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保理商与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

发表于 2015-4-24 11:44:07 查看:1103 回复:0
      保理商与抵押权人的权利冲突
  对许多公司来讲,它们仅仅是把国际保理作为其融资方式之一。为了解决营运资金的短缺问题,它们也可能从银行或其他渠道借款,而这些贷款在某些情况下是以借款人的全部资产包括其拥有的债权为担保。因此,保理商在向卖方提供保理服务之前,应通过必要的询问和调查来了解是否存在这种抵押,并采取相应的防范措施。保理商和抵押权人之间的权利冲突优先权的确定,根据抵押是否登记以及登记发生的时间等因素分为以下几种情况:    从法理上分析,抵押未作登记的情况有两种:其一是根据法律的规定应作抵押,而抵押权人却疏于登记。在这种情况下,因登记是抵押生效的必要条件,故未作登记,该抵押就不能成立,也就不能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在卖方(抵押人)破产清算时,如果抵押权人的要求与保理商相对抗,则抵押权人不受保护。
  其二是法律并未规定此类抵押必须做出登记,则应视让与是否完善及完善的时间,优先权的确定原则和多头让与中优先权的确定原则是一致的,不完善的让与就难以对抗抵押权人。
  如果抵押登记先于保理协议,而且保理商不知道一项债权有在先的抵押的存在,则他承购债权的行为是成立的,但在卖方(抵押人)破产情况下,保理商行使自己与抵押权人冲突的对债的所有权时将受到限制,在上述债权的收益满足所有抵押人欠抵押权人的债务之前,保理商得不到此项债权的任何收益。如果保理商对一项债权含有在先抵押的事实有着实际或推理的了解,为了使其承购的此类债权得以保障,最好的方式是通过弃权书或者优先权协议安排得到抵押权人对抵押权益的暂时放弃和出让。由于保理商在签订保理协议之前,都会对卖方的资产、经营状况进行详细的调查,而且由于抵押的特点己被商业界广泛知晓,故保理商通过其调查而实际掌握债权是否存在在先抵押的事实并不困难。故发生上述前一种情况,即保理商不知晓存在在先抵押的情况的可能性甚微。保理协议一般都会规定,卖方不应该设立对协议中的债权有影响的或会产生影响的抵押。
    但是,尽管如此,当卖方和抵押权人双方对保理协议的特点有误解的情况下,虽然保理协议己在执行中,但卖方都可能会未征求保理商的意见而将包括协议规定的债权在内的公司资产抵押给他人。在这种情况下,就会产生保理商与抵押权人之间的冲突。当然,如果抵押权人在接受抵押时己知晓保理协议,则无疑保理商对其所购买的债的所有权将不受抵押的丝毫影响。因为当银行接受了其明知是合同权利标的的债权作为抵押,则在其依该抵押行使其权益而干涉到前述合同权利时,处于民法中的诚实信用和公正原则,该抵押权的行使将受到限制。在前述卖方、抵押权人因对保理协议存有误解的情况下产生的保理商与抵押权人的冲突中优先权的确定问题则依保理协议类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果:1、在一揽子转让协议下,保理商将享有优先权。因为此类协议本身构成了对未来债权的现在让与,在这种协议项下,只要符合协议约定的债权一发生,保理商就对其享有权益,且这种权益是和让与行为发生时(即协议生效时)保理商对卖方(让与人)己拥有的债权所享有的权益是相同的,而与保理商的权益发生冲突的抵押在让与行为发生时是不存在的,故保理商对保理协议范围内的债权的权益不受抵押的影响。2、在逐笔型协议下,保理商的地位就不确定了,这也是由该类型协议本身的特点决定的。
  因为尽管根据协议,卖方必须把在他业务的通常销售过程中发生的债提交给保理商,但保理商对这些债是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因此,该协议并未给予保理商对债权的真实权利,而只是给予其能不受障碍地拒绝卖方所提交的债的权利。保理商对债的真实的所有权只有在每一项债发生时被提交给保理商并被保理商接受后才产生。鉴于协议的这一特点,当在协议订立后发生抵押,且抵押权人在设立抵押时并没有意识到保理协议的存在,保理商由于抵押的特性而被推理了解该抵押,则他将不能购买这些债权,除非同意从属于抵押。
  中国的情况则比较复杂。首先,应收账款(债权)能否为抵押财产,学界便存有争议,《担保法》中对此没有明确规定,如果认定债权得为抵押财产那么可做依据的只有第34条中的“依法可以抵押的其他财产”,而有的学者将其理解作物权。然而在该条第2款却出现了财团抵押的规定,又称浮动抵押。中国担保法制定时不可避免的借鉴了国外对于浮动抵押的规定,而在这种对传统上“一物一权”进行了修正的担保中,债权是不可缺少的,因为它和其他财产有机的结合成了一个企业的全部资产。因此,笔者认为,应收账款在中国可以成为抵押财产。
  第二个问题是债权在作为抵押财产时,登记对其有何意义?换言之,登记是此项抵押的生效要件,还是对抗要件?从现有的法律规定来看,债权不属于以其抵押必须经过登记方生效力的财产,而相关的司法解释又规定,在财团抵押中,抵押财产的范围应以登记的为准。由此可以推知,登记是债权抵押的对抗要件,不登记则不能对抗第三人。如果中国的保理商与未对债权进行登记的财团抵押权人产生权利冲突时,他将毫无疑问的享有优先权,如果他获得的让与是完善的。
  转自林思明:《国际保理应收账款转让法律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