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债权让与三种优先顺序比较

发表于 2015-3-27 11:31:48 查看:1660 回复:0
  债权让与三种优先顺序比较
  总体而言,让与主义公平与效率俱失。有失公平之处,在于未能兼顾各方利益平衡,压倒性地偏向于让与人的保密利益,对第三人非但无益,兼且有害:为欺诈行为提供诱因与便利。让与主义是低效率甚至是无效率的。省略公示要求,确为当事人节省部分交易成本,但外部性随之而至。当事人对第三人强加了成本——包括确定权利状态的成本、监控让与人资力的成本、防范优先权利人追夺的成本及防范失败的损失、证明欺诈性让与的成本及证明失败的损失等。凡以效率为目标之一的法律制度,均不会容许外部性。而欲达有效率状态,制度应将成本分配于能以较小代价承受成本之人、将风险分配于能更好预防风险之人。上述成本与风险纯因让与而生,第三人无力控制,而当事人仅需以较低费用完成公示即可消解。且当事人因让与而获益,自担成本理所应当。不然,严重的外部性足以导致市场失灵,当事人终将自食其果。市场失灵的另—个原因是破坏性的信息不对称:(1)某种信息应向市场参与人披露,否则市场不能恰当地运行。不公示主义堵塞了信息合理披露与流通之途径。(2)让与系当事人私下行为,让与时间极易伪造,依此决定的顺序具有不确定性,易诱发顺序之争。(3)让与主义免去公示成本,但手段的便宜无助于目标的实现:市场失灵使当事人与第三人两败俱伤,债权的流通价值与融资功能远逊于有公示制度的其他财产。(4)无法满足债权融资的社会需求(尤其是中小企业、新企业融资需求),不能发挥制度应有的社会作用。(5)较之通知主义,让与主义对将来债权与大宗债权让与障碍较小。但较弱的确定性使损害的发生更为容易,尤其是一次性的欺诈行为,显著增加监控难度。灵活性之增进不足弥补安全性之削弱。
  通知主义试图矫正不公示主义之缺陷,但通知事实上无法发挥公示功能。究其实质,不过是在让与人这一私人信息来源之外另增一个私人信息来源(债务人)而已,无法有效提供作为公共品的权利信息。债务人作为私法主体,本有其自身利益,向第三人提供信息非其职责所在,亦超出其能力;法律既不能以利相诱(提供利益激励),又不能以力相逼(强加义务),则债务人实不堪当信息供应的大任。通知主义仍未能使优先顺序制度摆脱不公平与无效率的困境。且通知主义徒增秘密让与及将来债权、大宗债权让与之障碍,得不偿失。
  登记主义兼顾公平与效率,其首要优点是能够充分保护作为交易安全之代表的第三人。交易安全的保障反过来有利于债权流转市场的健全运转,从而有利于当事人。登记主义尤其适于作为大宗债权让与或将来债权让与的公示方法,因而在资产证券化、保理等新兴交易中发挥显著作用。但登记主义需建立国家登记系统,此项成本为他者所无。当事人交纳的登记费用如不足以维持系统运行成本,即产生外部性。此外,如能建立统一适用于多种交易的登记系统,而非专为债权让与建立登记系统,则可尽量摊低成本。再者,登记成本的降低,有赖于登记制度的优化。相较而言,通知登记制优于交易登记制。
 转自李宇:《债权让与的优先顺序与公示制度》  法学研究 2012年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