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国际保理应收账款转让效力的几个法律问题

发表于 2015-4-24 11:30:36 查看:941 回复:0
      国际保理应收账款转让效力的几个法律问题
      应收账款的转让将产生内部效力和外部效力,内部效力表现在应收账款及其从属权利由供应商移转于保理商,让与人将债权证明文件全部交付给保理商并对应收账款负瑕疵担保责任;外部效力则表现在供应商与债务人脱离债权债务关系,债务人向保理商履行债务,同时得向保理商行驶抗辩权、抵消权。鉴于应收账款转让效力涉及的法律问题众多,本文不一一赘述,仅选取几个典型且重要的问题讨论如下:
  一、应收账款转让过程中附属权利的转移
  为保障受让人实现受让的债权,各国民法一般都规定让与债权时,该债权之担保及其从属权利随同让与给受让人,但与让与人有不可分离关系的从权利除外。
  在国际保理中,应收账款的所有权及其从属权利当不可撤销地让与给保理商。这些从属权利一般包括起诉权、担保权、违约金债权、对货物的留置权、停运权等救济权、保险受益权、汇付背书代理权和接受退回货物的权利,它们都不属于各国民法限制或禁止当然随主债权一同让与的从权利范围。
  在国际保理实务中,保理协议一般都明确了随同应收账款一起让与的从权利的范围,如中国银行在其制作的《出口保理协议(样本)》第12条中规定,“卖方同意作为应收账款受让人的进口保理商对每笔应收账款均享有与卖方同等的一切权利,包括强制收款权、起诉权、留置权、停运权、对流通票据的背书权和对该应收账款的再让与权以及未收货款的卖方对可能拒收或退回货物所拥有的所有其他权利。”当然,这些权利的实现需要供应商的协助,一方面要求供应商提交有关权利的证书和文件(随着附属权利的转移,作为让与人的债权人负有将相关的证书、文件等资料转移给保理商的义务),另一方面要求供应商履行具体的行动,如协助进口保理商停运在途货物,这己为国际惯例所肯定。
  二、让与人的权利瑕疵担保责任和其他义务
  在债权让与中,让与人对债务人在让与后的违约不承担责任,在无特别约定的情况下,也不对其支付能力进行担保。欧洲大陆许多国家在此问题上态度一致,即如果让与是根据买卖或其他有对价的交易而进行的,则基本原则是,让与人担保债权的存在,但不担保债权的实现。但在订立债权让与合同时,让与人负有善意行事和公平交易的义务,对让与合同的订立即让与的权利负有一系列的担保义务,如保证让与的权利无瑕疵、不做任何破坏或损害让与债权价值的事情、及时交付转让证书等文件和及时为让与通知等。
  当然,在国际保理业务中,供应商也负有这一系列的义务。具体而言,供应商在瑕疵担保责任方面首先应当保证所转让的应收账款本身是合法、真实、有效的,即:(1>所有转让的应收账款均产生于实际发生的正当交易,如出售货物或提供服务;(2)货物或服务的提供符合供应商和债务人之间合同的要求。国际保理业务不同于信用证以“单证相符、单单相符”为付款依据,而是在货物或服务与合同实际相符的前提下履行付款责任。如果由于货物或服务品质、数量、期限等方面的纠纷而导致进口商不付款,保理商不承担付款的风险。因此,供应商应严格遵循合同,切实履行这一担保责任。
  其次,除前述保证应收账账款本身合法存在外,供应商还须保证只有保理商获得这一债权,且获得相关的完整的权利。为此,出口保理商通常要求供应商承诺和保证以下事项:(1)该债是债务人的法定责任,债务人无权把该应收账款用于债务抵销、反诉、赔偿对消账目或留置等;(2)该债从一开始起就不存在任何不为保理商所知的阻碍(如供应商与其前手供应商之间的合同中订有保留所有权的条款,在该债权上设定了质押等等)妨碍债权的行使;而且,在出口保理协议期间,也不会产生任何阻碍,特别是不存在任何购货合同能使供应商对因对这些货物的分销而产生的债有任何要求或权利;债务人将担保,每一项转让给保理商的债都是不受阻碍的;(3)供应商与债务人之间无任何隶属、控股关系,并且不是同一集团成员;若双方存在上述关系,供应商需事先全面真实地告知保理商。
  通常而言,在国际保理业务中,通过应收账款的转让,原本应由供应商承担的债务人的信用风险转移到保理商身上,且国际贸易的风险远非一般国内贸易可比,鉴于上述种因素,作为债权转让人的供应商除要做出上述保证外,一般还要承担以下保证责任:
  (一)关于基础合同条款及其履行的担保
  基础合同,在国际保理中,一般是货物买卖或服务贸易的合同,是应收账款产生的法律依据,为保障出口保理商所受让的债权的顺利实现,出口保理商一般期望供应商对基础合同的条款作出如下担保:(1)基础合同中的货款支付条件不得优于出口保理商所同意的条件;(2)不得规定超过出口保理商所同意的限度的折扣;(3)规定用保理商所同意的货币进行支付;(4)不得有禁止应收账款转让的条款和与出口保理协议有冲突的条款;(5)基础合同的法律适用和法院选择等条款,符合出口保理合同的有关要求等等。当然,基础合同的双方当事人有缔结合同的自由,出口保理商也不能对其内容作过多的要求。就上述条款而言,如果供应商未按照上述条款签订基础合同,也不能导致基础合同相应条款无效的后果,保理商仅能追究供应商的违约责任或使出口保理协议无效。所以,事实上,保理商不能直接、全面地控制基础交易及其产生的应收账款的转让,只能在出口保理合同中订立包含上述要求的保护性条款,间接地影响销售合同,进而通过这两个合同去满足关于应收账款转让和收取债款应有的要求。
  (二)关于不得变更基础合同的担保
  在供应商将应收账款转让给保理商后,基础交易双方可能会对基础合同作出变更。这本是当事人的权利,但在采用国际保理服务后,这种做法可能使出口保理商难以从债务人处收回债款。为避免这种情况,减少收款的障碍,出口保理商通常在出口保理协议中要求供应商保证:未经出口保理商同意,供应商不得擅自更改、转让与应收账款相关的销售或服务合同。这一条款,实际上也来源于让与人负有的不做任何破坏或损害让与债权价值及其实现的事情之义务。
  (三)在清偿之诉中进行合作的担保
  为向债务人收取应收账款,保理商有必要、也有权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包括法律诉讼。由于该诉讼涉及的是供应商直接参与的基础交易的情况,因而供应商的合作与帮助十分必要。虽然直接提出诉讼的往往是与供应商没有直接关系的进口保理商,但出口保理协议中往往也规定了供应商保证合作的义务。
  三、保理商取得应收账款的时间和方式
  在国际保理业务中,为确定保理商对应收账款的权利和承担保理义务,避免当事人事后对应收账款是否转让和何时己实际转让等问题发生争议,应明确保理商取得应收账款的方式和时间。
  保理商取得应收账款的方式、时间取决于保理合同的类型和适用的法律规定。在要求对那些应收账款转让另行发出要约的合同下,保理商只有在接受要约时才对应收账款取得权利,即承诺生效时获得权利,承诺的方式受制于适用的国内法或国际公约的规定,一般而言有如下几种:(1)书面接受通知;(2)支付全部或部分价款以视为接受,这可避免书面转让形式应缴的印花税;(3)根据基础合同进行支付。
  对于不需要另行发出要约的情况,各国规定也不同。据德国法规定,自债权让与契约订立后,债权即移转于受让人。依法国法规定,债权为动产,买卖合同标的物所有权自双方意思表示一致时起转移,债权的转移也是于合同成立时发生。我国法律对此未作明确的规定,如果将应收账款包括在财产所有权的客体中,则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应收账款的所有权与交付时起转移,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那么,在我国,应收账款及从属权利应在代表应收账款的单据交付给保理商时才发生转移。
  在实务中,保理协议应当明确规定,使应收账款一产生就能包括在合同范围内,而不需要再分配。保理商接受全部应收账款的情况比较容易处理,只接受部分应收账款的往往难以确定哪些应收账款包括在合同内。因此,在保理协议中对应收账款的特定化至关重要。另外,若涉及将来的应收账款,何时发生转让也比较复杂,也应事先做出明确约定。
  转自林思明:《国际保理应收账款转让法律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