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延伸利用与直接利用应收账款触资中的权利冲突

发表于 2015-6-8 09:50:54 查看:1316 回复:0
       延伸利用与直接利用应收账款触资中的权利冲突
        (一)浮动抵押权人与应收账款质权人或受让人间的权利冲突
        假设S为一零售商,其以现有和将有的产品(存货)向银行A抵押贷款,并在抵押人住所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了登记;后又将货物“在正常经营活动中”以合理对价出售给第三人,获得一定数量的应收账款。为了获得更多的融资,S又将这笔应收账款出质(或转让)给银行B,由于A的担保权将自动延及于出售产品所得的应收账款之上,那么A和B之间的权利次序应如何排列呢?在美国,原始担保物(本例中的产品)处分后的收益(本例中的应收账款)的优先权次序应该按照原始担保登记的时间来确定。此规则的制度基础在于统一的动产担保登记可以清晰的告知检索者存货之上存在在先担保权,从而使意欲利用应收账款提供融资的信贷人预料到作为存货收益的未来应收账款之上可能也有担保权存在,进而根据此信息决定是否提供融资。在大陆法系,通说也认为抵押权人对代位物的效力是原抵押权在代位物上的法定顺延,物上代位权来源于原抵押权,只要抵押权依法成立,人们就能预见,一旦出现抵押物转变为代位物的情形,抵押权人就对代位物享有担保权。故从对外公告或明示角度论,原抵押权的公示要件对物上代位权也具有登记公示的性质。由此决定的优先权规则仍然是“登记在先,权利在先”,应收账款作为原抵押权的代位物,其权利次序应以原抵押权的登记时间为准。即在上例中,A的权利优先。但如果B在浮动抵押登记前就未来应收账款的融资达成协议,如约定S把将来出售这批产品的应收账款预先转让给B,且完成了相应登记,则B的权利优先。
    但在我国,“登记在先,权利在先”的规则一经采取,不管A还是B在提供融资之前,为了规避风险和确保自己的优先权,必然要到两个机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信贷征信机构,此点与美国的统一登记制大为不同)查询登记信息,此“奔波之苦”是否足以抵消其查询的积极性,尚存疑问。这也正是我国采行的分别登记制的弊端所在。虽然建立统一登记制的呼声仍然存在,但既然《物权法》己将动产浮动抵押与应收账款质押的登记部门分别规定,统一的构想恐怕会突破了物权法定的底线,而管理体制、人事安排等一系列问题也非一时可以解决,因此短期内不可实现。但可以考虑的是将位于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的动产抵押登记系统中的信息与在信贷征信机构登记的应收账款质押或转让的信息相互连通,实现最大限度的资源整合,以最终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自下而上的动产担保(包括应收账款的质押和转让)信息数据库。此外,将作为收益担保物的应收账款在原始担保物的担保登记中进行记录,以更明确的姿态为查询者提供信息,以警示其应收账款上可能发生的变动。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能为当事人的登记和查询提供极大的便利,间接实现了统一登记制的优势。
  (二)所有权保留卖方与应收账款质权人或受让人间的权利冲突
    假设S为一零售商,其以所有权保留的形式从批发商C处购得一批货物,C授权其将货物再次出卖,但作为条件,双方约定因货物出卖而发生的应收账款预先让与给C。后S为获得更多的融资,又将出售这批货物所得的应收账款出质给D,那么C和D之间的权利次序又该如何排列呢?此问题看似与前述A和B间的权利冲突具有同质性,实则两者有本质的差别。因为A和B本就处于同一个利益集团之内,即均为金钱信贷的提供者(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代表),以登记的先后决定权利次序应不会招致太多的反对。而在本例中,D虽然仍为金钱信贷的提供者,而C却是货物信贷的提供者(以生产商和批发商为代表),两者的权利冲突就不能只单纯的考虑法律上先来后到的规则,而更多地依赖于两大经济集团的力量博弈及立法政策的选择,这从两大法系对这个问题的解决路径就可见一斑。
  在德国,货物提供者与银行之间这些法律问题的斗争一一隐藏在“重大”的经济利益之后的法律问题一一一直在进行中。德国法院的多数判例认为即使应收账款的转让在先,也因为违背“善良风俗”而劣后于延长的所有权保留。
  可见,货物提供者占据了上风。在美国,赋予了所有权保留卖方以“超级优先权人”的地位,即使其担保权登记在后,仍然能够优先受偿,目的在于鼓励货物信贷和赊销。但是当被保留所有权的货物再次被出售并且获得的收益为应收账款时,保留卖方对此应收账款并无“超级优先权”,此时回到“登记在先,权利在先”的规则。立法上的逻辑出现如此断裂,原因在于如果将“超级优先权”的效力延伸到作为收益的应收账款,那么将会使得应收账款融资受到巨大阻碍一一而直接利用应收账款融资在美国商业社会中扮演着极为关键的角色,也是企业最重要的融资来源。。由此可见,各国的优先效力体系的架构除了基于法理的推论之外,还蕴涵有太多的社会经济政策原则。
  在我国,所有权保留是以分期付款买卖的形式在《合同法》中规定的,在相关的公示机制完善之前,应不宜承认其物权效力,否则它的隐密性将会极大栽害交易安全。因此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即使双方当事人约定了延长的所有权保留,也不能对抗已登记的应收账款的质权人和受让人。但从制度发展和创新来看,为了进一步刺激货物信贷市场的发展,应将所有权保留也纳入登记系统,登记机构可选择为保留买方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以统一和整合各种形式的动产担保信息,促进动产融资的发展。如果这一构想得以实现,延长性所有权保留的约定将能通过登记向潜在的贷款者展示,提示其风险所在,则“登记在先,权利在先”的规则又有了适用空间。至于是否有必要对金钱信贷人或货物信贷人提供绝对优先的保护,我们认为至少在现阶段应作出否定的回答。
  因为就立法政策论,不论是直接利用应收账款融资的金钱信贷市场,还是利用所有权保留的货物信贷市场,在我国均是刚刚起步,尚不成熟,厚此薄彼的极端性做法将会对任何一方造成毁灭性打击,殊不可采。而“登记在先,权利在先”的优先权规则应该还是相对较为合理的选择。
  转自孙超:《应收账款融资中的法律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