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出口保理商的法律风险

发表于 2015-4-22 15:17:41 查看:1103 回复:0
      出口保理商的法律风险
  出口保理商面临的法律风险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信用风险,法律适用的风险,商事合同方面的风险,债权让与方面的风险,以及进口保理商方面的风险。
  1.信用风险
  信用风险无论对于出口保理商还是进口保理商,都是正常业务开展时所必需要承受的风险之一,这也恰恰是保理服务的一个重要职能。如果债务人因为商事合同争议以外的原因在账款到期之口起90日内还不能付款,那么进口保理商就要承担担保付款的责任,依据出口保理协议,出口保理商会在进口保理商不承担担保付款责任的情况下承担这项责任。此时,出口保理商便承担了债务人无力还债的信用风险。
  2.法律适用的风险
  法律适用风险是指当事人对于保理所适用的法律规则存在不同理解,从各自利益出发,主张适用对自己有利的法律规则。目前国际保理方面的立法大多不成体系,效力没有层级,而国际保理又涉及了多个不同法域,如此一来,更加剧了法律适用的不确定性,加大了出口保理商的风险。以《国际保理通则》为例,这一个目前影响最为广泛的规则只不过是国际保理商联合会制定的一个规则,严格意义讲,它只在各会员之间适用,而不能够适用于非会员的供应商与债务人。直接调整保理商与商事合同当事人之间关系的保理规则更是少之又少,我国基本处于真空状态,如果供应商出于自己利益来提出不适用GRIF的抗辩,则出口保理商基于GRIF所获得的权利将没有依据,面临着很大风险。我国“国际保理第一案”(云南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诉中国银行北京分行、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保理合同纠纷案)就是一例。该案中,中国银行北京分行作为出口保理商为云南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提供出口保理服务,后来因为债务人对货物质量提出争议导致进口保理商和出口保理商暂停保理业务,进口保理商拒绝承担担保付款责任。中国银行北京分行遂授权中国银行云南省分行对云南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要求返还相应的预付款本息,作为供应商的云南省纺织品进出口公司提出抗辩,主张GRIF并不适用于供应商。这就使得出口保理商遇到了很大麻烦,甚至在一审判决中遭到了败诉。
  3.商事合同方面的风险
  商事合同方面的风险主要指商事合同本身有效性的缺失,商事合同中对债权让与的限制以及买卖双方对商事合同不当履行带来的风险。供应商与债务人之间签订的商事合同作为国际保理合同的基础合同,它的效力直接决定着应收账款债权的有效性,不仅是合法债权让与的基础,更是保理商实现所受让债权的前提。如果作为基础合同的商事合同本身不合法、无效或是被撤销,那么供应商让与债权的行为也就失去了合法性基础,保理商受让的债权自然无从实现。目前,我国有很多法律法规来规制进出口贸易,对于商事合同主体的资质要求,经营权限,经营范围,商事合同的标的物等都有细致规定,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出入,都可能导致商事合同无效,从而加大了出口保理商实现所受让债权的风险。商事合同中如果对债权让与做出限制,那么保理商受让该合同项下的债权后自然就面临着债务人的抗辩,不利于受让债权的实现。这种限制如果是体现于商事合同之中,银行还能够审查出来,如果这种限制是在商事合同当事人在合同外另行附加协议约定的,那么银行基本是无法获得该信息,很难避免这个风险。商事合同的履行瑕疵也可能带来出口保理商的风险。供应商对商事合同的履约出现瑕疵,使得债务人具有了对抗供应商的抗辩权,而这种抗辩权如果在债务人接到债权让与通知时就己经存在,那么债务人还可以向保理商来提出。如果商事合同当事人双方互负债务,债务人还会行使抵销权。这样一来,保理商就会陷入商事合同的纠纷之中,影响应收账款的收取。
  4.债权让与方面的风险
  债权让与方面的风险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实质要件争议产生的风险;另一类则是形式要件出入带来的风险。前一类风险主要是转让对价约定不明或不当而产生争议,这一点,在融资型保理中最为明显。如果融资款在融资型保理中被表述为融资,就会在逻辑上产生这样的矛盾,即出口保理商从供应商处受让了应收账款债权,与此同时,保理商还对供应商享有收回融资的债权,这样就使得保理商似乎就同一债权要收益两次,很容易就引起纠纷导致出口保理商所受让的债权不能实现。另外,有的保理协议中利息的提法也很容易令人认为与债权让与的性质不符,将融资与利息相结合在其他国家也很可能令法官认定为一种债券质押融资而非保理。
  债权让与在形式上的出入也可能给出口保理商带来风险。一般而言,债权让与应当及时通知债务人,如果供应商没有采取合理方式及时通知债务人,那么债务人就可以对保理商提出未接到让与通知的抗辩。在隐蔽型保理中,债务人并不知道应收账款债权己经让与给保理商,这样的情况就更容易发生。如果供应商继续将该债权让与给其他人并通知债务人,那么这个第三人的权利将极有可能优于保理商所享有的权利受偿。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即便供应商善意的履行义务,没有再次让与应收账款债权,由于不同国家对于债权让与的形式要件要求不尽相同,很可能因为供应商的让与形式不满足债务人所在国对形式要件的要求而使得该让与无效,对出口保理商受让债权的实现产生影响。
  5.进口保理商方面的风险
    进口保理商方面的风险主要指进口保理商行使GRIF中偏重于保护其利益的权利,未能及时收回应收账款债权以及不遵守相互保理协议而带来的风险。GRIF虽说是平衡了进出口双方保理商利益的产物,但是其规定还是偏重于进口保理商利益的保护,这也是当今世界买方市场大环境在GRIF中的自然体现。这些权利主要包括缩减、撤销信用额度的权利,反转让的权利,以及要求“全部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权利。在保理业务开展的过程中债务人的资信情况会发生变化,而资信情况又是保理业务开展的重要依据,鉴于此,GRIF第19条规定了进口保理商正式核准信用额度后有权依具体情况的变化来缩减或撤销信用额度。一般而言,国际保理商依据对债务人核准的信用额度来决定受让应收账款债权的额度,信用额度的多少同样决定着保理费用及相关服务费用的高低,进而影响着保理商的收益。进口保理商一般不会轻易缩减或撤销信用额度,只有债务人信用显著恶化的时候才会行使这样的权利。但进口保理商单方面就可以行使这项权利,理论上并不排除滥用的可能性。国际保理的业务流程涉及当事人众多,复杂多变,具体实践中,如果进口保理商单方面的缩减或撤销信用额度,很可能就出现进口保理商依照变更后的信用额度来承担责任,而出口保理商仍然依照原有的信用额度承担责任,这也是出口保理商可能面临的法律风险。
  反转让权利是GRIF规定的一项重要权利,指受让债权一方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要求将己受让的债权再转让给让与方的权利。依照GRIF规定,出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权利的情形有以下两种:(1)在争议发生时进口保理商拒绝采取诉讼方式解决问题;(2)出口保理商意图以自己或供应商的名义采取诉讼来解决应收账款债权的争议。更多的时候都是由进口保理商来提出反转让的。这也符合进口保理商作为应收账款债权最终受让人的特征。进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权利的情形主要为以下6种情形:(1)如果债权让与有着特定的形式要件要求,进口保理商也将这方面的要求告知出口保理商,出口保理商就应当提供相应配合,包括提供相关文件或给与确认。如果出口保理商收到进口保理商的请求后30天内没有提供应有配合,那么进口保理商就可以反转让相关应收账款债权。(2)如果是进口保理商为了实现应收账款债权的需要而要求出口保理商提供相关单据,而出口保理商没有提供或是迟延提供,进口保理商有权反转让相关的应收账款债权。
  (3)如果仅仅是由于作为基础合同的商事合同中有关管辖权的约定而导致进口保理商不能在债务人所在国得到所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的判决,那么只要进口商在发票到期后的365天内对出口保理商通知了相关事宜,进口保理商就可以行使反转让的权利。(4)如果一项应收账款债权仅有部分被核准,进口保理商意图通过诉讼的方式来催收己核准部分的债权,而出口保理商则表示不同意采取诉讼方式,进口保理商因此中止其法律活动,进口保理商有权反转让该部分债权,并向出口保理商要求偿还业己进行的诉讼的开销。(5)对于受让的未核准的应收账款债权,进口保理商为实现该部分债权所产生的费用应当由出口保理商承担。在未产生相关费用前,进口保理商征求出口保理商意见,而出口保理商在30天内没有做出是否同意的表示,则从此时开始直至以后的任何时间进口保理商都有反转让该债权的权利。(6)如果应收账款债权出现了争议,此时出口保理商并没有履行GRIF第27条所规定的义务,进口保理商有权反转让该债权,并要求出口保理商返还相关担保付款并支付利息。
    综合考虑,反转让的规定对于进口保理商是一种保护,而不利于出口保理商利益。一旦进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的权利,进口保理商就免除了对反转让债权的全部义务,并可以要求出口保理商返还先前受让该应收账款债权时支付的款项及利息,如果出口保理商没有在出口保理协议中就反转让的相关事宜作出预见性的约定,那么出口保理商将承担相当的法律风险。
    如果进口保理商为债务人核准信用额度,并受让应收账款债权,他就可以要求出口保理商将有关的后续账款交给自己而不论该账款是否被核准。这一规定虽然有助于保证进口保理商对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的实现,却给出口保理商带来了极大风险。即便是被核准部分比后续账款差距甚远,也要全部转让,否则就是违背了GRIF规定的相关义务。若因此导致进口保理商对信用风险评估或是索取账款的能力受到了严重影响,进口保理商在提出有力举证后可以拒绝承担担保付款义务,并要求出口保理商偿还己经支付的款项及其利息。
  相比于上述进口保理商的特定权利带来的风险,进口保理商违背保理协议风险发生的可能性要小得多。毕竟国际保理是一个高度要求信用的金融服务,出口保理商和进口保理商之间大多存在长期合作关系,加之保理商资质要求都相当高,一般由正规的极具实力的银行或是专门保理公司担任,发生背信弃义的可能性更是大大减少。本文只是出于理论探讨的需要来论及该部分风险。这一部分风险主要指由于进口保理商自身原因不能够催收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或是收取之后无力向出口保理商转付己收取的账款甚至是携款潜逃时出口保理商承担的风险。
  转自孙千翔:《国际保理商的法律风险及其防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