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进口保理商担保付款责任的免除

发表于 2015-4-20 11:20:45 查看:894 回复:0
      进口保理商担保付款责任的免除
  根据GRI F规定,进口保理商在以下三类情形下不承担担保付款责任,一是进口商提出争议,二是出口保理商对规则的违反,三是司法管辖的障碍,除非进口保理商与出口保理商另有约定。
  第一,进口商提出争议。
  进口保理商担保付款是以债务人对每笔应收账款负有支付义务并不提出抗辩等争议或权利要求为前提。供应商和出口保理商对这个前提条件负有保证责任,应保证出售给进口保理商的所有应收账款都是合法有效的债权,债务人将不会提出抗辩、反索和主张其它权利要求。因此,在债务人提出争议的情况,进口保理商的担保付款义务被解除。
  对于何为争议,GRIF没有明确给出定义,但在第27条规定,一旦债务人拒绝接收货物或发票或提出抗辩、反索或抵消(包括但不限于由于第三方对与账款有关的款项主张权利而引起的抗辩),则视为争议发生。争议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是没有异议的争议,即供应商对债务人的索赔没有异议;二是有异议的争议,即买卖双方对债务人的索赔各执己见;三是虚假争议,这种情况通常发生在债务人的现金流出了问题,想延长付款时间。然而不论是哪种争议,保理商处理的方式都是一样的。如果出口保理商在发票到期后的90天内收到争议通知,进口保理商将解除担保付款的责任;如果进口保理商已经进行了担保付款,只要纠纷在发票到期后的180天内提出,进口保理商即有权索回已付的款项。出口保理商在受到争议通知后,已核准帐款将被暂时视为未经核准。值得注意的是,债务人提出争议并不是绝对免除其担保付款责仟。一旦在规定的期限内(和解为180天,法律程序解决为3年),争议得到有利于供应商的解决结果,进口保理商应在解决结果的范围内,接受争议账款重新视为已核账款。下面一则案例,有助于我们了解争议的概念。
  1998年8月国内一出口商出口家电至香港,通过国内某出口保理商向香港某保理公司申请了100万美元的信用额度。1999年1月、2月,出口商按合同发货232,160美元,并将发票转让给出口保理商,出口保理商进而转让给进口保理商。3月巧日,发票项下应收账款到期,进口商没有按期付款,也没有提出任何贸易纠纷。5月11日,进口保理商通知出口保理商,由于该两单发票下的货物与出口商原来所发有质量问题的货物属同一型号,债务人怀疑该两单发票货物也存在质量问题。据此,进口保理商以贸易纠纷为由,将上述两单发票置于未受核准的应收款项下,从而免除其担保付款责任。出口保理商将这一情况通知出口商,同时要求退还己经预付给他们的融资款,遭到出口商拒绝。出口商向出口保理商提供了其与进口商的往来函电,进口商并未就商品质量向出口商提出质疑,而只是一味强调未能如期付款的原因是因为最终买方土耳其商人濒临破产无力支付。于是出口保理商认为这笔业务不能排除进口商故意挑剔货物质量从而拖延付款的可能,多次与进口保理商交涉,请进口保理商敦促进口商尽快提供权威商检机构的品质证明,但一直未果。1999年6月15日进口保理商的90天赔付期过后,出口保理商没有得到任何赔付。在出口保理商的努力下,1999年10月进口保理商在香港地区法院起诉进口商,但法院仅仅举行了一次听证会,进口保理商既未等法院判决,又未替出口商做任何辩护,便认定此案涉及商业纠纷而立即撤诉,并于12月6日退还了已转让的有关应收账款。在本案中,香港地区的债务人怀疑货物有质量问题,“怀疑”是否构成争议呢?GRIF第27条规定的争议范畴为债务人拒绝接收货物或发票或提出抗辩、反索或抵消(包括但不限于由于第三方对与账款有关的款项主张权利而引起的抗辩),然而本案中的债务人并未拒绝接受货物,也明显不属于反索和抵消,应该说仅仅提出怀疑不应视为有效抗辩,但从GRIF的规定精神来看,保理商只需形式审查争议,而无实质审查争议的义务,只要进口商提出了争议,则“怀疑”亦构成抗辩。因此本案中的进口商保理商有权要求中止承担担保付款责任,而出口保理商也相应有权中止担保付款责任。那么出口商又如何获得救济呢?根据GRIF规定,他可以依据其与进口商的贸易合同的纠纷解决条款提起诉讼或仲裁,若在收到争议通知后3年内得到胜诉裁决,则进口保理商须恢复核准相应应收账款并作担保付款,如果争议解决完全有利于出口商,所有相关费用均由进口保理商承担。
  第二,出口保理商的实质违约。
  GRIF第32条规定,若出口保理商实质性地违反了本规则的任何条款,结果严重影响了进口保理商对信用风险的评估及/或其收取账款的能力,则不应要求进口保理商进行担保付款。如己做担保付款,则有权索回己付款的金额。这种情况下,进口保理商负有举证义务。
  出口保理商实质性地违反规则的条款,是指实质性地违反规则所规定的义务。至于如何把握实质性违反义务,视其对进口保理商评估风险或收取货款影响的程度,其必须于有关发票到期日后365天内宣布。(l对出口保理商的实质违约,GRIF规定了一项很重要的“反转让”(reassignment)制度,即受让应收账款债权的一方在一定情形下将应收账款债权再转让回转让方的一种行为。反转让对出口保理商十分不利,如进口保理商反转让一笔账款,则其对反转让账款的所有义务一并解除,并可从出口保理商处索回原先己就该帐款支付的款项。②因此出口保理商应特别注意可能导致实质性违约的以下几种情形。
  (1)违反“全部转让”义务
  GRIG第19条规定了出口保理商的转让义务,其中(i)款规定出口保理商必须将进口保理商所在的债务人拖欠的已经转让给出口保理商的所有账款提供给进口保理商。(iv)款规定一旦进口保理商已为某债务人核准了信用额度,且该债务人所欠发票款项已转让给进口保理商,则供应商对该债务人的所有后续账款必须转让给进口保理商,即使账款只获部分核准或根本未获核准也应如此。此规定重在保护进口保理商的利益,对出口保理商过于严厉苛刻。在实务中经常出现某一供应商由于进口保理商所核定信用额度未满足其要求,而将账款分拆一部分给另一家保理商的情形。但根据FCI  "Legal Circular10:1”引述的“William Iselin&Co.,Inc vs Arbuthnot Factors,Limited"一案,在未满足“全部转让”要求的情况下,进口保理商很可能借此拒绝承担坏账担保责任。
  在该案中,申请人作为美国的出口保理商,为该国的一家公司向欧洲出口的应收账款办理保理,并与被申请人,一家英国的进口保理商建立相互保理关系,约定遵循FCI的保理规则。后来进口商进入清算程序,进口保理商拒绝承担担保付款责任,理由是申请人承诺要将出口商对债务人的所有应收账款转让给进口保理商,但出口商还有相当于保理金额45%部分的销售是向进口商做的直接销售,未向进口保理商作出转让。申请人即向FCI申请仲裁。仲裁员认为,若是微小的失察,不足以构成出口保理商对相互保理协议的违反,但由于出口商作出的相当于保理金额45%的直接销售,则能够构成进口保理商解除责任的理由。
    (2)违反在约定时间内传递有关单据、答复等义务GRIF在第13条、第14条、第22条、第27条提到了出口保理商应在规定时间内传递有关单据或答复,否则,进口保理商有权将账款反转让给出口保理商。第13条规定,如帐款转让需要特殊文件或书面确认方能生效或执行,应进口保理商请求,出口保理商必须在受到进口保理商请求后30天内提供有关文件及/或以指定形式确认。第14条规定,如系账款催收所需,在进口保理商的要求下,出口保理商须在收到请求后10天内,向进口保理商提交发票副本,在收到请求后的30天内,向进口保理商提交装船证明、履行销售合同的证明及任何其他转船前要求提供的单据。第22条规定,对于未核准的应收账款,进口保理商采取法律或其他催收行为产生费用和开支前,进口保理商征求出口保理商意见,出口保理商应在30天内答复进口保理商是否同意承担费用的请求。第27条规定,如帐款出现争议,出口保理商应在收到或发出争议通后60天内,向进口保理商提供有关争议的进一步信息。
  FCI  "Legal Circular 10:3”中引述的仲裁案例有助于我们理解出口保理商提供单据的义务。该案为2003年提交FCI仲裁的一个案件,申请人为A国出口保理商,被申请人为B国进口保理商,出口保理商要求进口保理商对7张发票项下共1,959,435欧元及利息作出担保付款,但进口保理商以出口保理商未履行其责任,尤其是未按要求的时间提交单据拒绝承担债务。进口保理商于2003年2月10日向出口保理商索要有关发票和装船单据等材料,2003年3月24日出口保理商才回复寄出,超过了GRIF第14条规定的时限。仲裁庭认为GRIF第14条规定出口保理商必须在时限内提交单据是有前提条件的,即系账款催收所需,但本案中债务人已近破产边缘,出口保理商即使在时限内提供了单据,对进口保理商的托收也于事无补,出口保理商延误提交单据的行为与进口保理商的损失之间无任何因果关系,因此仲裁庭认为进口保理商不可援用第14条,因而无权反转让。可见进口保理商以此作为拒绝担保付款的理由也必须慎重。
  第三,司法管辖的障碍。
  根据GRIF第20条规定,如果仅由于应收账款所基于的供应商与债务人之间的销售合同中有关司法管辖权条款的原因,进口保理商被阻止在债务人所在国法院获得有关该应收账款的判决,则进口保理商可将该应收账款再转让给出口保理商并索回对该应收账款所付的任何款项。①这主要是针对销售合同中规定争端由债务人所在国以外的法院管辖的情形。一般而言,进口保理商在担保付款后,可向债务人追索,如债务人无理拒付,可向本国法院起诉并要求强制执行。如销售合同规定应收账款受其他国家法院管辖,进口保理商获得补偿的难度加大甚至剥夺了获得偿还的可能性,所以进口保理商在此种情况下不承担责任。因此,出口保理商应特别注意审查销售合同中法律适用和司法管辖条款。
  转自戴立宏:《FCI机制下出口保理商的法律风险及防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