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各国国际保理立法的冲突

发表于 2015-4-22 15:38:46 查看:871 回复:0
      各国国际保理立法的冲突
  一、问题的提出
  债权本身的合法性,不仅是合法转让债权的基础,而且是国际保理业务主体依法实现债权的前提。基于此,保理商在接受债权转让前,应该就债权的合法性进行分析。尤其是我国商业银行在从事针对国内企业的出口保理业务时,更有必要注意该问题。因为我国有许多法律和监管规章约束出口商出口交易的合法有效问题,诸如是否有出口权,是否超越经营范围等都是甚为关注的问题,它们直接影响到债权的合法性,也制约着债权转让的合法性。有些供应商甚至出售伪造的债权给保理商骗取资金,保理商如果不及时发现,往往根据无真实价值的发票预付款项,造成保理商无法收回预付款的风险。债权的可转让性,是保理商开展国际保理业务的前提条件。如果保理商接受的债权是不可转让的债权,那么它无法实现债权的有效索偿。债权的可转让性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将来债权转让的有效性问题;二是融资合同中约定不得让与债权问题。
  二、未来债权转让的有效性
  如果保理商接受转让的债权是法律禁止转让的债权,则他们必然陷入债权转让合法与否的纠纷中去。关于未来权利的可否转让,是许多国家法制中富有争议的一个问题。保理商与卖方之间通常有长期业务关系,在一个核准额度内对供应商一段时期内的业务中产生的应收账款作保理融资业务,因而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转让出现的频率较大。何谓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国际贸易中应收账款转让公约草案》fil认为现有与将来应收账款的区别依据原始合同订立的时间。产生于在转让时或转让前已订立的合同的应收账款视为现有应收账款,即使它要到未来某个日期才到期或取决于对应履行或未来某个其他事件。在普通法系国家,判例法不承认对于一项尚不存在的或尚不属于出让人的财产的转让,此种法制背景下一揽子转让协议的合法性面临了挑战;但是衡平法的机制补救了判例法给保理业务留下的缺陷。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统一商法典》明确放弃了传统判例法规则,承认只要有关的文书是适当的,未来的权利就可以转让。大陆法系国家的瑞士、德国等都承认在一定条件下,未来的权利是可以转让的。而作为国际保理法律适用权威性的《国际保理公约》与《国际保理通则》都确认了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可以转让,而且核准范围内的应收账款必须转让。
  《国际保理公约》第5条规定:“保理合同关于转让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的规定,可以使将来发生的应收账款在其发生时转让给保理商,而不需要任何新的转让行为。”当然,该公约的签署国还不多,如要通过公约的机制防范转让将来权利的风险,则需要当事人之间在保理协议中明确规定受公约约束。不过,假如国内法律强制限制某些债权的转让,则转让协议的有效性仍存在疑问。这样可能就会造成出口商即债权的出让方履约存在风险。
  三、禁止权利转让条款的有效性
  如果出口商和进口商在进出口合同中有禁止权利转让的条款,那么该种条款是否可以成为债务人对抗保理商的依据?按照合同法的一般理论,合同约定必须信守。在一般债权让与融资中,大多数国内法允许约定禁止债权转让,也就是说,承认基础合同中禁止让与条款的效力。从各国法律来看,禁止权利人转让其债权的情况通常是可以的。我国《合同法》也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1、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2、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3、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但是也有不少国家法律规定,禁止权利转让的条款不得对抗善意的第三人。从我国法律的规定和实践来看,保理商最好仔细审查是否存在禁止转让权利的条款,以避免不必要的风险和纠纷。    然而,允许约定不得让与债权毕竟大大阻碍了保理融资的发展,有鉴于此,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在这方面做出重大努力。《国际保理公约》第6条规定“即使供应商和债务人之间定有禁止转让的任何协议,供应商向保理商转让应收账款仍有效。”当然,供应商违反与债务人之间的禁止应收账款转让的约定,仍应按贸易合同和诚信原则的要求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缔约国可对公约的这条规定做出保留。
  由此看来,债权的可转让性关系到出口商的信用问题,如果出口商将不允许转让的债权转让给他人,虽然按照《国际保理公约》认为是有效的,但是对于出口商而言,仍要按照诚信原则来履行相应的合同义务。
      转自庞辉:《国际保理商面临的风险与法律对策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