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出口保理商法律风险的防范

发表于 2015-4-22 15:18:18 查看:1001 回复:0
      出口保理商法律风险的防范
  针对出口保理商的上述风险,结合具体实践中所遇到的问题。依据现有的法律环境,笔者尝试性地提出了下述风险防范措施:
  1.针对信用风险的防范
  针对信用风险,出口保理商应当首先明确界定信用风险。承担信用风险是保理商开展国际保理业务所提供的一项基本职能,虽然由进口保理商承担信用风险,但是出口保理商往往会承诺自己承担信用风险而不论进口保理商是否承担担保付款的责任。这样看来,出口保理商要想尽可能避免风险就得在信用风险的界定上下功夫。一般而言,信用风险常常是与争议对应出现,发生信用风险时,出口保理商要承担担保付款的责任;然而在发生争议时,被核准的应收账款债权自动成为未核准债权,出口保理商无需承担担保付款责任。可见,面对信用风险,出口保理商最为把握的防范措施就是在出口保理协议中尽可能限制信用风险的范围,而尽可能扩大争议的范围。
  2.针对法律适用风险的防范
  针对法律适用的风险,出口保理商可以在签订出口保理协议时与供应商做出如下约定:供应商同意遵循出口保理商先前与进口保理商订立的相互保理协议以及GRIF相关规定来办理相关业务,具体业务程序遵循国际保理商联合会会员间业务联络的标准程序。这样就可以有效避免法律适用上风险的产生。
  3.针对商事合同方面风险的防范
  针对商事合同有效性的缺失以及该合同未被履行或不当履行带来的风险,出口保理商应当在开展保理业务时认真审核供应商资信程度,包括对供应商履约情况的审查,对供应商与债务人交易历史的审查,如果遇到双方互负有债权债务关系,就要慎重考虑是否开展保理业务。此外,还要对相关单据的真实性做细致审查,包括对发票,商事合同本身真实性的审查。原则上,出口保理商不应对供应商与债务人为“关联企业”所开展的关联交易做保理。做到了必要的审查后,出口保理商还可以要求供应商自己对商事合同的有效性做出承诺,保证自己的履约行为,保证所转让的应收账款债权不会遭到抗辩、抵销或反索。如果供应商有违承诺,出口保理商将不对相关的应收账款债权承担责任。对于商事合同限制债权让与问题,出口保理商不仅要注意审查商事合同是否约定有限制债权让与的条款,还要注意审查该商事合同是否具有法定限制债权让与的情形以及合同性质上是否具有不得让与的情形。出口保理商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要求供应商对应收账款债权的可转让性作出承诺,如果有违承诺,供应商将承担违约责任。
  4.针对债权让与方面风险的防范
  针对债权让与实质要件产生争议而带来的风险,出口保理商要在开展保理业务时区分融资型保理和到期型保理而采取不同的业务模式。对融资型保理而言,要明确约定受让应收账款债权的对价,做到用语规范,避免产生歧义。这一方面,招商银行的做法给予我们很大启示。“合同中将融资表述为‘基本承购款’,将融资利息表述为‘承购费’,将保理商所收回款项扣除融资及各项费用后的余款表述为‘追加承购款’,从而更符合保理作为债权让与的法律定位。”
  对于债权让与形式出入带来的风险,出口保理商应当做好让与通知工作,可以在出口保理协议中明确将通知债务人作为供应商的一项重要义务约定下来;也可以约定供应商将相关文件和单据交给自己,由自己亲自通知债务人,以确保债务人能够收到债权让与通知。针对不同国家债权让与形式要件的不同要求,出口保理商应当及时与进口保理商沟通,掌握相关信息,以便保证债权让与形式上的有效性。
  5.针对进口保理商方面风险的防范
  GRIF的规定与相互保理协议约定不一致时,以约定为准,这就为出口保理商避免进口保理商行使权利所带来的风险提供了一个良好的途径。
  针对进口保理商缩减或撤销己核准信用额度的权利,出口保理商可以在相互保理协议中为其明确约定行使条件,尽力减少权利行使的情形,以能防止债务人的严重信用危机为必要。出口保理商还可以约定进口保理商行使该项权利时要及时通知自己,保证自己对信用额度的准确把握。与此同时,出口保理商还应当在出口保理协议中对进口保理商这种权利的行使作出预见性的约定,约定进口保理商缩减或撤销信用额度前所发生的应收账款债权受先前核准的信用额度的限制,而收到缩减或撤销通知后所发生的应收账款债权,要受变更后的信用额度的限制。
  针对进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权利带来的风险,出口保理商一方面可以在相互保理协议中适当的限制进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权利的条件。另一方面,出口保理商更应该在出口保理协议中与供应商按照进口保理商行使反转让权利的情形来约定一些自己的反转让的权利,以便合理应对自己的风险。具体而言,可以约定以下情形下出口保理商可以享有向供应商反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权利:(1)进口保理商要求出口保理商提供实现应收账款债权所必需的单据及确认文件时,出口保理商向供应商提出配合要求,供应商没有在要求的时限内作出配合的。(2)进口保理商由于商事合同中供应商与债务人之间有关管辖权的约定而不能在债务人所在国的法院得到有关应收账款债权的判决的。(3)供应商不同意出口保理商或是进口保理商为实现债权对债务人所采取的催收措施的。(4)相关的发票到期之口后180天内,债务人提出争议,进口保理商遂告知出口保理商争议的。
  针对进口保理商要求全部转让应收账款债权的权利带来的风险,出口保理商可以在相互保理协议中通过约定将这一权利排出,当然一般而言,进口保理商不会轻易放弃这一权利。出口保理商还可以在签订相互保理协议之时就告知进口保理商此项保理业务并不能涵盖针对债务人的应收账款债权的所有后续账款,进口保理商如果表示同意,那么出口保理商就免除了相应的应收账款债权的让与义务。另一种风险防范措施就是出口保理商在订立出口保理协议时就和供应商说明全部转让供应商对某一债务人与应收账款债权有关的全部债权的必要性,要求供应商做出向其全部转让的承诺。供应商如果违反承诺将承担违约责任,出口保理商可以反转让应收账款债权,并追索自己己经支付的担保付款。
    转自刘艺:《国际保理法律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