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涉及权利冲突的有关法律问题

发表于 2015-4-15 09:07:08 查看:865 回复:0
      国际保理中涉及权利冲突的有关法律问题
    受法律渊源和商业习惯差异的影响,各国在债权让与方面的法律制度各不相同,由此造成了国际保理业务中应收账款转让问题上的一系列冲突,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一、未来应收账款债权的可转让性问题
  如前所述,在批量保理中,进口商需将其全部销售或一系列销售活动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包括未来对某一特定债务人享有的所有应收账款)一次性转让给保理商,由此提出了未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的有效性问题。各国对此规定不一,美国《统一商法典》第9-24条规定,在担保协议中可约定对于未来发生的与融资相关的抵押证券、应收账款、动产票据、无形资产支付、本票的转让;英国的普通法认为债权让与须以债权业己存在为前提,债权人不能将口后的、尚未成为现实的权利转让给他人,而衡平法认为这种转让只对转让人和债务人产生效力,但对善意的、在合同成立后从同一个转让人手中通过随后的转让取得同一权利上合法利益的人不产生效力;德国民法典对此没有明确规定,但实践中持肯定态度,只要转让时未来债权的基本要素是可以确定的即可;在法国,只有签订转让协议时未来债权的基础原因有效且真实存在,法院才予以认可。有关国际条约及国际惯例则对国际保理中未来债权的可转让性予以了确认,《国际保理公约》第5条b项规定:“保理协议中对将来的应收账款进行让与的规定,在应收账款产生时,不需要新的让与行为即实现让与,将应收账款转移给受让人。”《国际贸易中应收款转让公约》第8条第2款规定:“除非另行议定,一项或多项未来应收款的转让无须逐项应收款转让办理新的转移手续即可具有效力。" FC工《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对此也持肯定态度。我国合同法第79条对债权让与作出了规定,即“债权人可以将合同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其中并未对未来债权的转让问题予以明确,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条指出:“以将来可能取得所有权的财产为标的物的买卖合同,并不因此而无效。出卖人在合同履行期限届至时仍未能取得标的物所有权的,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该见解显然是认为将来物买卖的效力不受处分权影响。笔者认为,对未来债权的转让予以认可既是国际保理业务的内在需求,也符合国际经济立法的趋势,只要出口保理协议签订时未来应收账款债权的基础原因真实、有效,法律上即应予以支持,因此,《解释》第5条的规定应该可以类推适用于国际保理业务中未来应收账款债权的转让。
  二、限制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可转让性问题
  国际保理的基础是应收账款债权转让,该债权产生于进、出口商之间的国际贸易合同,若双方在合同中约定该债权不得转让,则出口商叙作保理业务后,其向保理商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行为是否有效?面对这一问题,世界各国给出了不同的回答:美国持肯定态度,《统一商法典》第2-210条第3款规定:“禁止让于合同应解释为仅禁止将让于人的合同义务向他人让于,除非客观情况作出相反表示。”第9-406条4款进一步明确:“当事人约定的限制债权转让条款无效。”英国则持反对立场,其成文法对此无明确规定,其判例法认为违反约定的债权转让不但对债务人无效,而且在转让人与受让人之间也不发生债权转移的效力。口本、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则持相对中立的态度,原则上认可当事人限制转让约定的效力,但不得以此约定对抗不知情的善意第三人。台湾地区民法典第294条规定:“依当事人之特约,不得让与者,不得让与”,但“不得让与之特约,不得以之对抗善意第三人。”口本民法第466条第2项作出了基本相同的规定。《德国民法典》对限制债权转让的约定持支持态度,但规定该约定排除对第三方有约束力。有关国际公约对此问题比较一致地持肯定态度,《国际保理公约》第6条第1款规定:“供应商对保理商进行的应收账款转让,不论供应商和债务人之间有何种禁止转让的协议,都是有效的。”同时,该条第2款又规定:“如贸易合同订立时,债务人营业地位于一个己对该条之规定声明保留的缔约国内,则与禁止转让约定相冲突的转让对该债务人无效。”《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9条第1款规定:“尽管初始转让人或任何后继转让人与债务人或任何后继受让人之间的任何协议以任何方式限制转让人转让其应收账款的权利,应收账款的转让具有效力。”该条第2款进一步规定:“本条规定概不影响转让人因违反此种协议而承担的任何义务或赔偿责任,但该协议的另一方不得仅以此项违反为由撤销原始合同或转让合同。" FCI《国际保理业务惯例规则》对此问题没有直接作出规定,而是从保障保理商利益的角度,在第16条c款规定:“如果销售合同含有禁止转让条款,进口保理商作为出口保理商和/或供应商的代理仍拥有本条a款所规定的同样权利。”该条a款所规定的权利包括追债权、起诉权、留置权、停运权及对未付款退货的所有权等。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限制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可转让性问题,既要考虑到基础合同约定的有效性和经济秩序的稳定性,同时也要兼顾善意受让人的利益。从当前世界各国的立法趋势看,特别是有关国际条约的规定看,对国际保理业务中发生的限制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转让问题,基本上持支持态度,即基础合同中限制转让的约定不得对抗不知情的善意受让人,转让行为有效,但同时,对债权人违反约定转让债权的行为也要追究其违约责任。
  需要强调的是,尽管对于未来应收账款债权和限制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转让问题有关国际条约和多数国家的法律规定趋于一致,但差异也是客观存在的,保理当事人在实务操作中要引起重视,谨慎对待,密切注意相关国家国内法律规定的差别,以更好地规避商业风险。
  三、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引起的权利冲突问题
  在国际保理实务中,由于多种原因可能出现第三人对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主张权利的情况,从而导致保理商与其它权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一)保理商与应收账款债权质押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这种冲突是由于出口商将己经叙作保理的应收账款债权又质押给第三人或将己经质押给第三人的应收账款债权又叙作保理业务造成的,因而只有在法律上承认一般债权质押的前提下才可能发生。为此,在探讨这类冲突之前,需要首先明确两个问题:一是一般债权可否设立质权?我国((担保法》对此并未做出明确规定,但学者们多持肯定态度,认为债权是财产权,且原则上可以自由转让,因而可以作为质权的标的,理应包含在《担保法》第75条第4款所规定的“依法可以质押的其他权利”中。笔者赞同此观点。二是一般债权质权能否适用善意取得?谢在全教授认为,能够适用善意取得的权利质权,仅以性质上可与动产同视的有价证券为标的的权利质权为限,以其他财产权利为标的设定的权利质权,无质权的善意取得可言。
  保理商与质押权人的权利冲突可分为两类:
  1、与在先质押的质押权人的冲突
  ①与在先固定质押的质权人的冲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5条的规定,以依法可以自由转让的财产权出质的,出质人未经质权人同意而转让己出质权利的,应当认定为无效。因此,若质押权人未同意出口商将己经质押的应收账款债权叙作保理,则出口商与保理商之间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行为无效,保理商只能要求出口商承担责任;若质押权人己同意出口商与保理商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则保理商对应收账款所享有的权利仍受制于在先成立的质押权,除非保理商事先取得了质押权人的优先受偿权利放弃书。
  ②与在先浮动质押的质押权人的冲突
  浮动质押,是指出口商将应收账款包括在总资产之内或与其它资产一起设定质押。在此情况下,质押物未明确化之前,出口商可自由处分包括应收账款在内的财产,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应优先受偿;但若出口商与质押权人之间的浮动质押文件中含有限制处理某项应收账款的条款,且保理商了解或推定了解该限制条款,则质押权人的质押权优先于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
  2、与在后质押的质押权人的冲突
  此种情况多发生在批量保理业务中,进口商将其全部销售或一系列销售活动产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包括未来对某一特定债务人享有的所有应收账款)一次性转让给保理商后,未经其同意,又将保理协议中有关应收账款质押给第三人,因此造成了保理商与在后质押的质押权人的权利冲突。通说认为,此种情况下有三种处理原则,即以先办理转让/质押为原则,以先通知债务人为原则,以转让/质押登记在先为原则,具体以哪种原则处理为准,学者们意见不一。笔者认为,此类冲突中原则上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应优先受偿,但若在后质押为浮动质押,且质押权人为善意,则应以转让/质押登记在先为处理原则。
  (二)与出口商的前手(转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在国际贸易实务中,向出口商供货的前手卖方为确保货款回收的安全,通常在其与出口商的销售合同中订有“所有权保留条款”,即在收到货款前,保留对货物或货物销售收益的所有权。货物销售收益即出口商对进口商所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由此产生了保理商与出口商前手卖方之间的权利冲突。各国对此问题处理方式不一,但大多要求优先受偿人应为“善意”。《国际保理公约》第七条规定:“无论有无新的转让行为,保理合同在其当事人之间可以对供应商根据货物销售合同取得的全部或部分权利的转让有效地作出规定,包括根据货物销售合同的任何条款所保留的货物所有权或产生的任何担保权益。’夕该规定从保护保理商利益的角度出发,规定通常情况下保理商优先受偿。笔者认为,在此情况下,如果保理商己经知道有这种扩张的权利保留存在,且这种保留所有权条款指向的货物或款项很明确,则保理商受让的债权不应优先受偿;若保理商出于诚信支付了对价且不知所有权保留条款的存在,则保理商可优先受偿。
  (三)与置权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此种情况主要包括:1、出口商提供的货物经承运人承运后,在出口商付清运费之前,承运人对所运输的货物享有留置权;2、经商务代理人进行商务交易时,在出口商付清佣金之前,商务代理人对代办货物享有留置权。根据担保法原理,留置权是法定权利,优于任何其他人的一般权利。所以,上述情况下,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权利。
  (四)与其他受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此种冲突主要是由于出口商将己叙作保理的应收账款债权又转让给第三方,或将己转让给第三方的应收账款债权又向保理商申请办理保理业务造成的。《国际贸易中的应收账款转让公约》对于此类冲突制定了三种处理规则:一种是以登记为依据的“登记优先”规则,即在若干受让人之间,根据公约规定的专门登记方式进行登记的时间顺序确定受偿顺序;另一种是以转让合同的时间为依据的“签约优先”规则,即最早与债权人订立转让合同的受让人优先受偿;第三种是以转让通知的时间为准的“通知优先”原则,即最先让债务人接到转让通知的受让人优先受偿。国际保理业务的通说是遵循Dearle v. Hall案所确立的原则。这一原则认为:“在时间上第一个发出让与通知的保理人,只要在让与发生的时候,他是本着良好的愿望,他并没有意识到该债务己于此前让与了另一冲突的受让人,那么,这个保理人可优先受偿。一个受让人在对他的让与发生后,意识到另一个更早发生的让与的存在,仍可以通过首先发出让与通知获得优先受偿权。确定谁在时间上第一的口期,是债务人收到通知的口期,而不是保理人发出通知的口期。”根据本案所确立的原则,在处理多个受让人之间发生的权利冲突时,第一个让债务人取得让予通知的受让人将获得优先受偿的权利。
  转自董加伟:《国际保理制度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