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中的权利冲突及其解决

发表于 2015-4-15 09:46:24 查看:1122 回复:0
  国际保理中的权利冲突及其解决
  杨旭徐忆斌
  一、保理商与其他债权受让人的冲突
  从理论上讲,国际保理中的应收账款让与实质上就是债权所有权的转移,让与人一旦让与了债权的所有权当然不再是债权的合法所有人,即供应商不能对不再属于自己的债权进行让与了,也即不应出现债权多头让与的情况。然而,债权是一种无形动产,对其是不可能实际占有的,因而如果应收账款的让与人为了获得更多的融资而出于欺诈、对法律或约定的重大误解、或在对法律后果完全没有考虑的情况下,将已经叙做保理业务的同一应收账款又让与给其他人,或者将已经让与过的应收账款又叙做了保理,必然引起保理商之间或保理商与其他受让人之间权利冲突。对于不同受让人之间的权利冲突,关键是如何认定债权让与完善的问题,各国的立法和实践对此采取了不同的解决办法。
  (一)以融资报告的登记作为债权让与的完善。美国统一商法典即是如此规定,在应收账款的多头让与中,完善的让与优先于未完善的让与,完善的让与之间则以融资登记的时间先后来确定。
  (二)对债权让与的完善不作具体的要求。如德国,如果卖方把同一债权先后让与给几个人,则第一个受让人对账款享有优先权,即在应收账款的多头让与中,依让与的时间顺序确定优先权。
  (三)以对债务人的通知作为债权让与的完善。这是多数国家民法对多头让与中优先权确定采用的标准。英国即是典型的代表,但英国的债权让与分法定让与(成文法让与)和衡平让与,因此,受让人间的冲突也是多种多样的:
  l、法定让与中,完善的让与必须向债务人发出让与通知,如果出现两个法定受让人,那么他们都必须向债务人发出让与通知,显然,只有最早的受让人的让与是完善的,即法定让与中的权利冲突以首先完成通知者为优先受让人。
  2、衡平让与中,由于衡平让与不以通知债务人为要件,因此出现多头让与的可能很大且优先权的确定也较法定让与复杂。其解决办法是Dearlev.Hal案确立的基本原则:善意的受让人在让与发生时不知悉该债权已先让与给了他人,第一个向债务人发出让与通知(以债务人收到通知的日期为准)的受让人(保理商)享有优先权。
  3、法定受让人与衡平受让人的冲突中,由于衡平让与不要求通知债务人,而且衡平让与可以避免印花税,因此有些保理商倾向于以非法定让与形式受让债权,而另一些保理商却倾向于采用法定让与的形式,所以常常出现多个受让人的权利冲突。这种冲突主要有两个解决原则:一是Dearlev.Hal案原则:一是善意购买人原则(BFP一bonafidePurchaser,即一般的衡平法权益从属于其后发生的出于良好愿望的不知情的法定权益原则)?,具体情况有以下几种:
  (l)虽然衡平让与先于法定让与发生,由于法定受让人是采取通知债务人的方式,适用上述任一项原则,其结果都是相同的,即法定受让人享有优先权。
  (2)即使衡平受让人也发出了债权让与通知,若衡平受让人的让与通知后于法定让与通知,适用上述两项原则的结果也是一样的,即先发出让与通知的法定受让人获得优先权。
  但是,上述两种情况下的优先权授予法定受让人的前提条件是法定受让人是出于善意且不知道衡平让与已存在,否则法定受让人都会丧失优先权。
  (3)如果衡平受让人先于法定受让人发出债权让与通知,则适用上述两个原则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果。根据BFP法定让与优先原则,法定受让人仍然享有优先权;但根据Dearlev.Hal案原则,衡平受让人因先发出让与通知而应获得债权优先权。多数观点认为应适用Dearlev.Hal案原则,即放弃衡平权益应从属于其后发生的出于良好愿望的不知情的法定权益原则。
  二、保理商与抵押权人的冲突
  保理被大多数中小公司当作融资方式之一。仅从解决营运资金的短缺问题而言,卖方也可能以借款人的全部资产包括其拥有的债权作为担保向银行等贷款。因此,保理商和抵押权人之间可能出现权利冲突,这时的优先权的确定,根据抵押的性质、是否登记以及登记的时间等因素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一)抵押未作登记
  抵押未作登记的情况有两种,一是根据法律规定应作抵押,而抵押权人却疏于登记。由于未作抵押登记,该抵押不能有效成立,也就不能产生对抗包括保理商在内的第三人的效力。保理商自然享有优先权。二是法律并未规定此类抵押必须作登记,这时应视让与是否完善及完善的时间来确定谁享有优先权。不完善的让与难以对抗抵押权人,如在英国,保理商和这种抵押权人之间的冲突在绝大多数案例中由Dearlev.Hal案的原则来决定?。
  (二)在先登记的抵押
  在签订保理协议之前,卖方已在其部分或全部的应收账款上设定了抵押,这时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还要视抵押设置(固定抵押或浮动抵押)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l、在先登记的固定抵押
  在签订保理协议之前已对债权设定固定抵押并有登记的情况下,保理商几乎不可能成为账债的优先权人。根据固定抵押的性质,在未得到抵押权人的同意情况下,抵押人是不可以处分这些应收账款的,即卖方无权将这些应收账款让与给保理商。除了抵押合同有禁止转让的规定外,在固定抵押下,保理商是被推定了解该抵押的,因此保理商根本不能取得该应收账款所有权,优先权就更谈不上了。即使贷款款项的实际支付是在收到让与通知以后进行的,抵押权人仍享有优先权。
  2、在先登记的浮动抵押
  若在先登记的抵押是浮动抵押,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则不明确。根据这类抵押的性质,在抵押明确化或固定化(Crystalization)之前,抵押并不与债权发生联系,抵押人可以自由处分这些债权,保理商也可自由接受此类债权的让与,即使保理商知道有浮动抵押的存在,仍可取得完全的所有权,不受浮动抵押的约束。只要债权让与通知在浮动抵押明确化之前送达债务人,保理商就享有优先权。在浮动抵押明确化后再为债权让与的,保理商实际处于在先固定抵押情形下的地位。
  (三)在后登记的抵押
  若抵押后于债权让与,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又要分两种情况:(1)如果银行(抵押权人)在接受抵押时已知晓保理协议对当前的债权抵押有影响,如“一揽子让与型”保理协议中的债权让与,抵押权人的抵押权益(无论是固定抵押还是浮动抵押)受制于保理商的优先权益。(2)如果抵押权人在接受抵押时确实不知晓先前的保理协议是否对当前的债权抵押有影响,如“逐笔分批型”保理协议下的债权让与,保理商的优先权地位因单笔债权让与实际生效的时间不确定而不确定。若单笔债权让与迟于抵押生效,则适用上述“在先登记的抵押”的原则。
  三、保理商与卖方的供应商的冲突
  在商业贸易实践中,卖方的前手供应商也常以信用方式向卖方供货。为了确保日后收到货款,该前手供应商常在销售合同中对所售货物约定所有权保留。所有权保留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简单的所有权保留,即供应商在收到货款之前保留对货物的所有权:另一种是扩展的(延长的)所有权保留,即在买受人向其供应商付清货款之前,买受人将被视为其供应商的代理人或受托人,前手供应商对买受人转售货物的收益享有所有权,规定这类型所有权的保留合同条款又称罗马尔帕条款(Romalpaezause),其效力为Romalpa一案所确认。
  若保理商已知晓这种所有权保留条款仍接受债权让与,而且这种所有权保留条款指向的货物或款项很明确,保理商就不应该享有优先权。若保理商出于诚信且不知晓这种条款而接受该债权的让与,并支付了对价,保理商享有优先权。
  四、保理商与其他权利人的冲突
  除了前述的几种冲突外,可能与保理商发生权利冲突的还有享有留置权的卖方的商务代理人、承运人、信托收据的持有人、可议付票据持有人以及卖方破产管理人。
  (一)与卖方的商务代理人的权利冲突
  在国际保理业务的基础交易是通过商务代理人进行的情况下,如果卖方未按时支付佣金和/或费用,则商务代理人根据商业惯例可对其销售的货物或销售货款行使留置权,这必然与保理商形成直接权利冲突。这种冲突下,保理商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因为商务代理人享有先履行抗辩权。而根据国际保理中的债权让与的性质,保理商对受让的债权的权利不能超过让与发生时卖方的权利,商务代理人的先履行抗辩理由同样可以对抗保理商。也就是说,保理商在与卖方的商务代理人的权利冲突中没有优先权。
  (二)与承运人的权利冲突
  承运人在供应商(在CIF或F&C条件下)付清运费之前,对货物享有留置权,承运人的留置权是法定的,无须专门约定。
  这种权利冲突可以如此解决;(l)保理商先替供应商支付运费以便债务人提取货物,然后从债务人处收取应收账款,尽量减少损失;(2)保理商与承运人达成协议,让承运人暂时不行使留置权,先将货物交付给债务人,然后保理商去收取应收账款并保证将所获得的款项首先用于清偿运费。
  但这两种做法各有其局限性:对于第一种代付运费的办法,如果是在国内贸易中,还是很值得采用的,这对保理商来讲,先支付运费以便将货物交给债务人以使债务人提取货物销售后支付货款是值得的,因为运费在销售发票金额中所占的比重不大,一般不会超过保理商留成的比例;但如果是国际贸易,因路途远、时间长、风险大,运费所占发票的比重可能超过保理商留成的尾款,即保理商最后自己所得的款项也不多,甚至得不偿失,不合算,而且,先付运费,能不能保证债务人一定会支付货款还不一定,因此保理商的风险还是相当大的。第二种方法倒是对保理商有利一些,但由于承运人增加了风险可能不愿意接受,尤其是在卖方破产的情况下,保理商的保证并不能置承运人优先受偿的地位。因此,最好的办法是事先作出安排,确保供应商应承担的所有关税、运输行费用、仓储费和货运费和保险费以及其它费用均已全部结清。
  (三)与信托收据的持有人的权利冲突
  在贸易实践中,以信托方式进行销售的情况常有,主要是指借款人为获得资金支持而将货物抵押给贷款人(主要是银行)。借款人以信托收据保证资金提供者对货物的所有权,这种以信托收据文书作为担保的方式在法律上视为以货物为担保。这种保证只是纯粹的所有权担保,不要求作登记,虽然这种情况与延一长的所有权保留条款情形相似,但却不完全相同,信托收据是不公开的,难以获得认同的;而延长的所有权保留的委托是明示的、完善建立的。
  如果保理商受让的应收账款产生于信托收据下货物的销售,则信托收据持有银行与保理商的权益就会发生冲突。对于这类冲突的解决,目前尚无定论,也无具体原则。因为它不完全同于延长的所有权保留,也不完全同于保理商和抵押权人之间的冲突:一是银行不需要登记对销售收人的权益;二是卖方或债务人的身份是受托人而不是抵押人。当然,若保理商事先知晓该种信托收据的存在并取得银行的弃权书或与之达成优先权协议是最好不过的了。
  (四)与可议付票据持有人的权利冲突
  应收账款债权作为一种无形的财产权利,卖方除了以发票的形式将其作民法上的让与外,还可以汇票等票据的形式表现并进行票据法上的流通转让,且债务人也可以主动介出汇票或支票。多种债权的表现形式本身就可能出现冲突,且民法上的债权实现与票据法上的债权实现的法律要求也相差甚远,因此,保理商与可议付票据持有人的权利冲突是难免的。
  (1)如果债务人在收到应收账款让与通知之前,已经对汇票作出了承兑或已经开出支票,则债务人应对票据持有人支付,对保理商没有付款责任,即保理商此时不享有优先权。
  (2)如果债务人收到让与通知之前承兑的汇票或开出的汇票或支票在其收到通知之后议付给了其他人或提供给其他人作了担保,则保理商的权利同样要被持有人或担保权人的权利所排斥。
  (2)如果债务人收到应收账款让与通知之后,又对汇票进行了承兑或开出了汇票或支票,则保理商的权利和票据持有人的权利都可以成立,一来让与通知以法律形式完善了债权的让与(同意主义的情况除外);二来债务人自己通过承兑或出票行为承担了票据法上的责任,二者在理论上是并行的。
  (五)与卖方破产管理人的权利冲突
  当卖方因清偿能力不足而被宣告破产后,卖方作为破产人即丧失对其财产的管理处分权,而转由破产管理人行使财产管理处分权。在这种情况下,哪些债权是依保理协议归属于保理商所有,哪些债权在指定破产管理人后不属于保理商,对这些问题的不同认识就会引发保理商与破产管理人之间的权利冲突。
  确定保理商与卖方破产管理人冲突的优先权的关键是分析保理商所承购的债权发生在破产程序的哪一阶段的问题:
  l、如果债权让与发生在破产开始之前,确定优先权的基本原则是:凡是保理商所承购的债权可以有效对抗卖方的,也就可以同样有效地对抗卖方的破产管理人。
  2、如果债权让与发生在破产开始之后但在收到破产令之前,且保理商受让一项特定的债权并给付对价,则保理商即具有优先权,但前提是保理商在债权的让与发生之时,不知道破产行为已存在。
  3、如果债权让与行为发生在破产之前,但直到破产开始时所让与的债权尚未取得,则该让与是不能生效的,即保理商没有优先权。
  对于保理商与破产管理人之间的的权利冲突,新制定的《联合国国际贸易中应收款转让公约》设计了三种优先权制度。
  (l)登记优先原则。受让人对所受让应收款的权利享有优先权,由根据公约相关规定作了登记的先后次序决定,而不论应收款的让与的时间如何。
  (2)让与发生优先规则。未作登记的债权让与的优先权以让与合同订立的先后次序决定。
  (3)让与通知优先原则。受让人的优先权以债务人分别收到各方让与通知的先后次序决定。
  但是,受让人在订立债权让与合同时已知悉先前的让与时,受让人不得通过先通知债务人而获得优先权。
  五、权利冲突的解决—弃权与优先权的安排
  从上面的各种冲突的介绍中我们知道,对某些权利冲突有确定的解决规则,对某些权利冲突尚没有确定的解决规则或解决方法尚存在较大的争议。因此,保理商要想充分保障自己权益还不能完全依靠这些规则,还应采取各种可能的积极措施来稳固自己的优先权地位。常见有两种:一是制作弃权书,二是达成优先权安排协议。
  (一)弃权书
  弃权安排是要求其他权利人暂时放弃或承认保理商的优先权。弃权通常是采取双方协议的形式但更常见的是通过一封信通知保理商这一事实。
  弃权书通常载明第三方;(l)知悉并同意保理协议;(2)同意根据保理协议出售给保理商的债权不受第三方任何担保权益的约束;(3)对于应付给卖方的收购价金或其它款项,弃权者仍享有担保权益,或者对这笔应收账款设立一项账面债权的抵押;(4)保留在某些特殊情况终止对权利的放弃,例如抵押的具体化或通知保理商?。
  (二)优先权协议
  优先权协议的具体内容由权利冲突的当事人经过谈判制定,卖方也作为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受协议的约束。以保理商与抵押权人(银行)间的优先权协议为例,其内容一般包含以下主要内容:
  1、银行的同意与放弃:(l)银行同意卖方与保理商签的保理协议,保理商根据保理协议所购买的应收账款及相关权利不受委托、抵押或其他由银行对卖方公司所持有的担保权限制;(2)以保理商在保理协议下实际或者或有的权利为前提,保理商所欠卖方公司或者应向卖方公司支付的任何款项都保留在银行抵押之下,即银行的抵押权以保理商的抵消权为前提;(3)银行保留在某些情况下通过通知撤销上述同意与放弃的权利(该通知不影响保理商在收到通知之前对转归他所有的应收账款的权利及相关权利)。
  2、优先权的安排:(l)保理协议范围内的应收账款或相关权利的变现而得到的资金优先用于清偿保理商的债;(2)抵押财产和资产的变现所得的资金优先用于清偿银行的债。
  3、信息交换:银行和保理商按双方约定或希望的方式和程度交换有关卖方公司及其事务的信息。
  4、抵押的固定化:没有银行的书面同意,保理商不得出售卖方公司的资产或这些资产行使追索权。
  通过这种协议,确定双方各自在卖方资产上的相对优先权。与保理商的权利相冲突的其他各方也可以采取类似协议的方式来协调相互的权利,解决权利冲突。
  〔责任编辑:卫德佳]
  作者简介:杨旭,女,法学博士,西南政法大学经贸法学院讲师,主要从事国际经济法、反补贴法研究
  徐忆斌,男,西南政法大学研究生部202级国际经济法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WTO法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