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暗保理失败谁之过

发表于 2015-3-24 11:59:32 查看:1089 回复:0
  国际暗保理失败谁之过
  文/陆叶 宋华 编辑/张希(2012年)
  公司,付款期限是开票日后90天;两周后,B公司或其子公司收到发票,输入订单管理系统(A公司作为B公司的物流供应商,拥有其应收款的付款查询权限,毎一笔账款均能在B公司系统中査到其审核、审批、付款确认等信息);账款到期后,由B公司直接付款到A公司在H银行开立的外汇账户。
  从H银行账户流水纪录可以看出,B公司付款记录一直良好。但由于A公司在货物出运后30天至60天需向船公司代理支付运费,而其回款时间为货物出运(即开票日)后90天,因此A公司需垫资约1000万元人民币。
  鉴于上述情况,2011年初,H银行向A公司营销国际保理业务。在会谈过程中,企业提出了一些问题,包括发票抬头除了B公司还有B公司的子公司,而合同都是与B公司签署的。由于B公司地位强势,配合保理的意愿较低,故H银行拟以暗保理方式操作。2011年2月份,H银行向美国进口保理商(以下简称K银行)申请预额度100万美元。由于B公司信誉良好,K银行主动将预额度增加至400万美元,且同意以暗保理形式操作相关业务。
  3月8日,A公司提交文件,申请放款。H银行审单人员在审核单据时发现A公司发票抬头与主合同抬头不一致,且开立给多个子公司,提出不符点。H银行当天通过电子邮件联系K银行,要求确认这样的发票是否在承保范围内。
  K银行回复,发票除显示B公司多家美国子公司外,还涵盖多家欧洲子公司。对于欧洲子公司,K银行表示非美公司无法承保,原因是不同国家对暗保理项下应收账款的生效与否不能核实。而对于美国子公司,K银行表示无法从B公司子公司列表中确认这些企业,要求H银行协助确认子公司身份。
  3月9日,H银行向K银行提供了订单管理系统登录方式,以使K银行确认实际付款方为B公司。但K银行仍坚持要求H银行告知B公司联系人,并申明,此举是为确认B公司的子公司身份,不会告知其转让事宜。出于业务推动考虑,并在征得客户同意的情况下,H银行向K银行提供了I保理是以卖方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融资、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及坏账担保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由于债务人对供应商采取保理方式基本持消极态度,所以许多银行会采用暗保理。而保理商在操作国际暗保理时,如果与进口保理商沟通不畅,或者不能掌握当地相关法律政策,往往会使业务陷入K尬的境地。
  案情回放
  A公司(卖方)是国内著名物流公司的子公司,经营范围是各类货物(包括化工危险品和海关监管货物)的道路运输、仓储和国际运输代理业务。
  B公司(买方)为美国大型能源集团,一直在中国境内采购货物,并委托物流公司运输货物。
  2009年底,A公司与B公司签订物流服务协议,A公司成为B公司物流服务供应商。2010年以来,A公司为B公司出运特种集装箱近346TEU,运费金额约300万美元。
  根据A公司与B公司签订的物流服务协议,A公司在收到B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发来的订单后,安排船期及物流相关事项,并于船离岸当天开票快递至B公司或其子54
  71994-2014ChinaAcademicJournalElectronicPublishingHouse.Allrightsreserved,http://www.cnki.net中国外汇CHINAFOREX2012.03
  联系方式,但并未强调这是暗保理业务。
  3月20日,H银行接到A公司投诉电话,质问K银行与B公司沟通内容。据A公司了解,与之前约定不同,K银行已擅自将操作保理事宜告知B公司。对此A公司表示非常生气。
  3月29日,H银行要求K银行提供跟B公司的所有往来邮件,发现B公司最终授权其中国分公司处理这件事情。但B公司中国分公司始终未给予K银行正面答复上述买方是否为B公司子公司,所以K银行一直无法给予H银行明确的答复。
  至此,该业务无法进行下去。
  案例解析
  防患于未然。本案例中,客户在业务初期就已提出发票抬头与合同买家不一致的情况,但未引起H银行的重视,直到最后操作环节才与K银行确认该类发票是否会被核准,但为时已晚。如果在向K银行申请买方额度时就说明该问题,并跟K银行确认解决方案后再回复客户,此案就可能防患于未然。
  做好留档工作。H银行频繁使用电子邮件而不是正式的EDI报文进行沟通,未能做到针对于不同的业务类型,采取不同的沟通方式来确保相应风险得到控制。H银行采用非正式的电子邮件作为重要业务节点的沟通方式,忽视操作细节,轻视有效文件的留存,导致日后纠纷产生时举证不利。事实上,为保证高效畅通沟通,《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GeneralRulesForInternationalFactoring)对沟通交流方式有明确指导。其第二十九条规定,“任何本规则提到的书面信息或其他文件,如在电子报文系统中有相等的替代,则可由电子报文替代;如果被要求,则必须都替换成电子报文”。
  避免产生误解。虽然H银行并未直接同意K银行可将暗保理转为明保理操作,但H银行在给予K银行进口商联系方式时,未能合理预计可能产生的风险,且未强调暗保理操作要求,导致K银行产生误解。K银行与B公司的不当沟通最终导致了H银行和K银行失去了A公司和B公司这两个重要的客户。
  法律风险
  暗保理业务的法律风险首先取决于应收账款债权的合法性及应收账款转让的有效性。在债权合法有效的基础上,则需进一步实现应收账款转让的有效性。
  一是应收账款债权的合法性。
  应收账款可转让的前提是应收账款债权合法有效且权利完整。
  首先,债权必须是合法的,符合各国应收账款的立法要求。美国《统一商法典》将应收账款定义为任何对售出或租出的货物或对提供的服务收取付款的权利,只要此种权利未由票据或动产契据作为证明,而不论其是否已经通过履行义务而获得。大部分国家借鉴这一原则,制定了相应的法律条款。
  其次,转让的债权必须完整。这不仅包括主权利,还包括其所有的附属权利,如起诉权、货物留置权及运输中止权等。保理商通过受让债权,可以取得对买方的直接请偿权。如果债权本身存在瑕疵,那么接受债权转让的保理商势必会陷入债权瑕疵的纠纷。
  因此,在国际保理操作中,我国保理商应严格审核企业贸易背景真实性,谨慎核査单据,确保应收账款完整有效。考虑目前国际保理审单并未如信用证那样公布全球统一的操作惯例,建议在操作时可适当参考信用证审单标准,如单据内容表面一致等原则,并与进口保理商保持积极沟通,加强风险控制。
  二是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的有效性。
  实质有效性。应收账款转让虽仅涉及债权人和保理商,但债务人是否同意该转让对转让效力存在实质影响。由于债务人与保理商之间并不存在债权转让的效力债务关系,而暗保理在转让初期也不通知债务人,在此情况下,如债务人拒绝承认该转让的有效性,则转让实质无效。保理商可能因此面对受让债权落空,无法直接向债务人主张权利,而债务人仍向原债权人履行债务的风险。至于债务人是否可以拒绝转让,取决于各国法律条款赋予债务人的权利。
  形式有效性。在实际操作中,大多数国家通常均要求对债务人的通知采取书面形式。保理相关国际公约亦要求采取书面通知的转让形式。《国际保理公约》要求转让通知必须为书面通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1)书面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电报、电传以及其他有形实体的方式。(2)由供应商或经供应商授权的保理商向债务人作出。《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亦要求转让通知必须采用进口保理商规定的格式,为此进口保理商有责任将转让通知文句和格式通知出口保理商,出口保理商则应再通知供应商,使其发出的通知符合要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