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所有权保留引致的冲突的解决途径

发表于 2015-3-25 11:42:21 查看:1361 回复:0
国际保理中所有权保留引致的冲突的解决途径
    1.所有权保留登记立法例下冲突的解决
  (1)所有权保留买卖已经登记。在所有权保留所附条件未成就之前,供应商将标的物的所有权转让给进口商,并将应收账款让与保理商的,由于所有权保留已经办理登记,供应商与其前手卖方关于所有权保留的约定,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无论第三人在受让时是善意还是恶意。此时,前手卖方有权基于其保留的所有权,追及至第三人处取回标的物。善意第三人仅能向买受人主张违约责任。从理论上讲,在这种情况下,供应商转让货物、让与应收款的行为属于无权处分行为,是效力待定的合同,要经过前手卖方的追认才能具有法律效力。一旦前手卖方追认其效力,对于转让标的物的收益(应收款),相对于保理商,前手卖方具有优先权。这也符合物权的一般理论,既然通说认为所有权保留具有物权效力,在己经办理登记的情况下,依照物权的一般原理,同一物(包括货币)之上既有物权又有债权的,物权应当优先得到保护。这在供应商破产的情况下显得尤为重要。
  (2)所有权保留买卖未经登记。在所有权保留买卖未登记时,无论是大陆法国家,还是英美法国家,均主张当事人之间关于所有权保留的约定,没有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效力。但是,其处理这一问题的具体规则仍存在差异。
  在大陆法国家,一般认为,由于供应商是动产标的物的直接占有人,从占有的事实状态中,进口商以及保理商无从了解供应商与前手卖方关于所有权保留的约定,而完全信赖其为标的物的所有权人。所以,如进口商在受让标的物时为善意,即可依善意取得制度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并可借此阻却前手卖方取回权的行使。而如果保理商在受让应收账款时为善意,也自应取得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前手卖方只能向供应商主张权利。
  在英美法上,虽然也坚持条件未成就前,供应商未经前手卖方同意,不得擅自处分标的物于第三人的原则,但对未经授权的处分行为所生后果的认定,与大陆法国家略有不同。依照美国《统一商法典》的规定,供应商在条件成就前,未经前手卖方同意,擅自将标的物出售、交换或作其他处分的,前手卖方在标的物上的担保利益继续存在,且此担保利益也继续存在于任何可分辨的收益及供应商所收取的款项之上。此处的收益包括以出售、交换、收款或其他方式处置标的物后所得到的任何收获,以及处置该收获后再得到的经济收获。但若供应商与进口商为诈欺或虚伪的让与,则担保权人得依法主张其让与行为无效。这就意味着依照美国《统一商法典》,在所有权保留买卖中,供应商在条件未成就前,擅自处分标的物的行为并非绝对无效,而是取决于前手卖方担保利益的选择。当前手卖方对供应商处置标的物所获得的收益主张权利时,其担保利益即置于该收益之上,供应商的无权处分行为即为有效。此时,相较于保理商,前手卖方对收益(应收账款)具有优先权。也就是说,根据美国《统一商法典》,已经公示担保物上担保权的前手卖方(担保权人)优先于无担保债权人(保理商)。即使前手卖方(担保权人)未公示其担保权,前手卖方就该担保权所及的担保物亦优先于无担保债权人(保理商)。
  在所有权保留未登记公示的情况下,英国在解决保理商与供应商前手卖方的冲突方面还没有明确的案例或法律规定。瑏由于缺乏公示性,保理商并不知晓他的供应商与前手卖方之间的销售合同中约定了所有权保留条款,并且该条款所涉及的货物产生的债权被包含在保理协议中。供应商作为一个或几个前手卖方的分销商,其长期合同很少被保理商知晓。尤其在一揽子协议中,保理商更不可能在持续的一系列交易中检查供应商与前手卖方的每一个购买合同=“即使保理商可能从他最初的调查中意识到其供应商已经和一个或更多的前手卖方签订所有权保留条款,他仍不可能知道他的供应商在以后的购买中,将从谁那里以什么条件购买。”此时,如果保理商在受让应收账款时是出于诚信并且不知晓所有权保留条款,则保理商享有优先权。如果保理商在受让时或受让前对所有权保留条款有实际知晓(如该所有权保留已经登记)或者推理了解(如知晓供应商是一项长期合同下其前手卖方的分销商),保理商的优先权就不确定了,在这种情况下,保理商对应收账款的权利将受到限制,法院也会阻止保理商因其权利的行使而导致一个他知道的在先协议的破裂。当然,如果供应商与保理商签订的是一揽子转让协议,则对保理商有利。因为一揽子转让合同“是不可分的,在这种协议下,在保理商依协议做出第一次购买价的支付或提供信用时,对所有债的处置权即产生了。”如果是逐笔转让,此时保理商可以通过与供应商前手卖方达成优先权安排。
  2.不要求所有权保留登记立法例下冲突的解决
  在没有规定所有权保留登记制度的国家,如德国和日本,瑏要求保理商必须尽适当的注意和诚实信用义务:若保理商已知这种延长权利的保留且保留所有权条款指向的款项明确,则保理商对这部分应收账款不具有优先权;若保理商出于诚信、支付对价并不知这种延长的保留所有权条款而接受应收账款转让,而且转让发生在延长的保留所有权条款生效前,则保理商享有优先权。
  如《德国民法典》第449条规定:“动产卖方在支付全部价金前保留所有权的,在有疑义时,视为所有权的移转取决于支付全部价金,买方违约时卖方有权解除合同。”这是该法典对保留所有权条款的唯一规定,现在这方面的法律渊源主要是判例与学理。这方面的司法判例对冲突的解决提供了指引。如在延长型所有权保留与一揽子保理中,(1)如果供应商在延长型所有权保留框架内,将他之前已经让与给保理商的那些债权,让与给前手卖方,那么,前手卖方的利益就和保理商的利益冲突了,尤其是在供应商破产的情况下。德国判例及大部分文献认为,时间在先的保理中的一揽子让与是有效的,优先的。(2)在延长型所有权保留框架内,所有权保留在时间上先于一揽论国际保理商与供应商前手卖方间的权利冲突
  子保理让与,那么,必须通过解释合同探知,由前手卖方所授予的收取授权,也涵盖了以保理方式进行的债权收取。如果合同对此没有明确,那么按照通说,保留是优先的。
  如果保理商以一种”特别可指责的态度”对待延长型所有权保留,佯作不知,那么,将将来对客户的债权让与给保理商是违反善良风俗的,是无效的。也就是说,德国联邦法院判决认为,保理商应适当注意供应商的前手卖方的利益,只要这些利益是法律所保护的。如果保理商不顾供应商前手卖方的利益而支持供应商有损其前手卖方利益的安排,则供应商的前手卖方的权利优先。
  由以上分析可以得知,由于各国法律规定殊为不同,对保理商来讲,了解每一笔交易的所有权保留状况也不胜烦扰。在保理协议中要求供应商保证一凡属出口保理协议范围的应收账款都不是由在所有权保留的基础上购买的货物转销产生的一仍为不足的情况下,保理商能够采取的最为稳妥的办法就是取得前手卖方的优先权弃权书。在各方信用良好的情况下,前手卖方的货款将获得偿付,但是无疑其风险增加了。
转自徐学银:《论国际保理商与供应商 前手卖方间的权利冲突》
作者简介徐学银,江苏师范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Seattle)访问学者、博士江苏徐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