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债权让与--美国经验

发表于 2015-3-27 11:36:58 查看:1749 回复:0
  债权让与--美国经验
  美国是唯一经历过三种优先顺序制度充分竞争的国家,其证据具有标本意义。债权让与优先顺序曾是困扰美国实务界上百年的难题。前UCC时代,各州普通法曾长期采用迥然不同的优先顺序制度。加利福尼亚等州沿用“英国规则”,即Dearie诉Hall案规则(通知主义);纽约等州采“纽约规则”(让与主义);马萨诸塞等州采“美国规则”,又称“四骑士规则”,即依让与时间决定顺序,但有四种例外。另有十州在采何种规则问题上极度混乱。如UCC第9编报告人吉尔莫教授所言,“普通法上几乎无一领域有此情景:如此繁多的不同规则自立门户,或是进行如此长期、不确定的相互竞争以求占据权威地位。”20世纪初,作为新型融资方式的债权让与地位日隆,开始从单个、小型交易演变为大规模商事交易。对适当的优先顺序制度之需求愈显迫切,制度间竞争随之加剧。
  1通知主义之失败
  债权让与融资的传统方式是直接收款型(或称通知型)保理。其特征为债权让与通知债务人,保理商(受让人)直接向债务人收款。20世纪20年代左右,间接收款型(非通知型)债权融资兴起,至40年代已与传统型保理并驾齐驱。其成功之道,即在于适应融资者(让与人)的保密需求。“应收款让与常在通过其他渠道不能获得信贷时才被运用。(应收款融资)利息和其他负担较高。而债权让与往往被理解为财务困难之象征。融资者不希望其客户了解该融资安排,尤其是偏重于依赖财务健全的交易对手之客户。融资者一般也希望隐瞒该事实,以免贷款人知情后中止信贷或拒绝提供新信贷。”
  然而,非通知型债权让与在采通知主义的各州遭遇重大障碍,联邦最高法院Klauder—案判决更为之敲响丧钟。联邦破产法为防止诈害行为,规定未经完善的财产让与不得对抗破产受托人。所谓完善,意指受让人权利得对抗有偿取得财产的善意购买人。本案中,银行向Klauder提供应收款担保融资,但未通知债务人。后Klauder破产,最高法院判决银行担保权未完善,该应收款归入破产财产。认可通知主义的该判例及其后继者对债权融资业形成致命威胁,引发债权融资法剧变。为保护相关产业,大多数州以前所未有之速度于短期内通过制定法,规定债权让与的完善不以通知债务人为要件。此类制定法又分两大模式:部分州将“纽约规则”纳入制定法,其他州采登记主义。另有一两个州采账簿标记主义,要求受让人须在让与人的账簿上标明受让权益始得对抗第三人。国会随后修改破产法,推翻Klauder案判例。实务界亦以“通知易使债务人将让与理解为让与人财力不足”为由,反对通知主义。
  2.登记主义之胜出
  全面废弃通知主义后,不公示主义和登记主义之争趋于白热化。不公示主义极易沦为欺诈债权人的工具,法律向来敌视。前述Klauder案即为一例。各州在债权让与法制定过程中,就应否实行登记制发生长期论战。
  积极从事非通知型应收款融资的保理商与金融公司反对采登记主义,理由有:(1)登记并无必要,反而徒增成本。第三人在向让与人发放信贷前并不依赖于登记记录,而是依赖于让与人的信誉、财务记录与信用评估机构的报告。并且,保理业早已确立一套必要的程序与信息机制,以保障此类融资业务开展,无需依靠登记。(2)登记会披露让与人的信贷状况。担保融资往往被视作财务困难的标志,让与人(尤其是其中的小企业)不愿公示应收款融资行为,以免其债权人与客户因担心其濒于破产而停止交易。让与人(尤其是其中的大企业)也害怕竞争者利用从登记记录中所知信息而获取优势或抢夺客户。类似地,金融公司担心新的竞争者可利用登记记录去招揽其客户。
  商业银行、无担保债权人等提出赞成登记主义的理由:(1)债权人理应能够通过便捷渠道知悉其债务人(即让与人)是否已将资产让与或设定担保,而缺乏登记制度将为欺诈行为提供诸多便利:让与人可将同一应收款让与数个贷款人或购买人,更可能通过溯及地主张某一债权人已受让应收款而使该债权人获得优先地位,损害债权人的平等权益。(2)反对登记主义的理由乃是出于维护既得利益之需。保理商与金融公司业已建立的信息收集与监控机制为其独享,形成一种垄断优势,应收款融资业的新入行者难以利用,先天处于不利地位,既有从业者因而维持竞争优势,并使应收款融资的垄断利率保持较高水平。登记制度的成本低于创建与利用既有信息机制的成本,有助于打破垄断,实现应收款融资业有效竞争。
  登记主义反对者在竞争初期占优。1946年,15个州采让与主义,8个州采登记主义。不久,风向转移,1949年采登记主义者增至15个州,1958年又增至23个州。随着UCC被各州陆续采纳,登记主义终获全胜。第9编适用范围之外的其他债权虽仍适用普通法,但因第9编涵盖了实务中最重要的债权,普通法规则已丧失重要性。
  登记主义之成功,归功于通知登记制。交易登记制先前通行于动产登记法。通知登记制在1911年纽约州动产法上初现端倪。1933年统一信托收据法(TheUniformTrustReceiptsAct)为第一部被广泛采纳的通知登记法。UCC第9编沿用并予完善。随着越来越多的州相继采用通知登记制,关于公共登记制会破坏商业信用的主张,逐渐不攻自破。通知登记制最终经受住实务考验,显示了提高应收款价值、增强信贷可得性(availability)之优势。继其余49个州与哥伦比亚特区之后,路易斯安那州于1988年采纳第9编,通知登记制自此一统全国。通知登记制遵循三大政策目标:为解决潜在的担保权冲突建立确定性;保护受让人免受担保人虚假陈述和欺诈性让与之危害;促进公开登记体系的统一。UCC的公示与优先顺序制度为债权融资业奠定坚实的法律基础。自20世纪50年代多数州采纳UCC以来,保理(尤其是非通知型应收款融资)业务快速增长,其影响跨越国界。60年代早期,美国实务中的保理被英国借鉴,成为美国对外输出的最有影响的三大商法制度之一。而美国在资产证券化领域取得国际领先地位,通知登记制亦功不可没。
  1998年第9编修正,采电子登记制,登记申请和查询均可在线完成;并采中央登记制,市、县级登记机关不再受理登记事宜,归由州级机关统一登记(一般商法属于州法,UCC由各州自行采用,故在州法范围内,州级机关为中央机关)。因电子登记制的推行,地理距离已不构成登记障碍。此番修正,使担保交易更能适应技术发展。
 转自李宇:《债权让与的优先顺序与公示制度》  法学研究 2012年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