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应收账款质权登记要件主义与形式性审查的关系

发表于 2015-6-10 08:44:27 查看:1002 回复:0
      应收账款质权登记要件主义与形式性审查的关系
  综观现代各国不动产登记制度,在法国、日本、意大利等实行登记对抗主义的国家,其登记采形式审查;而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实行登记要件主义的国家,其登记采实质审查.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在审查制度上,登记要件主义对应实质审查,而登记对抗主义则对应形式审查。因此,有观点认为:登记要件主义与实质审查相辅相成,既然登记要件主义在我国已经根深蒂固,则对登记申请进行实质审查也就理所当然。而我国应收账款质权登记采要件主义即登记是质权的成立要件,同时登记机关对登记进行形式性审查。此看似与传统民法理论发生偏移。这样的制度设计是否合理?登记要件主义和形式性审查是否真的不能结合?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此进行探讨。
  首先,各国民法理论在讨论登记物权变动模式及登记制度时,均以不动产所有权(变动)登记为典型。抛开以不动产所有权为中心的理论背景,在应收账款担保物权中,传统理论是否完全适用,不无疑问。
  其次,实质审查与形式审查的实质性区别何在,仍有待深入研究。何谓实质审查,何谓形式审查,尚不明确。长久以来,学者们对实质审查与形式审查的各自利弊进行了大量讨论,但似乎很少有人阐明二者的真正区别。事实上,要将二者进行截然划分是不可能的。考察具有实质审查代表意义的德国法,其不动产物权变动的审查机制实际上是公证制度和登记制度的结合:公证人对登记的原因关系一一债权契约加以审查,而登记官仅审查物权合意或登记同意。前者完成实质审查,后者贯彻形式审查。因此,我们之所以将德国法归入实质性审查模式,是站在整个不动产物权变动的角度得出的结论。而单就登记机关本身来看,其审查事实上是形式审查。
  再以具有形式性审查浓烈特征的法国为例。登记机构对登记申请仅仅进行形式审查,但并不意味着登记的真实性就毫无保障。法国大多数不动产交易都要进行公证,也就是说登记的实质性审查实际上是由公证人完成的。
  因此,登记机关只需进行形式审查即可。同样,在实行形式审查的日本,“代书士”起着与法国公证人类似的作用。由此可知,在具体分析各国审查机制时,形式审查与实质审查的区分并不明显,甚至可以说,二者的区别更多的是观察角度的不同。如果单纯从登记机关的审查来看,德国采取的也是形式审查。如果从更宏观的不动产物权变动角度看,不管是实行实质审查的国家,还是实行形式审查的国家,在不动产物权变动上均采取谨慎态度,要求对登记内容进行实质性审查,只是担任此职责的机构有所不同。另外,各国对实质性审查的判断标准也不一致。各个法域制度构筑的不同,各国特定国情的不同,决定了各国对审查对象和真实性要求也必然不同。既然实质性审查与形式性审查各自都没有明确界定,二者之间也模糊不清,那么所谓登记要件主义必然选择实质性审查的结论也似乎被动摇了。
  再者,形式性审查与登记对抗主义之间、实质性审查与登记要件主义之间是否存在必然联系,仍需讨论。登记要件主义与实质性审查密不可分,这一结论的得出大致墓于这样的逻辑:在登记要件主义下,登记具有公信力,而公信力离不开实质审查。即简化为:登记要件主义一一公信力一一实质性审查。这种逻辑推理是否严密,值得怀疑。就公信力与实质性审查的关系而言,赋予登记公信力必然要求对登记实行实质性审查。因为,赋予登记公信力看似是立法在登记记载与实际情况不一致时执意保护第三人信赖利益的果断决策,实为法律为维护交易安全以牺牲真正权利人利益为代价的无奈之举。正因如此,在登记公信原则下,登记机关须对登记进行实质性审查,使登记记载与实际情况尽可能一致,以减少公信原则的适用空间。“如果登记的内容经常与实际权利偏离,登记公信力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注定只能以‘苍白’的法律作为支撑。”而如果登记没有公信力,实质性审查也就失去了最大的生存理由。
  至于登记要件主义与公信力的关系问题,则比较复杂。登记要件主义下登记是否必然具有公信力?考察各国立法,在公示要件主义立法模式下,登记往往与登记公信力做同一化处理,登记即产生公信力。不少学者也将登记公信力视为登记要件主义的逻辑必然。“不动产登记是以国家行为支持物权公示手段,其法律后果当然为法律所承认。故物权的公示所提供的法律基础,无不具有公信力,是法律可以直接认定的。”不过,笔者尚未见到有关登记要件主义与公信力必然联系的详细论证,相反,目前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疑问,认为物权变动模式与公信力不存在逻辑上的必然联系。
  其理由主要有:第一,二者的时间维度不同。登记源于12世纪的德国北部都市普遍设立的都市公薄制度,公信力直到19世纪才“姗姗来迟”。第二,二者制度本旨非同一。要件模式透过“从无到有”的过程,使人取得权利,宗旨在于保护权利人;贯彻登记公信力会成就第三人的权利取得,由此最直接的效应则使原权利人失去权利,是一个“从有到无”的过程。第三,二者功能不同。登记只提供当事人消极的信赖,即只要没有登记就没有物权变动的信赖;公信力却将触角伸至登记薄之外,进一步保护第三人积极的信赖,即只要有公示就有物权变动的信赖,也就是对“有”和“无”两种信赖的保护。笔者认为,物权变动模式与公信力是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
  物权变动立法模式下,法律考量的是某物或权利作为交易客体的可能性和程度,由此决定对其进入流通领域给予何种程度干预。因为物权只有在交易中才有公示权利的必要。“而物或权利只有在成为交易客体后,一才产生公信力问题。此时,法律关注的重心转移到交易安全与静的安全的衡量与协调上。在登记要件主义中,登记关系到物权的成立、变更、消灭,此仅涉及该物或权利的权利人与义务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不涉及第三人信赖保护。
  只有在办理登记后第三人基于登记记载而为交易时,才产生登记公信力问题。因此,登记要件主义与公信力原则并非“一个硬币的两面”,二者没有必然联系。不过,登记要件主义和公信力原则都以维护交易安全为宗旨,在这一点上,两者殊途同归,前者在“进入门槛时”做调整,后者在“进入门槛后”下功夫。因此,一般采登记要件主义的国家,同时也赋予登记以公信力,并理所当然地采实质性审查制度。这就解释了实践中登记要件主义与实质性审查紧密联系的现象。
  第四,在我国应收账款质押制度下,不赋予应收账款质押登记以公信力,避免了实质审查之弊端、满足了经济效益需要,同时又不会对交易安全造成太大损害。依照我国应收账款质权登记制度,未经登记质权不成立,只有登记后质权才成立。但登记记载并非一定真实,第三人只能消极地信赖凡未登记的质权一定不存在,不能积极地信赖凡登记的质权一定存在。
  这样的质权登记机制会对交易产生什么影响呢?与质权公示有关的涉及第三人的交易,主要是应收账款转让及被担保债权转让。因此,质权公示的目的主要在于使受让人清楚知晓应收账款上是否存在质权,以决定是否受让或以何种价格受让。在应收账款转让中,与受让人有关的错误登记包括以下几种情形:第一,某项应收账款上本来没有质权,而被错误地登记为有质权负担。在这种情况下,不涉及公信力问题,法律没有必要通过公信力原则来保护受让人。依公信原则的含义,在发生错误登记时,为维护交易安全,受让人的信赖利益受法律保护即受让人因登记而取得的利益不因登记错误而遭受损失。因此,登记错误且第三人可能因登记错误而遭受损失是公信原则的适用前提。在第一种错误登记的情况下,受让人会以应收账款存有质权负担为由,压低收购价,以较低的价格获得本无负担的应收账款。此时,受让人因错误登记非但无损反而获利,故这种情况不涉及保护第三人信赖利益的问题。第二,被担保债权的登记数额小于实际数额。
  如应收账款本来是担保100万的债权,而登记成80万,受让人以为只有80万的负担而接受转让。此时,由于应收账款质权只有经登记才成立,登记为80万,则该应收账款就只对80万债务作担保。此为登记要件主义之必然结果,与公信力无关。第三,被担保债权的登记数额大于实际数额。
  此种情形实际上与第一种情形相同,受让人不会因登记错误而遭受损失,不发生公信力问题。由此可见,在应收账款转让中,不涉及保护第三人信赖利益问题,没有公信原则的适用空间。
  在被担保债权转让交易中,与受让人有关的错误登记也大致包括上述三种情形。其中,只有两种情况涉及公信力问题,一是本来没有应收账款担保的债权被登记为有担保的债权,二是本来只有80万的债权担保被登记为100万,第三人以为该债权有担保保障或有较高保障而欣然受让。此时,受让人因信赖登记可能有所损失。在我国现有的无公信力的应收账款质权登记制度下,这种风险不可避免。虽然无公信力会增加交易风险,但由于与应收账款质权公示有关的大多数交易都不涉及公信力问题,因此,对交易的影响不大。况且,在上述两种情况下,没有公信力保护的受让人虽然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但不会对交易造成太大阻碍.首先,受让人接受债权转让,看重的是该债权本身的“质量”,是对债权的整体价值进行评估。
  该债权有无担保或担保多少大多只是考虑的因素之一。其次,当今社会是信息社会,获取资源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受让人可以通过多种途径了解债权上的质权状态,如询问出质人、询问第三债务人等。再次,实践中,应收账款质押主要发生在银行与中小企业之间,自然人之间的应收账款质押毕竟是少数,而且数额不大。银行较高的信用度完全可以弥补质权登记的公信力的欠缺,银行登记的真实性一般能被第三人信任。另外,法律课以质权人“诚实登记”义务,要求虚假登记的质权人承担一定责任。同时,在不损害交易秘密的情况下,课以第三债务人对第三人的询问有“如实回答”义务。通过这些制度的补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无公信力带来的交易风险。任何制度都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选择何种登记制度是立法者对相关利益进行协调、权衡利弊的结果。相比赋予登记以公信力(采取实质性审查)所带来的程序繁琐、成本高昂等弊端,现有的无公信力的形式性审查登记制度显得更加合理,也更符合现实。
  综上所述,登记要件主义与实质性审查没有必然联系,而我国采无公信力的应收账款质权登记制度也是立法者的理性选择.应收账款登记要件主义与形式性审查非但没有矛盾,还能很好结合。可以说,我国应收账款质权公示机制既能维护交易安全又能满足交易便利的要求。
转自艾思斯:《应收账款质押问题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