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台湾法上的让与担保制度

发表于 2015-4-20 14:18:34 查看:1133 回复:0
      台湾法上的让与担保制度
  同为大陆法系的台湾地区经历了与德、日相似的发展历程,通过学说和判例的不断发展,最终成为一种运用广泛的非典型担保方式。让与担保制度的形成,台湾地区的实务界和理论界经历了抵押权说、买卖说、变相担保说和信托的让与担保说四个阶段。在第一个阶段,抵押权说是实务上最具权威性的见解。1940年司法院字第832号解释为:“债务人依当地习惯,以所负债额作为不动产卖价与债权人订立买卖契约,约明于一定期限内备款买赎,名为买卖,是系就原有债务设定抵押权,而以回赎期间为其清偿之期间,此与附期限制买卖有别,自应受民法第873条第2项之限制,纵令届期不赎亦不发生所有权转移之效力。’瓜‘最高法院”1964年第1205号判决也宣布:“此种契约,名为买卖,成立后再订租赁契约,实为就被上诉人所借款项设定抵押权,而以买回期间为其清偿期之消费借贷。其形式上买卖契约及租赁契约,依法虽属无效,然该两项契约中所隐藏之消费借贷契约,仍属有效……’心第二阶段的买卖说将让与担保重新定位在当事人之间的买卖关系之上。第三阶段的变相担保权说没有对变相担保做出明确规定。第四阶段的信托的让与担保说将变相担保进一步直接定性为独立形态的信托让与担保,从而使其在台湾实务界获得了肯定。但信托让与担保制度也经历了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1954年台上字第898号判决认为当事人之间缔结的契约应由其真实意思决定,他们的契约实际并非买卖而是隐藏有信托行为。台湾地区“最高法院”1981年第104号判决明确地肯定了信托让与担保的有效性。1982年的2043号判决进一步强调了债权人的清算义务,其指出:“惟因担保物所有权之转移,仅以担保债务清还为目的,故若未另行协议抵偿,既不能只以债务人逾期未曾还清所负债务,债权人即取得担保物之所有权,仍应履行变卖担保物或协议估价,债权人就其价金受偿或承受之程序,庶免其回避民法第873条第2项禁止之规定。”至1986年,台上字第272号判决对让与担保与虚伪表示作了明确区分。可见,台湾最高法院通过一系列的判决,不但明确地指出了信托的让与担保的概念,而且强调了债权人清算义务,进而明确区分了让与担保与虚伪表示,最终建立了一个法律前所未有的契约类型。
  转自罗贤勇:《按揭制度与让与担保制度比较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