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福费廷中票据转让的法律要求

发表于 2015-4-21 15:19:37 查看:1255 回复:0
      福费廷中票据转让的法律要求
  票据转让是整个福费廷交易的核心,福费廷中产生的许多具体问题的解决最终都涉及叙作福费廷的应收票据是否有效地进行了转让,包买商是否取得了完整的、不受他人阻碍的权利。因此,有必要对福费廷中票据转让的有关问题予以论述。
  一、福费廷中的票据
  在福费廷业务中,汇票和本票是最为常见的债权凭证。汇票是由出口商出具并以其自身为收款人,由进口商作为付款人承兑;而本票是由进口商签发并以出口商为收款人。
  从各国福费廷的实践来看,为避免陷入贸易纠纷,包买商通常要求票据权利己确定,即票据付款人的责任己确定。本票在出票的同时进口商作为付款人的责任就己经确定。汇票在承兑之前,付款人不是票据债务人,持票人的支付请求权只是一种期待权。在出现贸易纠纷时,付款人可能拒绝承兑,持票人的支付请求权便会落空。因此,包买商通常要求叙作福费廷业务的汇票己经经过进口商承兑。
  二、票据的可转让性
  各国票据法无一例外都认可票据具有当然的流通性。在福费廷业务中,贸易合同或福费廷合同可能存在禁止应收账款转让的条款:不仅进口商和出口商可能在贸易合同中作这种约定,有时,出口商为保护自身的商业利益,也会在福费廷合同中加列限制条款要求初级包买商不得再转让应收账款。如果福费廷采用票据之外的债权凭证,这种条款可能导致应收账款丧失可转让性,进而导致包买商难以取得应收账款所有权或者难以将应收账款在二级市场上继续转让。以票据作为福费廷中的债权凭证则能有效避免这一问题,由于票据具有无因性,签发或转让票据的原因关系包括该原因关系中存在的任何限制都不能影响票据的权利和流通。
  但是,票据的流通性也存在例外。为了消除或否定票据的流通性,进口商或出口商在出票或背书转让票据时可能在票据上记载禁止转让的文句,如记载“只付给某某本人”,或注明“不可流通”、“不可转让”。对于这种记载的效力,各国票据法的规定差别很大。
  (一)日内瓦法系的相关规定
  口内瓦统一法系大多数国家将出票人和背书人的禁止转让记载加以区分,并分别赋予不同的效力。
  出票人作禁止转让记载,相当于出票人声明该票据创设的权利中不包括转让权利,该票据即成为不可流通的票据,收款人只能以一般债权方式转让(指民法上规定的债权转让方式),并且只发生一般债权转让的效力。所谓一般债权转让的效力是指可以产生权利转移的效力,但是不能产生人的抗辩切断的效力(即债务人可对抗背书人的事由均可对抗被背书人)、不能产生票据善意取得、不能产生担保效力。也就是说,出票人仅对收款人承担票据责任,对收款人以外的票据持有人不负票据责任。
  背书人作禁止转让记载,又称为禁转背书,这种记载不影响票据的流通性,票据仍可依背书再行转让,只是背书人对此后再依背书取得票据的人不承担票据担保责任,但背书人对其直接后手仍应承担票据担保责任,并且禁转背书对于所有其他背书人(无论其在禁转背书之前或之后成为背书人)的担保责任无任何影响。①我国199_5年《票据法》也采用了这种制度。在这种法律制度下,出票人禁止转让的记载使其保留了对直接相对人的抗辩权,包买商如果接受这种票据,在收款时一旦出票人主张其在贸易合同下的抗辩权,包买商就可能陷入贸易纠纷,其资产的安全性受到严重影响;另一方面,出票人所作的禁止转让的记载还导致票据在二级市场上转让的难度变大,降低了包买商的资产的流动性。至于背书人记载禁止转让字句的,其与一般背书的不同之处只是免除了背书人对非直接后手的票据担保责任,而福费廷业务具有无追索权性质,背书人无论对初级包买商还是二级包买商都不承担票据担保责任,因此该记载对福费廷业务并无实际影响。
  (二)英美法系的相关规定
  英国票据法的规定与口内瓦法系的规定有很大的不同。根据1882年《英国汇票法》第8条,无论是出票人或是背书人在票据上记载禁止转让文句的,该票据都不得流通转让。该法第3 _5条将禁止转让的背书作为限制背书的一种,但在实质上与委任收款背书相类似,其效力是“给予被背书人收取票款之权利,并拥有背书人所拥有之向任何汇票当事人起诉之权利,但并不授予作为被背书人所享有的转让之权”。在这种制度下,载有禁转文句的票据只能进行衡平转让,后手要受其任一前手的权利缺陷的约束。如果接受这种票据,包买商将面临陷入基础交易纠纷的危险。
  1952年《美国统一商法典》又有所不同。根据该法第3-80_5条,出票时不得记载禁止转让文句,否则不能适用“流通证券”编的规定。对于禁止转让背书,《美国统一商法典》虽然与《英国汇票法》一样将其作为限制背书的一种,但是,该法明确规定限制背书不影响票据继续转让或流通,并且限制转让的背书不当然产生免除背书人担保责任的效力,是否免除或如何免除背书人的担保责任,依背书人关于担保责任免除的明确记载。在这种法律制度下,背书人作禁止转让记载的票据仍然可以为包买商所接受。
    三、票据转让的方式
    在福费廷业务中,通过票据方式转让应收账款可以减少福费廷业务的手续和费用。作为一种完全有价证券,票据本身的转让就是票据权利的转让。相对于一般应收账款转让来说,票据转让的程序较为简单:首先,票据转让是一种单方法律行为,无须转让人与受让人订立转让合同,更谈不上对转让合同有书面形式或其他形式的要求;其次,票据转让无须通知票据债务人或征得票据债务人同意就可发生债权转让的效力,票据债务人不能以未接到转让通知为由拒绝付款。
  在福费廷业务中,票据转让有以下两种方式:
  (一)背书转让
  在福费廷中,出口商可将票据背书转让给包买商。背书转让可适用于任何票据,包括记名票据、指示票据、无记名票据、完全背书票据和空白背书票据。作为一种附属票据行为,背书转让的成立和有效应符合以下两个条件:
  首先,必须是在形式上完全有效的票据上进行。也就是说,出票应符合出票地的法定形式要件,不得欠缺绝对必要记载事项。至于哪些属于出票的绝对必要记载事项,各国票据法的规定有所不同,通常包括:票据种类文句、无条件支付委托或承诺、确定金额、出票口期、付款人名称、收款人名称、出票人签章等等。
  同时,出票时也不得记载使票据无效的事项,如各国票据法均禁止记载附条件支付文句,1930年《口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第33条和第77条禁止记载分期付款。
  其次,必须符合背书的法定要式。其一,在记载处所上,各国票据法均规定背书必须记载在票据或粘单上,但是对于具体记载处所的规定不尽相同。口内瓦统一法系规定记名背书可在票据正面或背面进行,空白背书则只能在票据背面或粘单上进行;英美法系并不强求背书必须记载在票据背面;我国《票据法》和1986年台湾《票据法》规定背书只能在票据背面或粘单上进行,以防止背书记载与其它票据行为如承兑、保证等的记载相混淆。①其二,在记载事项上,口内瓦统一法系和英美法系票据法认为,仅背书人签章为绝对必要记载事项,未记明受让人名称的则为空白背书;我国的规定则较为严格,还要求必须记载受让人名称。①(二)交付转让
  在福费廷业务中,票据转让还可以采用更为简便的交付转让方式,即转让人不作任何记载,也不签名于票据,通过将票据交付给受让人而进行票据转让。但是,交付转让方式在福费廷业务中的运用受到限制,因为它只适用于无记名票据和空白背书票据,而《口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不允许签发无记名式汇票和本票,我国《票据法》则对无记名票据和空白背书均不予承认。
    四、票据转让的效力
  在福费廷业务中,票据转让的效力将影响福费廷各方当事人。票据权利属于金钱债权,因此票据转让与一般债权转让在性质上并无区别,均属于债权转让,均产生内部效力和外部效力。
  (一)票据转让的内部效力
  在福费廷中,票据转让的内部效力主要表现在包买商取代出口商成为票据权利人,取得票据和票据上的一切权利。所谓票据上的一切权利,不仅包括票据上的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而且包括再转让票据的权利和对票据保证人的权利等。
  在福费廷业务中,除票据权利外,担保权利的转移对包买商而言十分关键。
  担保权利是票据权利最为重要的从属权利,它直接影响票据的风险和价值,包买商是否购买票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担保权利。
  在福费廷业务中,如果担保是以票据保证的方式提供,即担保人在票据上记载“担保”字样并签章,那么,作为一种票据上的权利,担保权利随同票据转让而转移给包买商,无需办理另外的手续。
  如果福费廷中的担保是以独立保函、备用信用证等方式提供,尽管也是为票据债务而提供,尽管这种形式的担保权利也属于票据权利的从属权利,但其性质不是票据上的权利,而是票据基础关系中的权利。根据票据关系与基础关系相分离的原则,这种担保权利不能随同票据权利的移转而转移给包买商,必须另外办理担保移转手续。实际上,独立保函、备用信用证等担保文件一般约定有法律适用条款,据此所确定的担保之管辖法律如果对转让有手续或形式要求,叙作福费廷时必须满足这些要求,担保权利才能有效转移。
  (二)票据转让的外部效力
  在福费廷中,票据转让的外部效力主要表现在进口商作为票据债务人应向包买商履行付款义务,同时进口商可以向包买商行使抗辩权。
  在票据关系中,进口商作为票据债务人的抗辩权分为两种:一种是基于票据本身的缺陷或票据行为的缺陷而产生的抗辩,属于票据抗辩中物的抗辩。物的抗辩随票据本身而存在,即使票据转让至他人手中也不受影响,一旦存在此类抗辩,进口商就可以其对抗包买商,无论包买商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或重大过失取得票据。因此,为避免口后票据因这类抗辩而被进口商拒付,包买商在购买票据时应严格审核票据的有效性,尤其是:出票是否欠缺法定要件、票据是否伪造或变造、进口商的签名是否真实、票据是否因法院的除权判决而失去效力等。在福费廷业务中,包买商为使其权利得到保障,通常在福费廷合同中要求出口商保证所转让的票据是有效票据,如果因进口商主张此类抗辩权而使包买商无法实现票据权利,包买商可以以票据不符合保证为由要求出口商赔偿,但是这种赔偿能否实现取决于出口商的资信能力,因此,严格审核票据仍是防范和控制收款风险的重要手段。
  进口商享有的另一种抗辩权是基于进口商与特定当事人之间的相互关系而产生的抗辩,即进口商对出口商享有的抗辩权,属于票据抗辩中人的抗辩。与民法上债权转让的效力完全相反,各国票据法都规定了人的抗辩切断制度,票据转让后,直接当事人之间的抗辩原则上被切断,直接当事人之间的抗辩不得用以对抗任何非直接当事人。对于福费廷业务来说,人的抗辩切断意味着,进口商不得以自己与出口商之间的抗辩事由来对抗善意受让票据的包买商,包买商作为正当持票人其票据权利不受出口商权利缺陷的影响。即使票据所赖以产生的贸易合同无效,即使出口商未能履行贸易合同项下的义务,包买商都有权向进口商主张票据权利,包买商因此避免了陷入贸易纠纷的危险。
  总而言之,与民法上的应收账款转让相比较,票据转让更具优势,票据的可转让性受到的限制较少,转让的程序较为简单,转让的效力更强,对包买商作为受让人的权利保护更为充分,正因为此,票据成为福费廷中使用最多的债权凭证。
  转自薛莉:《福费廷的法律问题分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