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债权让与国际经验与趋势

发表于 2015-3-27 11:37:27 查看:1671 回复:0
  债权让与国际经验与趋势
  1.法律变迁
  UCC第9编引发担保法革命,影响深远。英国法系诸国纷纷改弦易辙。加拿大全部普通法省均已采纳以第9编为蓝本的登记制,唯一的大陆法省魁北克亦采类似制度(民法典第1642条)。新西兰接踵而至。澳大利亚近年开始以美国法为蓝本酝酿新法,并已提出草案。美国(尤其是从纸质登记转向电子登记的各州)、加拿大、新西兰的经验表明,电子化通知登记系统的创设、运行成本较低,登记费足以支持,商业界也易于适应此种系统。美洲国家组织(OAS)动产担保交易示范法、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担保交易示范法亦采登记主义,适用范围覆盖动产担保与金钱债权完全让与。此类示范法对拉美及东欧国家担保法改革卓有影响,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波兰等国改采新制后,大获成功。欧洲民法典草案第9编动产担保物权以UCC第9编为范本。联合国担保交易立法指南亦同。
  登记主义的兴盛与通知主义的衰落相映。为促进资产证券化等债权融资,日本1998年第104号法律(债权让渡特别法)确立登记制,规定登记与民法典第476条的通知有同等效力;又于2007年制定电子记录债权法(平成19年法律第102号),确立电子化的债权让与登记制。英国法上,优先顺序规则因财产性质而异,浮动担保受另一组不同的规则支配,再加上通知主义,致担保权人与他所知的任何其他担保权人订立优先顺序协议成为常见的实践,优先顺序规则的复杂性遂引发学者呼吁一种清晰的立法方案,登记主义是其优选。在判例法上,学者广泛批评Dearie诉Hall案规则在应收款融资中未能提供令人满意的优先顺序认定。早已过时的该规则增大了大宗让与及将来债权让与的风险,显著增加信贷成本,致小企业的保理与其他类型融资曰益困难。英国商法学大家古德教授指出,废除该规则正当其时。在涉及大量债务人的应收款时,该规则相当不可行。而在让与或担保可登记且已登记的情形,该规则实已被有效取代。该规则无法适用于债务人无义务接受让与通知的情形(如债务人与债权人约定债权不得让与)。在制定法上,公司所为的债权之担保性让与可登记(CompaniesAct2006§860(7)),完全让与则不可登记。相反,自然人所为完全让与及担保性让与均应登记(InsolvencyAct1986§344)。法律委员会2005年报告建议,公司的应收款出卖亦应纳入登记,并改采通知登记制。
  为避免通知主义对让与人信誉的负面影响,某些国家改采负担较轻的公示方法。如奥地利规定让与人可在其营业记录中注明让与日期以替代通知。荷兰民法典规定经公共机构或私人机构登记,可设定质权,无须通知债务人。法国民法典原第1690条规定通知债务人为对抗第三人之要件,现实中此种通知是一种麻烦且无效率的程序。判例为缓和其严格适用所致令人惊异的结果,已加以变通,但并未发展出明确的规则。因第1690条等相关条文的不可行性,商人很难有效让与其债权以获得融资。1981年Dailly法(LoiDailly,编入2000年Codemonetaireetfinancier第L.313-23至313+34条)规定,以法人或企业为债务人的应收款上设定银行的担保权者,担保契约成立时即可对抗第三人。2006年担保法改革后的法国民法典新第4编第2361条采此规则,并将适用范围扩及于任何债权上的担保权及任何担保权人;通知仅为对抗债务人之要件(第2362条、2363条)。新模式近于让与主义。Akseli教授指出,在一个封闭的市场中,银行仍能依赖于借款人的陈述并获得借款人融资交易的信息,而在此市场中为重复让与,所受惩罚超过潜在收益——在德国之类的国家或许如此,但在发展中国家,无登记系统的制度能否促进信贷,大有疑问。尤其是让与时间可由包括证人证言在内的任何证据证明,更被证实是不可赞同的。德国式体系的前提为贷款人之间存在完善的关于借款人信用值与财务行为信息的流动机制,此种机制有赖于人文与社会学因素。此种体系易被虚假陈述滥用,文化与人文因素对于其成功运行相当重要(贷款人须确信借款人关于有无重复让与之类的自身财务行为陈述属实),而此种体系存在管理成本较高的风险。克茨教授亦认为,便利、可信地确定债权让与与否的机制不仅是银行(受让人)利益所在,更关系到法律的确定性与透明度。德国、奥地利、法国式规则不能使信贷机构易于确认受让债权的情况。真正能够促进债权商事交易、保障交易安全,仍应如美、英、荷般采登记制度。
  2社会经济后果
  债权让与优先顺序及公示制度,对社会经济具有深层意义,此为各种模式胜败的重要原因。从发展中国家的经验研究中可见一斑。
  担保法改革前的拉美国家多采通知主义,致秘密让与窒碍难行。债权人唯恐让与通知破坏与债务人之间的商业合作,潜在受让人亦不愿承受自行收款之负担,债权让与融资因而几乎完全丧失作为担保财产之价值,原本可更具效率、获得更多资产的企业,不能受惠于债权融资,其成长受到限制。危地马拉法律采通知主义,经验研究发现,此种制度既成本高昂(要求通知每一债务人)又深具风险(潜在贷款人无从发现用作担保的债权上有在先权益),欠缺中央化的登记制度乃是信贷受限的最重要因素,该国贷款利率高出美国同类贷款33至38个百分点,其中有27至32个百分点归因于担保法的不完善。在尼加拉瓜,此种额外利率成本为20—25%,且应收款等动产没有作为担保物的价值。此类问题在阿根廷、墨西哥、乌拉圭、洪都拉斯等大陆法系国家与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普通法系国家普遍存在。例如,墨西哥学者指出,没有有效的登记制度,墨西哥中小企业难以获得商业信贷。世界银行的研究显示,一个几乎完全依赖不动产担保的信贷环境使众多拉美国家既存的经济不平等更趋恶化,大量无不动产可资利用的消费者、农户、商人等潜在借款人被排斥在信贷体系之外。信贷资源的分配将偏向拥有较多不动产的产业,其中大多数是地产开发等传统行业.另一方面,以应收款和存货为主要资产的中小企业、新企业则融资无门,造成资源的无效率分配。
 转自李宇:《债权让与的优先顺序与公示制度》  法学研究 2012年第6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