问题的批复》指出: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一方当事人按照合同约定将预付货款汇入对方账户,对方当事人即取得该款项的所有权。该解释肯定了单位银行结算账户内资金的所有权应归属于与账户记载户名对应的主体即开户人。(2)债权说。其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以存单的债权凭证属性为基础展开论述,没有承认存单的所有权凭证和票据属性,存单持有人对金融机构基于真实的存款关系行使兑付请求权,或者基于以存单为表现形式的借贷关系行使权利。其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上海东府贸易有限公司与中国建设银行湖南省分行国际业务部、湖南省华隆进出口光裕有限公司返还财产纠纷一案的答复》未回应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争议款项的所有权问题,而直接给出了处理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宋春雨对此解读指出[4] :“在银行与客户之间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款项进入该账户,所有权即归属于银行,银行与客户之间形成债权债务关系。”以上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的不同表达造成了实务理解的困境,《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金融机构协助执行的通知》等司法解释中所言“人民法院查询、冻结、扣划被执行人在金融机构的存款”似乎无从谈起,而应是查询、冻结、扣划被执行人对金融机构的债权利益。
转自杨瑜琳:《保理专户的法律性质与信托安排在风险管控中的运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