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福费廷中的无追索权的实现方式

发表于 2015-4-21 15:26:39 查看:2173 回复:0
     福费廷中的无追索权的实现方式  在福费廷业务中,民法上的无追索权是债权转让效力的直接体现,无须另外采取措施就可实现。因此,这里所讨论的无追索权的实现方式,是针对票据法上的无追索权而言。在福费廷业务中,有两种常用的方式来免除票据法上的追索权:
  一、 无追索权背书  (一)国外的相关规定
  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票据法都明文允许以背书方式免除票据追索权,因此这种方式在国外福费廷业务中较为常用。无追索权背书,又称为无担保背书,是由背书人在背书时记载免除担保责任的文句,如注明“无追索权”、“不得向我追索”等等。但是,对于这种方式的适用范围,英美法系和口内瓦法系的规定存在很大的不同,影响了福费廷业务的开展。
  在英美票据法中,汇票的出票人和背书人都可以在票据上作免除担保责任的记载;本票的出票人不得作免除担保付款记载,但背书人可以。在福费廷中,出口商是汇票的出票人和背书人,是本票的背书人,因此,按照这种规定,无论以汇票还是本票作为债权凭证,出口商都可借无追索权背书免除其担保付款责任。
  《口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却严格区分出票人和背书人的担保责任:汇票和本票的出票人免除担保付款责任的记载视为未记载,背书人则可以作这种记载。口内瓦法系大部分国家如德国、法国、口本等规定都与此相同。依据这种规定,如果是以本票作为福费廷中的债权凭证,则出口商作为背书人可凭借无追索权背书免除对票据的责任;如果是采用汇票作为债权凭证,则出口商既是出票人又是背书人,不能以这种方式免除担保责任。因此,出口商更倾向于使用本票以便于进行无追索权背书,这也是本票常用于福费廷交易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允许记载无追索权的情况下,这种记载属于任意记载事项,记载与否由当事人选择,但一经记载就发生票据法上的效力,背书人不仅对直接后手不承担担保责任,对所有后手均不承担,因而出口商可完全免除对票据的责任。但是,无追索权的对象仅限于背书人本人,如果无追索权背书的被背书人及其后手再依一般背书转让票据,他们均应依照通常情形负担保责任。因此,包买商在二级市场上转让票据时,在背书时必须继续记载免除担保责任,且必须在背书地法律认可免责记载的情况下,才能免除后手包买商对他的追索权。
  (二)我国的相关规定
  我国票据法规定了出票人和背书人的担保责任,并以专节规定了追索权,但是没有规范无追索权问题,对于是否允许出票人和背书人在票据上作免责记载以及这种记载的效力都无明确规定。
  《票据法》第24条规定“汇票上可以记载本法规定事项以外的其它出票事项,但是该记载不具有汇票上的效力”,第33条规定“背书不得附有条件。背书时附有条件的,所附条件不具有汇票上的效力”,第81条对本票的出票和背书也作了相同的规定。依据这种规定,免除追索权的记载作为“其他出票事项”或者作为背书所附的“条件”,属于记载后不发生票据上效力的事项,也就是说,我国对无追索权背书持否定态度,这对我国开展福费廷业务构成了一定的法律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该记载不具有票据上的效力并不是指没有任何效力,该记载仍可以发生民法上的效力,可以作为直接当事人即背书人与其被背书人之间的抗辩事由。②在我国,免除担保责任的记载,对于包买商和出口商而言,其效力相当于民法上当事人之间的特别约定,包买商接受票据就意味着向出口商承诺不对其行使追索权;但是对包买商的后手而言,该记载视为无记载,对其不产生任何影响,包买商的后手仍可以对出口商行使追索权。我国的这种规定与英美票据法规定的附有条件的背书有着一定的相通性,其意义在于使票据法与民法联系起来。
  笔者认为,我国可以借鉴英美法系的做法,承认无追索权背书,将免除担保责任的记载规定为任意记载事项,是否记载由当事人双方自己决定。在福费廷交易中,如果包买商接受有免责记载的背书,就意味着自愿承受这种记载的后果、自愿放弃对出口商的追索权。在其他交易中,如果持票人希望票据的安全性和流通性更有保障,可以不接受有免除担保记载的票据。这种规定比较灵活,更能适应经济生活的多样性,也便于福费廷业务的开展。
    二、放弃追索权的书面承诺
    (一)国外的做法
  在福费廷业务中,虽然无追索权背书可以简单方便地解除转让人的票据担保责任,但其运用受到法律条件的限制,如根据口内瓦法系一些国家的票据法,以卖方汇票为债权凭证时出口商作为出票人不能进行无追索权背书;而有些国家和地区的票据法更是严格规定,无论是汇票或本票的出票人还是背书人其所作的免除担保付款责任的记载均属无效,如我国台湾地区的票据法。在这种情况下叙作福费廷业务时,出口商通常要求包买商向其出具书面承诺,保证在所购票据遭到拒付时,无论有无法定权利均不对出口商行使追索权。当包买商在福费廷二级市场上再转让票据时,同样也可以要求后手包买商出具书面承诺。这样环环相扣,就可以克服上述法律障碍实现无追索权。当书面承诺被接受之时,实际上是在出口商与初级包买商、前手包买商与后手包买商等直接当事人之间成立了一个个合同。这些合同相互衔接,弥补了合同效力的相对性所带来的局限,使得转让人与受让人之间免除追索权的约定能对受让人的后手产生约束力。但是,这种书面承诺毕竟只能产生民法上的效力,不能影响票据的效力,仅就票据而言,出口商总是承担票据法上的担保责任,因此,虽然包买商出于资信不会对出口商追索,仍存在潜在的法律问题。
  (二)我国的做法
  鉴于我国不承认无追索权背书,在我国在开展福费廷业务时,出口商可要求包买商出具书面承诺放弃追索权。虽然我国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这种书面承诺的效力,但是,从民事权利的自治性来看,追索权作为持票人的一项权利,是否行使应由权利人自行决定;持票人自愿放弃追索权的行为,并未受到法律明确禁止,也不损害第三人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应该承认其合法性和有效性。
  转自薛莉:《福费廷的法律问题分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