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债权让与的买卖判决书可行性的分析

发表于 2015-6-10 11:27:34 查看:1264 回复:0
本帖最后由 爱保理秋秋 于 2015-6-10 11:28 编辑

      债权让与的买卖判决书可行性的分析
  一般情形下三种情况下的债权不适合作为债权让与的标的:即性质上不得让与之债权,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之债权,依债务人与债权人约定不得让与之债权。买卖的判决书中所确定的债权是否是依性质不得转让的债权?或是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债权?对于“依性质不得转让的债权”笔者上文提到一般是指:让与可能导致债权内容的实质变更,或者会增大债务人的履行负担或履行风险,或者会使债权所赖以产生和存在的信任关系、身份关系或者其他目的将不复存在的情形下不得让与。而买卖的判决书其实质是对法院确定的债权予以转让,其唯一特殊之处在于加入了公法的色彩,有公权力的介入。那么是否因有公权力的介入,就否认这种确定债权的让与呢?笔者认为判决书中确定债权的转让不属于任何一种不适于让与标的之情形,现行法律无明文禁止之规定,并且这种转让不会增加债务人的实质负担,无需征得债务人同意,当事人是可以自主处分的。下文笔者从四个方面详加阐述该转让其可行性。
  ①判决书的可转让的价值分析
  “如果审判程序只归结为一种毫无内容的形式,那么这种空洞的形式就没有任何独立的价值!—马克思”。笔者认为允许判决书的转让其实质是保障当事人对实质正义的追求。我们不能漠视百姓对实质正义的渴望,判决最终能够得到实现,最终转化为经济利益,对于脆弱的个体而言是补偿是保障,也是普通人心中实质正义的实现。再次依现代法治原则,法无明文禁止皆为自由。转让判决书是公民自主处分债权的行为。约翰.密尔对个人自由曾有一这样一段精辟的论述:“任何人的行为,只有涉及他人的那部分才需对需对社会负责,在仅只涉及本人的那部分,他的独立性在权利上则是绝对的。对于本人自己,对于他自己的身和心,个人乃是最高主权者。所以,从普通公民心中的正义和公民自由权的角度上看应允许对判决书所确认的债权进行转让。
  ②判决书可转让的经济分析
  第一,允许这种确定的债权进行流转,对原债权人而言,是对其处分实体债权权利的尊重,从某种意义上讲能够让其避免受到进一步的经济损失。“判决书所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仅是一种期待权、必须通过法院的执行行为,当事人的权利才能由期待的权利变成现实的权利。执行难是影响卖方期待权实现的重要因素,其原因非常复杂,并且执行难在短时期内难有大的改观。执行难阻断了当事人可期待权利的实现,可期待的债权如果实现不了或者只能部分实现,就是不良债权。有人就认为:卖方通过出卖判决书,尽管表面上以损失一定的利益为代价,但其获得了“时间利益和远景利益”,使得原来只是期待利益得以“变现”,并且将之视为一种处置不良资产的有效方式。“法院肯定自己的权利应受保护并在强制执行难以实现权利时,却禁止对该确定的权利进行转让,使权利人的债权实现方式受到了限制,实际上是迫使当事人债权让与必须在诉讼前完成,而诉前权利的不确定性又使该权利的让与很难实现,实际上影响了债权的流转”。笔者认为这种确定的债权如果成为债权人的不良资产,债权人有权通过权衡利弊选择以较小的成本、较快的方式实现债权。债权人与债务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或将确定债权转让,都是处置不良资产的合法方式。如果债权人在执行阶段出现资金窘迫,因此产生快速实现债权的需求,这种需求是正当的、合理的,这时债权人必然会选择通过转让来快速实现债权。如果法院以禁止买卖判决书的名义禁止债权流转,而又不能通过执行很快实现债权,无异于给权利人雪上加霜。
  第二,允许这种确定的债权进行流转,受让人通过合法的自行解决实现债权,有利于节约司法资源。买卖判决书所确定的债权,从社会经济流转的角度,加速了财产流转速度,促进社会资源的优化及其利用效率的提高。如果受让人通过法律容忍的私力救济积极实现债权,如债转股、部分放弃债权达成和解、通过积极取证促进债务人自动履行等,不向法院申请执行,可以减少法院的案件负担,达到节约司法资源之目的。
  ③判决书可转让的法律分析
  第一,我国目前的相关法律规定。
  我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规定: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下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下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立法者制定“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原意在于打击利用交易国家公文而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违法行为。有学者研究认为:对于刑法这一条所说的“公文”应该做限制性解释,即仅指行政机关的公文,而不包括立法法机关和司法机关的公文,否则,对于市场上具有牟利为目的那些买卖国家法律法规文本的行为,势必就应该按照犯罪来处理,这是无论如何说不过去的。从上文对判决书转让的实质我们也分析可以看出,当事人转让的并非判决书,而是债权判决。持有者转让判决书的目的是尽快实现债权,没有一侵害国家机关信誉、扰乱国家机关管理活动的主观故意。如果对当事人这种私利救济行为,按照犯罪进行处罚,显然是与法的正义是背道而驰的。因此认定其构成犯罪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三种不可转让之债权: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既然法律无明文规定判决书不得转让,而且此债权让与不违反法律的强行性规定、其目的并不损害社会秩序和公共道德,在客观上也并不必然损害司法权威,司法的权威毕竟更多的来自于自身,认为几起当事人判决书转让会根本动摇司法的权威是对司法缺乏自信的表现。
  上文亦提到法律绝对的禁止是为了保护一般的社会利益,一般的社会利益也并不必然优于个人利益。笔者坚持认为在私法中,“法无禁止,及为允许”对个人权利的尊重的信条应该得到坚守,从目前的法律规定否认判决书转让其合法性不足采。
  另有学者从我国《民事诉讼法》来分析,认为该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的规定:在执行中,双方当事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的,可变更原法律文书的效力。也就是说,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法院仍允许双方当事人合意变更此权利义义务关系,没有依职权向法院起诉,任何一个公民都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据此以推断出,法律承认当事人的合意可对抗裁判文书确立的债权关系,当事人是可以转让债权的。
  第二,现阶段实务中个别法院通过内部规定,来肯定了这种债权让与的合法性。如根据《江苏省关于在执行程序中实施债权凭证制度的规定(试行)》(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委员会2003年第51次会议讨论通过)第十二条规定,债权人要求将债权凭证所载明的债权转让给第三人的,应通知债务人。再如,最高法院在《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处置银行不良资产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中规定,对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的债权,人民法院应裁定变更诉讼或执行主体。
  最高院的这个规定,实际上为判决书的买卖铺平了道路。既然可以变更诉讼或者执行主体,判决书的受让人就可以以自己的名义申请执行。虽然上述的规定仅仅适用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管理和处置的案件,但是随着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商业化的转型,买卖判决书的特殊优惠政策可以逐渐推广为普通的民商事主体。
  ④判决书转让之现实合理性分析
  邓小平同志所言,尊重人民群众的创造精神。他们有可能帮助解决执行难的问题,我们需要的不是蔑杀这种创造精神,需要的是感谢这一创造精神。公民买卖判决书的行为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来颠覆司法的既判力,引发交易与公共秩序之间的矛盾。在纠纷解决机制方面,人民群众的私利救济是公立救济所不能替代的,在目前普遍存在执行难的情况下。在公力救济缺位的情况下,应允许公民进行私力救济,以切实保障公民的财产权,促进财产的流通和经济的繁荣。正如徐听教授所言:公力救济和私力救济实际上两者并非截然对立,其划分只是在认识中建构起来的“理想类型”,两者关系密切,交错互动。私力救济在法律的阴影下,在法律和公力救济中也有私力救济的影子,私力救济中存有“公力”因素,公力救济中存有“私力”因素,两者相互转化,一方面是私力救济的法律化,诸多私力救济逐渐被纳入法律框架,另一方面是公力救济的私人化,本由国家垄断的司法存在私人化现象。如监狱的私有化、私人警察、私人法官等,但私力救济犹如蔓草,在实现私权时不免会张扬野性的正义。故需施以控制。
    自助行为,就是典型的私力救济法律化之例证,不少国家的法律和判例承认自助行为。随着公法私法化的进程,有学者认为通过私力参与执行,甚至可以成为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的改革方案之一。如德国就在探索行政执行和法院执行如何委托私人进行的问题。笔者认为在21世纪的今天,社会思潮已是今非昔比,自由交易与公共秩序二者可以在人们创造性活动的前提下得到很好的平衡,如果我们还固守原来的观念,否认判决书的可转让,甚至进行定罪,就是无视社会现实的变迁。
    转自吕洪成:《债权让与制度研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登录 发布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