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应收账款质押的诞生

发表于 2015-6-9 11:43:28 查看:1408 回复:0
      应收账款质押的诞生
  (一)理论基础:一般债权质押制度的历史沿革
  通说认为,应收账款是一般债权。应收账款质押属于一般债权质押研究范畴。因此,应收账款质押的产生和发展须归根溯源至一般债权质押制度的历史进程中。一般债权质押制度为应收账款质押的诞生奠定了制度构造的基础。
  一般债权又称普通债权。相对于股票、债券等证券债权,一般债权主要通过合同书形式加以表现。纵观一般债权质押制度的历史,早在罗马法时代,就出现将一般债权作为质权标的的行为。并且,从权利质押诞生之初,一般债权质就长期处于重要地位,直到近代新型权利产生尤其是权利证券化后,才逐渐呈衰微之势。
  从质权的演进过程来看,近现代民法质押制度滥筋于罗马法的信托让与。信托让与(fiducia ),又称所有权质,是一种古老的担保制度,它要求担保人同时转移担保物占有和担保物所有权于担保权人。这种担保方式对担保人十分不利,有失公允。故其后通过政务官的努力,仅转移担保物占有的占有质(pignus)制度应运而生。早期的质押制度仅涉及动产和不动产质押,并不存在权利质押。作为一种制度,权利质押是优士丁尼之后对质权的延伸。自权利质诞生以来,债权、用益权、地上权等各种财产权竞相成为质权标的,使物得以充分利用,促进了社会经济发展.到了近代,财产权尤其是债权的独立交换价值得到社会极大肯定,特别是晚近以来社会财货证券化趋势与日俱增。在此背景下,权利质权大势盛行,已经成为现代投资性融资活动的基本工具。
  近代大陆法系各国在继受罗马法质押制度的基础上,先后建立了各自的权利质押制度,一般债权质押作为权利质押的一部分得以规定。如《德国民法典》、《瑞士民法典》、《日本民法典》以及台湾地区“民法”均以专门条款规定了一般债权的设质。法国民法仅将质权划分为动产质权和不动产质权,没有“权利质权”的称谓,但由于其将债权、著作权、营业财产、股份等视为动产或无体动产,故实质上是存在权利质权的,其债权设质适用动产质权的规定。
  质权担保在我国具有悠久历史。从古代开始,就有将动产、不动产或人身交付给他人占有以作担保的“质”。当时的动产质的标的物主要是衣服、珠宝、器具、牛马等,权利尚未成为质权的标的。直到近代,国民政府颁行的中国民法仿效德国与日本的立法例,才有了现代意义上的动产质押和权利质押制度。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质押制度随着旧法的废除而停止施行。此后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我国始终未有制定法上的质押制度。1986年制定的《民法通则》,规定了抵押制度,但囿于立法观念和立法技术的限制,并没有规定独立的质押制度,而是将质权置于抵押权的概念之中。1995年《担保法》颁布实施,该法反映建立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将质权独立出来,设专章规定,并明确将质权分为动产质权和权利质权。
  但考虑到当时社会信用较差,“三角债”严重,《担保法》没有规定一般债权质权。我们仅能从其第75条规定的“依法可以质押的其他权利”中隐约见到一般债权质的身影。由于法律规范与制度上的欠缺,长期以来一般债权质押在实践中难觅踪影。2007年,《物权法》出台,该法虽然仍未明确将一般债权作为质权标的,但肯定了应收账款(属于一般债权)可以出质的事实。随后中国人民银行公布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对应收账款质押登记作了进一步规定。至此,应收账款质押法律体系初步形成。
  (二)现实因素:国际动产担保趋势及我国担保融资现状
    1.国际动产担保趋势
  在市场经济扩张性的经济运作模式下,投资与筹资成为了现代经济的两大基本理念。拓展融资渠道、推动金融创新是盘活国内市场、吸引投资的关键,也是中资银行在与外资金融机构进行市场争夺的制胜法宝。当经济社会发展到高度商业化的程度时,动产、不动产等有体财产已不能满足社会融资需求,以一般债权、证券债权、知识产权等无体财产权为交易客体的商品市场蓬勃兴起,无体财产权成为了“经济社会之宠儿”。’在此种背景下,一般债权重现江湖。一方面,一般债权被视为具有重大经济价值的无形财产,能与有形财产一样自由流通,或成为质权标的。另一方面,随着现代经济日新月异的发展,传统不动产抵押制度和动产质押制度面临许多新问题,已不能满足市场融资需求。对许多中小企业而言,不动产抵押融资的大门是为大企业而设,与己无关。而动产质押由于须转移动产占有,使得出质人丧失对物的直接占有和使用收益,导致动产在出质后其使用价值得不到充分利用,且质权人还不得不为占有动产支付保管费用。而权利质押则可以避免不动产质押和动产质押的上述弊端,为中小企业融资开辟出一条阳光大道。现代企业的主要资产在于机器、设备、原材料、应收账款等,其中应收账款和存货是大多数企业都拥有的资产,也被看作是最有价值的担保物。据统计,在美国,动产担保的70%是应收账款担保。
  在现代国际担保交易中,存货融资和应收账款融资已成为中小企业最重要的融资渠道,并逐渐替代信用证和不动产抵押,成为了商品贸易中的首要融资工具。
  2.我国担保融资现状
  反观我国,企业融资仍停留在主要以不动产抵押为来源的层面上。全国仅有个别银行开展应收账款买断的国际保理业务,并且规模相当小。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也不常见.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不动产具有稳定的特性,加之我国不动产登记制度相对比较完善,银行等信贷机构认为不动产融资担保更能保障债权实现,因此更愿意接受不动产担保.另一方面,国内动产担保相关法律制度表现出严重不足,存货和应收账款融资市场很不成熟。法律没有明确一般债权可以成为质权标的,更不必说一般债权质押制度的详细规定。实务部门缺少操作规则,应收账款质押这一融资方式只能被束之高阁。在这样的背景下,信贷机构表现出对不动产融资担保的特别偏好,大批中小企业因没有可供抵押的不动产而被拒之门外,难以获得融资。据统计,目前我国中小企业占全部企业总量的80%以上,但对信贷资源的占用仅为20。中小企业有80%缺乏资金,30%的企业资金十分紧张。而中小企业应收账款总存量目前大约有5. 5万亿元,占企业总资产30%左右;大多数中小企业资产价值的60%以上是应收账款。一边是企业资金的极度缺乏,一边是大量可用资源被搁置浪费,无法利用。巨大的信贷需求与有限的供给之间产生极大矛盾,大量闲置的动产资金与企业融资困难的状况形成强烈对比。在这种背景下,中小企业的融资活动开始“转入地下”,地下金融活动和高利贷越来越严重,严重损害了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
  此外,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中资银行和外资银行将展开直接的全面竞争.中资银行的信贷业务目前主要针对国有企业,应收账款融资业务未完全展开,如果中资银行不快马加鞭跟上国际发展趋势,这一领域将成为外资银行争夺高端客户的制胜点。最为明显的事例是2002年3月发生的南京爱立信提前偿还中资银行贷款,倒戈至花旗银行。理由就是中资银行不能提供“无追索权的应收账款转让业务”。而世界银行《2005年全球企业经营环境报告》(Doing Business 2005)中对中国经营环境的评价更让人警醒。该报告对世界145个国家的企业法规进行了比较分析,在支持信贷市场的法律和机制方面,中国列在最差的20%的国家之内,在衡量担保交易法律对信贷获取的有利程度的8个指标中,中国居然得O分。改革中国担保交易法律,探究金融创新发展,构建与国际接轨的动产担保交易制度,促进中国信贷市场发展,已经刻不容缓。在国内银行界的大力推动及全国人大法工委、中国人民银行、世界银行的支持下,2007年颁布的《物权法》在动产担保制度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一是扩大了动产担保物的范围。表现为,允许以协议方式对现有或将有的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允许抵押人将其财产一并抵押;允许应收账款质押等。二是明确了动产抵押登记原则。由于动产的流动性大,其所在地可能经常变动,难以确定在哪个所在地登记,《物权法》将在“动产所在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修改为在“抵押人住所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三是不再要求对担保物进行具体描述,而由当事人书面进行约定。
  四是明确了应收账款的登记机构为人民银行信贷征信系统。五是确立了动产担保登记的优先权规则。已登记的优先于未登记的清偿,并按照登记的先后顺序清偿。
  《物权法》的诞生标志着中国政府在金融改革和发展的道路上又迈进一步,深入触及至具体的法制改革,表明了中国政府为金融稳定健康发展创造良好制度基础的决心和勇气。
  转自艾思斯:《应收账款质押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