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应收账款让与通知的适格主体

发表于 2015-6-8 09:56:56 查看:1353 回复:0
本帖最后由 爱保理秋秋 于 2015-6-8 09:59 编辑

      让与通知的适格主体
    在应收账款转让中,何人能够成为发出让与通知的适格主体,自古就有争论。如在罗马法时期,有人侧重受让人握有债权,应由受让人通知债务人;有人则认为让与通知是让与人放弃债权的行为,应由让与人通知;还有人认为,让与人通知和受让人通知的效果相同,二者均可为通知。最后一说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并在查士丁尼法典中作了具体规定。直至今日,各国立法、学说与判例中对受让人能否成为适当的通知人仍然存在分歧。否定论者认为如果允许受让人为通知,则债务人无法识别通知内容的真伪:为了避免非债清偿的风险,债务人往往通过询问债权人(让与人)的方法确定让与通知的真实性。这样既增加了债务人的负担,也容易引起法律关系的混乱。此以日本民法为其典型代表。而肯定论则为大多数国家所采,我国学者即认为《合同法》第80条第1款将通知主体限于让与人,过于狭隘,构成法律漏洞,可以通过目的性扩张予以填补,从而有利于灵活的解决实际中的问题。上述两种观点在利益衡量上各有所据,前者侧重于债务人利益的保护,实现了公平和安全的价值;而后者则更关注受让人能否顺利实现自己的债权,力主践行效率价值。笔者认为不可将任何一端绝对化,否则难免轻重失衡,而折衷的方案应为可行。即一方面应赋予受让人通知的自主权,如此在转让人不愿意或者在转让人注销、破产及“人去楼空”时不能够与受让人合作的情形下,受让人的权利仍可得以完整保全。另一方面,为了防止和避免恶意第三人的欺诈行为,就有必要对受让人通知的效力作出一定限制。《应收账款转让公约》第17条第7项规定,债务人收到受让人发出转让通知的,债务人有权要求受让人在一段合理时间内提供关于转让确已作出的充分证据;受让人未提供的,债务人可向转让人付款而解除义务。转让的充分证据包括但不限于由转让人签发并指明转让确己发生的任何书面文件。这样根据通知主体的不同对其效力作了类型化的规定,具有合理性,颇值借鉴。
  但需要注意的是,所谓的“充分证据”,在概念及外延上均为不确定性法律概念,若要求债务人对其履行全部和准确的审查义务,未免过于严苛。因此笔者认为,书面让与合同、转让人出具的让与证书等当属“充分证据”无疑,而对于其他的无法直接证明转让确己发生的证据,由债务人决定其是否有效及充分,恐不足取。此时应赋予债务人提存之权利,在债务人与受让人的利益保护间达致平衡。
  转自孙超:《应收账款融资中的法律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